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池,
    牛皮棚内,秦广和慕容再一次相对而坐。
    两人打了这么久未分胜负,而且看起来几乎没有任何消耗,之所以停手,似乎是有些事情需要琢磨一下,又或是针对上一场的交锋在内心做一番总结。
    慕容惊鸿吃着嘴里的西瓜,不经意瞥了一眼初墨,皱眉道:
    “秦公此番为何会带上弟子?”
    “都说了,我不是他徒弟,”初墨昏昏欲睡,无精打采。
    慕容笑了笑,不以为然。
    秦广躺在摇椅上,望向棚外,淡淡道:“当然是带着孩子学点东西,让她瞧一瞧武者实战应该是什么模样。”
    慕容一愣,哑然失笑道:“上将军玩笑了,你我二人对决,外人岂能看到任何光景?何况还是一个未入门的孩子?”
    秦广笑道:“你可以问问初墨,都看到些什么。”
    慕容双目一眯,他心知秦广这等人物绝不会无的放矢,此番决战身边带个孩子,想来必有深意,于是他将目光放在初墨身上,打趣道:
    “那么就请初墨女侠评点评点,我和你爷爷谁更厉害一点。”
    初墨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小手托着腮帮子,双目无神道:“再打一场,你肯定输。”
    慕容眉头一皱,沉声道:“怎么个说法?”
    初墨随手从盘子里捡起一块西瓜,咬下一口嚼了嚼,吐掉瓜子,小脸一副认真的模样道:
    “你们俩打到现在为止,你身上一共出现过九式拳架,一式比一式看起来厉害,尤其是最后一式,堪称石破天惊,覆雨.......覆雨什么来着?”
    秦广道:“覆雨翻云。”
    “哦对,”初墨继续道:“反正意思就是你的最后一式很厉害,几乎没有任何破绽,看得出是被你精心打磨过的一式拳法,与爷爷的揽月拳的不相上下。”
    慕容似乎对初墨的回答很是受用,点头微笑的同时,内心惊骇无比,
    这丫头竟然能看到我和秦广的对决?不可能啊.......除了根骨极为出彩,那对大眼睛水汪汪之外,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啊?
    “你继续说,”慕容道。
    初墨想了想,继续说道:“我觉得你最后一式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就好像一个人登上了山顶之后,不知道该怎么下山,能看得出,你这九式拳法一式比一式拳意更高,可是到了最后,好像是高到某种极限一样,既上不去,又下不来,哎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就是觉得很别扭。”
    事实上,当慕容惊鸿听到初墨嘴里这个上山下山的形容时,内心深处已然掀起滔天波浪,
    他这登峰九式,本就是一式比一式更强,登峰,登峰,再登峰,将拳意层层拔高。
    而这第九式,慕容惊鸿私下里起的名字,就叫山巅。
    这一次,与秦广的几番对决,他可谓是拼劲全力,此生大小百余战,从未像这次一样打的酣畅淋漓,事实上,在大夏,都没有人值得他使出登峰九式的第七式。
    对手难得,此番九式齐出,秦广仿佛就是他的一面镜子,让他对拳道有了更深一层的领悟,
    只是越打到后面,他总会有一种有力难施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明明可以很轻松的举起一尊千斤大鼎,但真正托举的时候却会觉得非常吃力。
    但是,初墨的一句话点醒了他。
    上山容易下山难。
    慕容惊鸿嫉妒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好的苗子竟然让秦广遇到?
    “孩子,这些东西都是谁教给你的?”此时慕容惊鸿,已经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长辈姿态,他将初墨彻底视作可以交流拳道的同道中人。
    初墨想了想,随口扯道:“我阿哥教给我的。”
    慕容惊鸿悚然大惊,
    果然,自己猜的没错,秦广应该也是初遇这个小丫头,根本还没有来得及传授功法,而这小丫头既有如此眼力,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
    她嘴里的阿哥,必定不是等闲之辈,难不成.......还真是飞升境大剑仙?
    不可能!大乾的山水气运哪能孕育出飞升境的仙人。
    “初墨,你阿哥叫什么名字?日后有空,慕容叔叔想亲自登门造访,”
    初墨摇了摇头:“你不配知道。”
    额.......
    慕容惊鸿无语了,我不配?我自打出生以来,就没有人敢和我说这三个字。
    算了,童言无忌,不跟你一般见识。
    这时候,秦广淡淡的说了一句:“准备好了没?”
    慕容嘴角一抽,我特么早就准备好了,但是被这丫头一说,我特么又没准备了。
    上山下山!
    上山下山?
    怎么下山?我特么怎么下山?
    慕容惊鸿的心境乱了.......
    “暂时不打了,咱们换个日子再打。”
    “嗯?”秦广忽的皱眉:“想打的是你,不想打的还是你,你以为你是谁?”
    慕容惊鸿道:“我觉得咱们继续打下去也分不出个胜负,不如暂时偃旗息鼓,来日再战?”
    “那可不行,”秦广嘿嘿笑道:“是你觉得分不出胜负而已,我可从来没这么觉得,虽然打不死你,但你也别想好端端的回去。”
    说完,秦广一拳轰出。
    .......
    北夏王庭大帐,
    落针可闻。
    自打慕容惊鸿进来之后,那些跋扈的诸位大王们,像是见到了杀神一样,连正视慕容一眼的胆量都没有。
    他们在背后议论慕容惊鸿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现在嘛......唯唯诺诺。
    即使他们已经从山河画卷中看到,慕容输了。
    即使慕容惊鸿论辈分,还得叫慕容雄鹰一声堂叔。
    慕容惊鸿伫立于大帐中央,抬手擦掉嘴角血渍,他没有第一时间与拓跋诺敏说话,反而是看向了那位叶姓老者,
    “帮我查一个人,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丫头,名叫初墨,跟秦广关系匪浅。”
    叶传庭一愣:“可是姓熊?”
    “熊?”慕容惊魂反愣道:“姓什么我不知道,但这个小丫头来历很不简单,你有线索?”
    叶传庭点头道:“是有这么一个丫头,清河县人氏,跟着一个叫苏御的剑修北上进入大同府,目前应该是和秦广的孙女在一起,至于这个叫苏御的,是这个小女孩的哥哥,也是秦广未来的孙女婿。”
    “就是他!”慕容双目大亮,“我要知道所有关于苏御的消息。”
    叶传庭苦笑一声,抬手指向东边,
    “想知道的话,你可以自己去找他,他现在距离王帐也就六百里了。”
    慕容惊鸿吃惊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候,拓跋诺敏说话了,“此子绕过我大军防线,深入军阵腹地,想来是要刺探我方军情,独孤阀、万华宫浣溪、苻人美、万柏林、慕容宝钟都没能拦住他,本宫已经请高且剑仙,虞仙芝剑仙亲自出马,击杀此子。”
    “呵呵.......”慕容连连冷笑。
    “高且?虞仙芝?就凭他们?”
    拓跋诺敏脸色大变,“北院大王这是何意?”
    慕容惊鸿冷笑道:“虽然不知真假,但秦广曾言,此子是飞升境大剑仙,我与秦广一战,正因此人妹子初墨出言点醒秦广,我才有此一败,不然,秦广焉能奈我何?”
    输了,总得有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毕竟自己出发前可是夸下海口的。
    不好意思啊秦广,拿你顶一顶。
    众人闻言,尽皆哗然。
    “不可能!”叶传庭断然道:“本尊绝对不会看错,此子就是龙门境修士,最多是靠着手中仙剑之利,才能击败万柏林等人,你要说他是飞升境?呵呵.......恕本尊直言,你慕容大王可曾见过飞升境仙人的风采。”
    慕容顿时皱眉:“不曾见过,这话是秦广说的,又不是我说的,你问我干什么?到底是什么境界,你叶仙君亲自去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叶传庭眉角一动,让我去试试?你怎么不去试试?
    “此番言语,必是秦广诈你,北院大王雄才大略,焉能上当?”
    “好了好了,”拓跋诺敏挥手道:“飞升境仙人乃天人气象,非同凡响,本宫也觉得没有这个可能,我们且看高且剑仙和虞仙芝剑仙与此子交手,情况如何,北院大王此战虽败,但并不影响大局,秦广可否受伤?”
    慕容惊鸿点了点头。
    伤,确实是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没有个数月休想恢复。
    但是,我特么跌境了.......
    好在帐内这些人除了叶传庭之外,其他人都看不出来。
    “姓叶的,你最好把嘴闭上,”慕容惊鸿坐下之后,以心语传声警告叶传庭,
    后者微微一笑:“黄金三十万。”
    慕容惊鸿心语道:“你就不怕本王恢复之后,再让你吐出来?”
    “四十万!”
    “好胆!你敢讹我?”
    “五十万!”
    “呵呵.......本王不信你有胆子说出来。”
    叶传庭拈须一笑,看向拓跋诺敏,道:“北院大王此番.......”
    “成交!”慕容惊鸿赶忙道。
    叶传庭话语不停,继续道:“北院大王此番劳苦功高,致使秦广受重伤,那么北疆可足虑者,唯秦晖一人而已,偏偏秦晖身边又有太子李元乾掣肘,我大夏这一次,天时地利人和,可是都占全了。”
    拓跋诺敏微微一笑:“就算此番被苏御刺探出我军真实意图又能如何?我于此屯兵六十万,皆是我大夏虎狼之师,秦晖敢打吗?就算敢打,李元乾会听他的话吗?哈哈.......”
    拓跋得意大笑:“新城池的名字本宫都已经想好了,就叫破秦!把秦家再捧的高一点,好让李家的人睡觉都睡不安稳。”

章节目录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圆盘大佬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圆盘大佬粗并收藏做太平犬也有错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