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科的门口挂着大红色条幅,上面印着一串烫金大字,“欢迎上级领导视察工作!”
    赵东有点摸不着头脑,恰好徐三走了过来,拉住他便问,“怎么回事?”
    徐三也跟着挠头,“我也不知道,听说今天上面有领导要下来视察工作。”
    “什么领导?”
    “不清楚,好像是总公司下来的。”
    赵东若有所思,难不成是华四少?
    想想又觉着不可能,昨天他听王如月提过一句,华四少虽然是下来镀金的,却也挂着“天州大区执行副总裁”的名头,怎么会来下属楼盘的保卫科视察工作?
    直觉告诉赵东,他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目光扫视了一圈,却没有看见孙胖子。
    徐三说,“东哥,别找了,孙胖子准备花篮去了。”
    赵东恍然,孙胖子这个保卫科的队长,业务能力不咋样,溜须拍马却是好手。
    正想着,孙胖子已经回来了,指挥着工人将两排花篮摆放在值班室的门口。
    看见赵东,他背着手,摆着领导的派头说,“呦,小赵啊,你们两个跟我进来。”
    赵东进屋一看,值班室里窗明几亮,一群男人正在大扫除,就连平时几个跟孙胖子不对付的家伙,也都在卖力干活。
    孙胖子颇为满意,坐在办公桌的后面,滋滋喝了一口热茶。
    缓了缓,他这才开口,“昨天那事,考虑的怎么样了啊?”
    赵东不动声色的问,“孙队长,咱们不是说好了嘛?你拿钱,我们就签字。”
    孙胖子点头,“行,你记着就好!不过这事先不急,今天上面的领导要下来检查工作,财务那面也很忙,这样吧,下午领导走了,咱们就把这事了结一下!”
    赵东心中冷笑,脸上却如沐春风,“给孙队长添麻烦了。”
    孙胖子也跟着虚情假意,“不麻烦,大家兄弟一场,不管怎么说我都得关照一下。”
    简单寒暄一番,也就不再管两人。
    值班室里忙的热火朝天,赵东也懒得上去凑热闹,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
    其他人没说什么,孙胖子手下的那个刺头却张嘴了,“喂,大家都在干活,你们两个没看见?”
    徐三靠在墙边,一副没听见的样子。
    赵东接了一句,“看见了,然后呢?”
    那个刺头黑着脸,“然后?然后过来帮忙干活啊!”
    赵东撂下报纸说,“我们不是被开除了嘛?这种表现的机会,还是让给其他人吧。”
    “开除那是下午的事,你们还想不想要那四个月的工资了?看见那三个没,人家从早上过来就一直忙到现在!”
    赵东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可不是嘛,那三个家伙忙前忙后,值班室里的大部分脏活累活,都被他们给揽了过去。
    刺头抱着肩膀,狂妄的说,“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们两个,想拿工资补偿,就给我表现好点,看见那边的脏水没,马上去倒掉,换成新的!”
    作为孙胖子的心腹,他当然知道一些内幕,所谓的工资补偿全都是幌子,只要这些人签了字,别说往回拿钱,少不了还要赔个倾家荡产,外加牢狱之灾!
    不过在那之前,当然还是要好好的使唤一下,以消上次挨打的心头之恨!
    赵东往沙发里面一靠,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架势,“不去,老子是来上班的,不是来伺候领导的!”
    徐三也跟着演戏,“没错,不就是四个月的工资嘛?大不了不要了!吓唬谁呢?”
    “你……你们!”刺头骑虎难下,脸色憋的涨红。
    孙胖子急忙解围,“算了,这种事,凭借本心就好了!”
    说着话,他还偷偷瞪了那个心腹一眼,筹划了这么久,你可千万别坏事!
    刺头冷哼一声,看向两人的目光犹如看白痴一般。
    好一番忙活之后,众人总算收工。
    孙胖子召集大家道:“一会要过来的领导是总公司的人,以后也会专门负责咱们天州大区的保安部,跟我那是称兄道弟的关系!”
    说着话,他的目光在人群里扫视一圈,“在这里我要奉劝某些人,千万别给我上眼药!咱们物业公司这么多保卫科室,为什么第一站来帝苑小区?这是孙某人的面子大,靠山硬!”
    怕众人听不懂,他干脆直接道:“不怕告诉各位,这次视察过后,我孙某人是肯定要高升的!所以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大家最好掂量清楚!”
    话音落下,他还有意无意的看向赵东,心中尽是得意。
    你赵东打架再厉害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被我孙某人耍的团团转,还不是被我从保卫科扫地出门?
    过了今天,你赵东就是阶下囚,等我把孟娇追到手,看你还狂什么狂!
    就在他得意之时,电话响了起来。
    孙胖急忙找到无人处,讨好的说,“表哥!”
    电话那头传出一个沉稳的男声,“汪部长马上就到了,一会表现的好点,千万别给我丢人!”
    孙胖子大包大揽的说,“是是是,表哥你放心,帝苑保卫科的一亩三分地,我十拿九稳,保证不会出乱子!”
    半个小时之后,一行车队开进小区,清一色的奥迪。
    孙胖子带着人,在保卫科的外面一字排开,标准的军姿,统一的着装,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赵东站在第二排的最末,眼前这些所谓的领导他一个不认识。
    不过听孙胖子的语气,这里面有物业公司的高层,还有保卫科的几位副科长,全都是平时难得一见的人物。
    只有被围在正中的那位,赵东一眼就认了出来,他脖子上有一处淤青,不是正是华四少身边的那个保镖头目嘛?
    孙胖子寒暄了一圈,上前招呼道:“欢迎汪部长来我们帝苑小区检查工作!”
    汪部长客套了几句,然后领着一众领导进了屋。
    他是个急脾气,也懒得说废话,刚刚坐稳就直奔主题,“三期失窃的那件事,想必大家都听说了,上面对这件事的处理很满意,我今天过来,就是嘉奖的!”
    孙胖子愣了,他这面的处理结果还没等汇报呢,上面就已经知道了?难不成是表哥提前打了招呼?
    沙发上坐着一个秃顶男人,脸色有些不悦,难不成是孙胖子瞒着自己,越级上报了?
    就在众人狐疑的功夫,汪部长再次开口,“我说兄弟,你就别谦虚了!”
    说话的时候,他目光有意无意落向孙胖子!

章节目录

花都兵王赵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西装暴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装暴徒并收藏花都兵王赵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