在夏极穿越之前,反季节水果大多通过温室大棚等特殊区域来进行培养。
    可是,这样的技术在这个世界显然没有。
    所以,之前在武当山的时候,阿紫能够挑着提前熟透了的水蜜桃去山下卖出高价。
    因为这很稀罕。
    稀罕,所以才珍贵,才能卖出高价。
    但是,对于夏极而言,培育反季节的水果实在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七月初...
    姑获山城执行了任务,从各地调运了大量的葡萄幼苗,然后作为祭品供奉给了泰山的那位神灵。
    这是很奇怪的要求,山城的人们都搞不清楚状况,不明白那一位要做什么。
    有人猜测那一位要研究可怕的秘密武器;
    有人猜测那一位要进行恐怖的神秘仪式;
    总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猜测,
    在他们看来,那一位的目的必然是对付魔龙势力。
    事实上,他们还真是猜对了。
    可只对了一半。
    那一位确实是为了对付魔龙势力。
    但并不是研究,也不是仪式,而是...种葡萄。
    他要种不同品种的葡萄,然后挑选出能酿出最好喝红酒的葡萄,进而量产,酿酒。
    葡萄的生长周期为两到三年,只有种植两三年后,才会开始结果。
    显然,任何人都觉得这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工作。
    此时...
    烈日悬空,投落下炽热的光和热,熏烤的人间大地似火炉般。
    而一处深山的黄土地上,有个扎束长发,赤着上身的男子正扛着锄头在干农活。
    除杂草,翻土,规划农田,整齐地种上幼苗。
    男子做的很认真,也乐在其中。
    但是...
    这个明明很正常的行为,出现在这男子身上却显得极度不正常。
    十八个气质各异的女子或在田边,或在凉亭,或是打着哈欠,或是优雅地泡茶,或是挥舞拳头元气满满地喊着“相公加油”,或是负手傲然而立,或是面带笑容,或是脱了靴子露出雪白的小足准备下田一起去干农活......
    如此种种,不一而类。
    但无论哪种,都散发着勾魂夺魄、惊心动魄的气质。
    农女也好,侠女也好,病美人也好,大小姐也好,洒脱道姑也好,出尘仙子也好......每一位在各自的“领域”都把那独特的气场开到了最大,让人忍不住心生感慨“还能这样?”
    这些完美却又完全不同的气质,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绝无仅有的、已经无法单纯地用“漂亮”之类的词去形容的美人。
    这种美完美无瑕,浑然天成,每一样都是演技的极限,也是这气质主人所向往的极限。
    种田的男人自然是夏极。
    围观的十八个女子,自然是醉生梦死宫的全体成员。
    因为遗憾,所以才有了这样的极限。
    因为极限,每一位心底的遗憾和残缺却更甚。
    表面看不出来,是因为从没有人能够或是敢看到她们的内心。
    阴森、扭曲、邪恶、冰冷、玩弄人性的核心里,是包裹着已经死亡却犹然永生、充满怨气却不得救赎、最柔软最悲伤在黑暗里嚎啕大哭的灵魂。
    魔女们坐在农田边,看那男人耕种山田,一看就是一天。
    那个男人竟然怡然自得地从黎明耕种到黄昏。
    高悬中天的烈日都已经西移落下,被高耸的群山遮挡住,而投下一道又一道巍峨崔嵬的黑色巨影。
    魔女们很好奇。
    她们从没见过这样的男人。
    有魔女好奇问:“夫君为什么要种田?”
    另一个魔女随口答道:“种田没什么,关键是夫君为什么要这样种田?我能感到他收束了所有力量,只用普通人的力气在种田。”
    第三名魔女看向一个农妇打扮的秀气女子道:“贞娘贞娘,你也喜欢农家生活,夫君这么做的深意,你明白吗?”
    或许在遥远的地方,魔女们正在疯狂厮杀、搞着阴谋和破坏,但在此处,她们却是在悠闲的聊着天,说着话,就好像是个一心多用,在微操“战略游戏”、“动作游戏”、甚至“射击游戏”、“角色扮演游戏”的同时,依然在享受生活的变态。
    贞娘托着雪白的腮,看着远处的男子,道:“我也不知道欸...”
    小言冷笑道:“贞娘,他一定是为了讨好你,让你觉得他是你理想的道侣,所以才这么做。”
    有魔女挺认同小言的话,“很可能是这样,但不仅是为了讨好贞娘,还是为了讨好我们全体,毕竟他采买了许多葡萄藤,肯定是要种葡萄,然后酿酒...我们喜欢喝酒,他就酿酒,这就是投其所好。”
    “没想到此人竟是个懂得心疼夫人的男人。”有魔女笑了起来。
    又有魔女道:“不过,我觉得他白做了,即便种下葡萄,那可得等好久才成熟...真要讨好我们,那应该千里冷运葡萄才是呀。”
    小言道:“所以说...他不走心呀,只知道做表面功夫,哼!男人都是这样!就喜欢骗你,许给你山盟海誓,然后假装开始做,结果都是假的!就是馋女人身子!”
    三个女人一台戏。
    这里有十八个魔女...而且每一个都是重度精神分裂者,都是能够驾驭各种性格的存在,这何止是一台戏,简直是一个社会了。
    秦厌静静看着夏极,她隐约能猜到一些真正的原因。
    从表面看,当然是在种葡萄。
    而深层次的原因,却是夫君在让他自己的生活也人性化、普通化。
    这样,他就可以通过这些日常来化作人性的铁锚,让他不至于彻底沉沦杀道。
    她无法忘记前些日子,夫君满脸苍白的模样。
    夫君不是受了伤,而是在强行压制他心底产生的欲求。
    不过...这样真的好吗?
    心气不畅,岂能臻至巅峰?
    不过,秦厌觉得夫君比她境界高太多,实力强太多,她的想法未必准确就是了。
    田地里...
    夏极终于耕完了。
    顿时间,一棵棵树妖拔地而起,它们抖了抖身子,把运来的葡萄树幼苗放在地上。
    夏极取了这些幼苗,又开始一棵棵种入新翻的泥土里。
    他如是废寝忘食般,沉浸在这辛勤的劳作之中。
    普通人嫌苦嫌累的活儿,他却自得于其中,身子感受到一种心底的宁静,吞噬了诸多异火火种的罗睺吞日炎也在这宁静里变得平静无比。
    小言道:“这男人真是厉害了,为了讨好我们,都废寝忘食了,哼!太让人失望了,我还以为镇守泰山的存在何其了得呢,原来就这副模样。”
    其他魔女也各有想法。
    逐渐的,落日西沉。
    一轮残月从峡谷间升起,月华照耀着深山。
    许多魔女都去吃晚饭了,毕竟她们中间人的身体都是相对普通得到,都是会饿的,得按时吃饭。
    秦厌深深看了一眼还在田里劳作的夫君,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也去吃饭了。
    她走到半路,忽地察觉田边还有一道身影,便侧头看去。
    是小言。
    小言还在田边。
    秦厌奇道:“小言,天色不早了。”
    小言道:“我知道!”
    秦厌道:“那你还在这里?”
    小言道:“我要看看这个男人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秦厌愣了下,笑笑,走开了。
    夏极专注地做着农活,只是无奈工作量很大,他做了两天两夜才做好。
    次日的夜晚,依然朗月高悬,是个晴天。
    他擦了擦额头,发现岸上一个冷漠如雪的侠女正抱剑而立,冷冷看着他。
    只不过,侠女眼中的疲惫出卖了她。
    夏极想了想,这是他的第四房夫人,叫墨小言,似乎是唯一一个陪了他两天两夜,看了他两天两夜的魔女。
    他侧头看了眼完全种好的葡萄树,拍拍手,毛孔里黑火“呼啦”一声地窜出,将所有尘埃全部燃烧殆尽。
    他踏步往前,走到田边时,伸展双手。
    一棵扎根在田边的树妖取出老爹的外衣,随着老爹的动作,用两根树枝叉着那外衣罩在了老爹的身上。
    “你到底在做什么?”小言满脸怀疑地看着夏极。
    夏极道:“种葡萄,酿酒。”
    小言轻轻呵了声,眼中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道:“喂,你不会不知道葡萄需要很久才能成熟吧?”
    夏极思索了下,道:“确实要多等几天。”
    “多等几天?”
    小言冷冷的笑着,一副男人就会吹牛的模样。
    夏极一点都不生气。
    因为他知道小言只是傲娇。
    小言其实是心情很复杂地在这里陪他,现在明明饿得要死,就差没饿晕过去了,却还是嘴硬,她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非常抗拒,却又想要靠近。
    他已经通过先天八卦境默默地攻略过了眼前的魔女。
    正因为攻略过了,所以他不仅不觉得小言的冷言冷语可恶讨嫌,反倒是有一种有趣和温馨的感觉。
    他隐约知道了小言的过去,怎么都无法对这么一个女孩子憎恶起来。
    而如果论能力的,小言在整个醉生梦死宫里排前三,另外两个排前三的则是秦厌和徐宝宝。
    秦厌能够入梦四境强者。
    徐宝宝会剥皮换皮,甚至给任何人换。
    而小言...则能够额外入梦非人的生命,主要是动物。
    这是三个特殊的魔女。
    庄鱼虽然对于夏极而言很特殊,但在力量上并没有这三位那么特殊。
    诸多思绪一闪而过,
    夏极笑道:“一起吃饭吧?”
    小言摇摇头,后退一步道:“别以为娶了我,我们就很熟...我告诉你,虽然名义上你是我夫君,你是娶了真正的我,但我却一直只当做是交易!!想要我真正叫你一声相公,不可能!!”
    夏极奇道:“婚礼那天你不是叫过了吗?”
    “嗯?”
    小言愣了下,摆手道:“你听错了!”
    说着,她转身头也不回地就跑了。
    身影没入群山的黑暗里,消失不见。
    ...
    ...
    哒...哒哒...
    小言在林子里疯狂跑着。
    黑暗的树影,从两边狂掠而过。
    或许是因为饥饿且甘愿承受这份饥饿的原因,小言觉得有些头晕目眩...毕竟她在这盛夏的野外站了两天两夜,而她本身并不是夏极那样的怪物。
    虽说另一边,她正以一只麻雀的视角在监督着皇宫进出的每一个人,但这具身体里,她确确实实地在承受饥饿。
    亮白的星星随着眨眼,在黑暗里出现,她算是饿到头晕眼花了。
    可是,她却想这么饿着,这么地痛苦着。
    这种情况是从未有过的。
    那现在是为什么呢?
    也许...是那个男人给了她救赎和解脱的希望?
    她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越来越快。
    眼前浮现出一幕幕虚幻的记忆场景。
    涟漪扩散...
    空间幻变...
    “好可爱的小兔子!”
    “嗯?它是受伤了吗...兔妈妈不在吗?”
    “别怕别怕,我来帮你。”
    “你跟着我干什么?”
    “那我带你回家?”
    古风穿着的少女剑客外出历练,在丛林里发现了受伤的兔子,就把它带回了家。
    她有个幸福的家,父亲是有名的大剑师,在金盆洗手后和其母经营一个马场,家仆家将也有不少,而这马场也算是为当地官府供应马匹,所以社会地位也是有的。
    父亲对少女非常好,可却从不亲手教她剑法,而是让她母亲教她。
    什么原因,少女并不知道。
    她问过父亲很多遍,父亲也不说。
    一二来去,少女也就不问了。
    她每次外出历练,都有父亲派着的高手保护,但是她心地善良,每次看到受伤的小动物都会带回家。
    而不知为何,这些小动物也格外粘她,似乎她身上隐隐散发着某种奇异的亲和力。
    几年过去了,她养的小动物们居然都在马场安了家,青山绿水,马匹奔腾,动物融融,当真是天人合一的生活。
    而少女也在闯荡江湖的过程里,收获了一枚知己。
    随着时间的过去,两人山盟海誓,也约好了订婚的时间,双方家长见面,也是其乐融融。
    其后...
    突然有一天,她从噩梦里惊醒,窗外是午夜的大火和刀剑鸣声。
    母亲拉着她起床,从密道往外逃去。
    她问发生了什么事。
    母亲说她父亲其实姓墨。
    而墨姓在当时乃是一个禁忌,被掌权者知晓后是要杀头的。
    而她的那位未婚夫之所以接近她,就是怀疑这马场的主人其实是墨家人。
    现在,那位未婚夫取到了证据,上报了皇帝,皇帝派人来围剿,同时收回马场。
    她当时愤怒无比。
    可是,母亲却拉着她的手带着她逃跑。
    然而,两女终于没有能跑掉...
    显然马场里还有其他叛徒。
    当母亲拉着少女的手从密道出来时,却是一圈环绕的利箭对着她们。
    之后,两女被抓住,皇帝亲自过问,关押于天牢,严刑拷打,逼问墨家傀儡术的所在。
    但两女根本不知道傀儡术。
    裹了滚油的皮鞭...
    烫红的烙铁...
    一阵又一阵疼传递而来。
    少女以为这是噩梦的终结,她会把恨意带到地狱里,哪怕变成恶鬼也要回来报仇。
    可是...
    她错了。
    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
    ...
    小言面无表情地往前跑着。
    这许多早已忘记的画面,不知为何浮涌而出,让她双瞳一片血红。
    “谁?”
    她身后传来脚步声。
    那脚步声随着她的奔跑而不远不近的跟着。
    来人没有丝毫隐藏。
    出声道:“有些担心你。”
    是夏极。
    小言沉默了下,问道:“你以为自己在和谁说话?”
    夏极道:“满手血腥的魔女,对么?
    我们已经缔结了契约,名义上,我甚至是你的夫君。
    担心你,也是为了保证契约的完成,这不是很正常么?”
    声音很温和。
    小言停下脚步,看着从月光里走出的声音,唇角露出一抹嘲讽:“先天八卦镜不能乱用的,你为了泡我,就用了,是不是?”
    “我用了。”
    “你走!!”
    “...”
    “你走啊!!!”
    瘦削的双肩随着一种让灵魂战栗的嘶吼在抖动。
    夏极抬起手,头顶的桃树直接结出了个饱满多汁的水蜜桃,落在了他巴掌心。
    他远远地把桃子抛了出去,喊道:“我走,桃子你接着。”
    小言抬手一抓,接过桃子,本能地想扔掉。
    可是这桃子出奇的香。
    就在她做出将要扔掉的动作时,桃树妖喊了出来:“妈妈妈妈,别扔,是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可费力啦~~”
    小言循声看去,看到桃树妖张牙舞爪着急地看着她。
    她曾经和树妖们交过手,知道树妖们天天把“老爹曾经说过”挂在嘴上,当时她还很好奇,想着这些树妖身后必定有一个超级树妖。
    现在,她忽地恍然了。
    妈的,树妖们的老爹竟然是夏极!
    而现在,她居然还被喊成妈妈...
    小言无语了下,还是把桃子丢了出去。
    桃树妖惊悚地倒吸一口凉气,瞬间,一群桃花妖飞了出去。
    桃花妖如闪电射出,接过了被丢出的桃子,然后又手拉手形成一个美丽的有着翅膀的圈,圈着那桃子落回了小言手里。
    小言:......
    她再扔。
    桃花妖又“呼啦”一声飞过去,接住了桃子,送到她手里。
    小言不信邪了,不停地扔,桃花妖不停地取了桃子送给她。
    小言再一看远处,只见桃花树妖捏着手手、闪烁着星星眼,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好了,夏极!我吃!你让她们别乱飞了!”小言喊道。
    夏极笑道:“你自己说啊。”
    小言愣了下。
    于是对树妖道:“好啦,这桃子我吃,你们回去吧。”
    树妖开心起来了。
    桃花妖也开心了。
    唱着可爱的歌儿,在月夜里远处。
    忽地...
    一阵风吹来,漫山遍野忽地全是桃花。
    一瓣瓣桃花化作了洋流,横穿了千山万壑,将两人置身在其中。
    咕咕咕...
    小言的腹部忽然发出声音。
    她咬着嘴唇,去剥桃子皮,只是轻轻一拉,皮就彻底地滑开了,露出内里丰盈水润的果肉。
    她咬了一口,深吸一口气。
    真好吃!
    “我杀过很多人,尤其是男人!”
    小言一边吃,一边喊。
    “我是人们口中的恶鬼,你没有见过我的样子...若你见到了,就会害怕,恐惧!”
    “你还不明白吗?我是不可能被救赎的!不可能被原谅的!我只想你能遵从约定,将我们送至轮回台转生,是不是人间道天人道,我都不在乎。”
    夏极抓了抓脑袋道:“你所说的的杀戮,所说的恶,都是有着因的,你在这其中也是受害者了,所以...无论你是否该被救赎,该被原谅,这首先都得将这恶的最初之因寻找到。”
    “哦?”
    “小言,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可能我说的你不信,但都是千真万确。”夏极仰头道,“我啊...现在只想毁灭一切,杀死所有存在,无论是漫天神佛,还是人间苍生,都想杀死。我不想问对错,不想问善恶,我就想让一切都归于死寂,归于最初...
    我迫切地,极其渴望去做到这些。
    所以,你所做的恶比起未来的我来,简直就是大善人了。”
    小言喊道:“你还没做,不是吗?”
    “随时可能...”夏极闭上眼,他自己最清楚自己的状态,才四境七阶就已经到这种程度了,今后还有五境,六境,七八九境...
    这登天之途,他很难相信自己可以把持住。
    包括现在,他已经产生了极其强烈的毁灭欲求。
    这种欲求,就好像一个三天三夜没吃没喝的沙漠旅人忽然看到了绿洲,看到了艳阳里的那一抹闪光的清泉,而只想着冲过去。
    比起毁灭的欲求,其他一切的欲望都变淡了,包括身为人类时,正常的男女之情。
    如果在不考虑任何东西的情况下,给夏极两个选择,一是屠城,二是去和夫人度蜜月,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我随时可能变成一个无法收手的恶鬼...所以,你还不明白吗?我娶你们,是因为我爱你们。是因为...即便是恶鬼,是怪物,只要还存着一丝曾经的人性,就总想着去收束自己,去一起取暖吧?
    所以,你真的没必要再把我当成一个有着正常欲求的男人...
    我的欲求,是杀戮和毁灭啊。
    我爱你们,是束缚这一切的线。”
    说完这些。
    夜色变得沉默。
    漫天桃花飞着。
    小言道:“我懂了...你亲自去种田,也是想要束缚住这欲望,对吗?”
    夏极笑道:“对。
    但是...很难啊...会失控的,随时可能失控。
    所以,如果让人间苍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存在,然后在你死和我死之间选一个的话,他们肯定选我死,不是么?
    我用先天八卦镜,是想着了解你,否则...我怕自己太鲁莽,不小心就触碰到你的伤口,让你疼痛。”
    小言忽地捂嘴笑了起来。
    只有怪物才能理解怪物的原理再度发挥作用。
    她笑道:“夫君,我饿了,不是说请我吃饭吗?”
    夏极也露出笑。
    这一幕并不是他在先天八卦镜里的攻略,而是自然发展的结果。
    ...
    ...
    灼热的龙影与月夜翱翔。
    小言骑在龙身上,俯瞰着脚下的大地,万物都小了。
    很快,龙影低飞,小言一跃而下,而龙影化形,成回夏极的模样。
    两人不远处的小镇上灯火通明,虽在乱世,但在黑龙泰山的庇护区域里,也是太平年,故而,小镇上的各种产业都颇为发达。
    两人来到镇上的一个酒楼,丢了银子开始等上菜。
    这酒楼古色古香,楼下还有侠客们吹嘘的高谈阔论,说的都是些江湖上的轶事,很有些快意恩仇的氛围。
    小言挺喜欢这环境,她看了眼对面的男人,道:“我的事...你都知道啦?”
    夏极点点头。
    在先天八卦镜里,他确实已经知道了小言的过去。
    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
    年轻可以是真心换真心,也可以是灾难的源头。
    这魔女自然也有过年轻的时候。
    很自然的是,她的年轻被人精巧地设计了。
    一个男人或者说一个家族精心策划着接近了她,只为了试探她是否为墨家人,在得到肯定答案和证据后,她的未婚夫直接背叛了她,将她和她母亲送入了大牢,严刑拷打,只为逼问出《傀儡术》的下落。
    她母亲不堪严刑,很快死去。
    她成了仅存于世的墨家人。
    本来,这只是一段恩怨情仇、真心却被机心利用的悲剧。
    这种悲剧下虽然有深仇大恨,虽然死不瞑目,但还不足以产生魔女。
    重点在于...
    皇帝似是乎害怕墨小言死了之后,《傀儡术》彻底断了消息,所以给她喂了一种秘药。
    这秘药乃是一个姓徐的方士上贡的,能让人拥有极强的复苏能力。
    皇帝自然也没那么好心,喂她秘药还抱着一种试药的想法。
    墨小言吃下了这秘药...
    然后,被她就死不掉了。
    哪怕是咬舌自尽都不会死。
    她被困在暗无天日的水牢里,试尽了各种自杀的方法,但顶多只会昏迷,而不会死,甚至饿也饿不死,只会承受饥饿的痛苦......
    如此,足足过了近百年。
    甚至到了后来,皇帝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囚徒。
    这是何等的仇恨和怨气?
    即便没有秘药,也已经是可怕的咒怨,更何况...因为秘药的缘故,这股咒怨持续了足足百年。
    夏极完全无法想象,这姑娘是怎么在水牢里度过那百年的。
    这比地狱还要痛苦,还要折磨,每一秒都是凡人无法想象的折磨...
    如何不恨?
    如何不残暴?
    如何不扭曲?
    善者不得善报,恶者快活百年。
    这是什么世道?!
    墨小言心底还能存在一抹人性,已经是奇迹了。
    这让夏极深深地感到“自己娶了醉生梦死宫所有魔女”这件事是做对了。
    因为,很可能,他和魔女们是同路人。
    注定成魔,心底却犹然存在着最初的执着。
    不同的是,他是去拥抱力量,而魔女们则是无可奈何、被动接受这一切。
    此时...
    墨小言静静打量着对面的男人,忽地问道:“你知道了,想怎么做?”
    夏极道:“帮你杀光他们。”
    “杀光?”
    墨小言露出疑惑之色。
    夏极已经隐约推断出“秦玄天就是那个皇帝”,而姓徐的方士很可能是徐宝宝的“父亲”...
    不过这事只有秦厌和徐宝宝知道,她们还没有告诉其他魔女。
    那么...该不该告诉小言?
    夏极想都没想,轻声道:“吕产就是皇帝。”
    墨小言:......
    忽地,她双瞳一片血红,诡异阴森的恐怖怨气骤然散出,明明是三伏天,温度却陡然降了许多。
    “真的?”她问。
    夏极走上前,拥抱了她,道:“有我在。”
    墨小言躯体颤抖着,良久闭上眼,轻轻应了声:“嗯。”
    ...
    ...
    数日之后。
    夏极直接利用罗睺吞日炎的特性,把葡萄树们催熟成了葡萄树妖...
    在夫人们震惊的目光里,一串串葡萄生长了出来。
    然后,夏极开始酿制红酒。
    因为先天八卦镜的缘故,他早就试验好了最好的配方。
    一个月后。
    一个个水晶瓶装着的红酒被生产了出来。
    而整个葡萄树田自己化作了一个红酒生产基地。
    葡萄树妖们自己结出葡萄,而其他树妖则是负责制酒,还有的则是负责装瓶。
    纯天然,没有半点人工的红酒就这么出炉了。
    黑龙泰山本就灵气十足,再加上这样的制作流程,红酒的味道极好。
    除此之外,夏极还做了不少事。
    首先...
    他利用此前勘测过的地形,龙火流向等等,开辟出了一个个风景优雅、景观独特的纯天然温泉。
    夫人们没事可以去享受富含矿物质的纯天然温泉的浸润。
    这里水质清纯,每一滴都达到直接饮用级,服务设施更是齐全,一排排小花妖站在高处,有的手捧解渴的水果,有的端着倒着红酒的高脚杯,并时刻提醒着“醒酒好啦”,有的手捧浴巾,有的拿着各色衣裙,随时待命。
    此情此景,简直是童话之中梦幻乐园的场景。
    而夏极更是根据每一个魔女的心理状态而打造了不同的风景特色,制造了不同的小花妖衣服。
    有的小花妖是穿着可爱类的衣服,有的则是侠客类的衣服,如此类推...
    有了这个温泉,夫人们开心极了,每天没事就跑去泡一泡。
    其次...
    他让姑获山城的势力在泰山附近组建精品小镇,开辟精品酒楼,精品作坊等等,同时举办厨神大赛、传统手艺大赛等等...
    如此一来,夫人们可以直接去参赛。
    全职高手的身份,让夫人们无论是厨艺还是手艺,都是妙到毫巅。
    而她们在操作时更是会无意之间展露一些失传的技巧,于不经意间引起一阵阵惊呼声。
    夫人们玩的尽兴,而小镇也被营造出了一种竞争的氛围,引来了相关行业的诸多人才。
    甚至不少厨师还把这里当做圣地,不远千里而来...因而,此处是越发繁华。
    这里,是提高饮食娱乐品质之处。
    夫人们在泡完温泉后,完全可以过来享受美妙而精致的人间参宴。
    除了这些之外,夏极还做了不少小的改进措施。
    顿时间,夫人们的幸福指数蹭蹭蹭地上涨。
    同时,夫人们配合着树妖大军,对魔龙一方的进攻也越发的猛烈,可以说...只要落单,必死!
    ...
    ...
    随着时间的流逝,魔龙一方已经被压的彻底龟缩起来。
    夏极在确定了自身四境七阶的境界已经稳定后,开始尝试着突破八境。
    异火虽然难寻,但有夫人们在,只要人间还存在,那就不难寻到。
    事实上,
    十八名夫人早就在享受生活的时候,帮她们共同的夫君找到了目标。
    而且一找就是两个。
    这两个并不是魔,如今的魔都在无清宫附近,根本无法引诱出来,即便可以引诱,夏极也不会让夫人们利用过去的情谊去引诱魔。
    有所为有所不为,这点底线他还是有的。
    当夏极看到这两人时,不禁是愣住了。
    夫人们太厉害,连这样的都能找到...
    是的。
    这两个身怀异火的存在居然都是生活无法自理的乞丐...
    他们看起来痴痴呆呆,眼眶里的瞳孔很是涣散,甚至两个眼珠子还会向不同的地方拐去。
    涎水从嘴边拖下,落在湿漉漉、脏兮兮、散发着恶臭的衣衫上。
    然而,夏极确确实实能在这两人身上感到异火。
    他试探着交流了下,发现这两人竟都在智商上存在缺陷,而无法正常交流。
    夏极转念一想,他就大概明白了其中原因,
    这两个存在只是一般的武者,在拥有异火后,应该是无法承受其中的精神而变得痴愚。
    一个魔女指着左边那乞丐道:“这是我在牛家村三大队的草堆里找到的,不过他之前并没有痴愚,而是一个武者,后来...不知怎么得了机缘,拥有了异火,可是却滥用异火,烧杀抢掠,从而导致自己发了疯,不过幸好牛家村附近的势力都是江湖普通势力,根本不知道异火的存在,还以为是邪门功法。”
    另一个魔女指着右边的乞丐道:“这是在沟子村天桥下的泥坑里找到的,他似乎很早就疯了,每天仗着本能在河边用力量抓些活的鱼虾往嘴里塞。”
    夏极实在惊叹。
    这样的人,估计整个人件都没几个。
    夫人们居然能如此高效的寻找到两个。
    实乃奇才也。
    他稍稍打量着左边的乞丐,只见才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脸和身形居然扭曲了,从一个胖子变成了瘦子,不变的是他的表情依然痴愚。
    他顿时明白了,这异火怕是“易容类”的。
    所以,这乞丐才会活到今天而没被之前的仇家杀死,因为他虽然疯了,但本能却还是让他在动用异火以改变模样,从而躲过追杀,仇家们哪里想到这样诡异的力量,必然是怎么都找不到他。
    而另一个乞丐...
    他隐约能看到其体内流淌着一股淡淡的火焰,这火焰在迅速修复着他的伤口,让他时刻处于一种极高的自愈状态。
    应该是“自我复苏类”的异火。
    对于第一个人,夏极直接选择了吞噬。
    至于魂飞魄散这种事,他倒不会去做。
    一世善恶,死后自有轮回去判来世。
    一个月后...
    他已经消化了这异火。
    火名无相炎,而他提取出的能力则是“自由变换身形”。
    这能力有些鸡肋。
    无相炎虽然可以随意改变模样,但是他已经拥有了暴食之炎。
    只要用暴食之炎隐藏了因果,他就可以随意外出,而不被任何存在认出。
    至于无相炎的源炎之主则似是一个古怪的有着无穷脸面的佛,坐在遥远的黑暗里。
    达到四境八阶后,更加强烈的杀意涌上心头...夏极花费了足足两个月时间,什么都不做,只是耕种农田,和亲友们相处,这才压了下去。
    转眼又过了一个月,四境八阶算是彻底稳住了。
    此时时值十一月,已然深秋。
    另一名乞丐因为异火超强的自愈力依然活的好好的...
    对于这样没有做过恶的存在,夏极也没直接吞噬。
    他用“暴食之炎”吞了因果,用“无相炎”改了模样,然后以树妖为运输载具,带着这乞丐去往了远方的天人陵墓。
    然后,他会利用夏尸在天人陵墓里的强大能力,对着乞丐进行灵魂分离。
    如果成功,这乞丐可以获得一具天人躯体,同时摆脱痴愚状态,算是一桩大机缘。
    如果失败,那也是命。
    当然,他并不觉得他这么做了就是占据了道德制高点的善。
    毕竟这事儿没观众,他只是遵从自己的一套底线行事罢了。
    当然,魔女们,树妖们也勉强算见证。
    可无论是魔女还是树妖,都不理解夏极为啥这么麻烦,直接吞了不香吗?
    是的,魔女黑暗扭曲,树妖混沌乖巧。
    它们,并不是人,而且和好人不沾半点边。
    很快...
    在夏尸的操作下,那乞丐的神魂被分离了出来。
    或许是承受了这异火的锻炼,乞丐的神魂居然很坚韧,然后...居然勉强成功了,从今往后,他就是天人陵墓里的一名侍卫了。
    夏极则是直接在天人陵墓里开始融合异火。
    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
    火名涅槃妖火,而他提取的能力是“极强自愈力”。
    至于异火的源主则是一团宇宙里的凤凰状的星云。
    与之前的蝴蝶星云不同的是,夏极竟然隐隐感受到这凤凰状星云里存在异域生命。
    当他睁开眼时,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杀意涌上心头。
    这一次,这股杀意完全无法避免。
    之前所有的羁绊,面对这强烈的杀念,就如拖拽着巨轮的缆绳面对着超强台风...
    夏极强忍着这股欲望,继续运转【焚道】。
    根据【焚道】,四境九阶之后,就可以一鼓作气,突破至第五境。
    那么,突破吧。
    第五境,会是一个新的天地!

章节目录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剪水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剪水II并收藏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