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索韦托第三天,谦大爷就回了。
    钱必达的戏份少,人设就像yi情期间,火急火燎回国的某些玩意儿一样——
    没事香蕉人,有事踹泥滋。
    赶巧的是,吴钢老师这时进组。
    “轰轰。”
    长条的车队行驶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一阵接一阵颠簸。
    蔚蓝的天空下,一片荒败不堪的景象。
    索韦托的市区,因为南非世界杯,基建之下焕然一新,有水有电有商业街,但在郊区,四处可见彩钢板、石棉瓦搭建的几米见方的小房。
    “那个叫火柴盒,三四十人的集体宿舍,这个叫大象屋,是当地人该给外来尼哥的。”
    导游照例介绍道:“《第九区》看过吧?就是那部外星虾人被隔离居住的电影,这里,就是拍摄地。”
    一经提及,叶秦萌生兴趣,透过窗户向外望去,一个个衣不蔽体的尼哥无所事事地站着,成群结队地聚集在道路两旁,目送着车队。
    身后,晾晒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再不远处,成片的铁皮屋密密麻麻地挤在起伏的丘陵上,污水横流,河流里漂浮着大量垃圾。
    南非高温,酷热难当,空气中弥漫着堪比《烈日灼心》下水沟的臭味。
    “这天可真够热的,快赶上燕京最热的时候。”
    吴钢抽出纸巾,擦拭额头的汗珠。
    “吴钢老师,秦子,非洲就这样,咱们克服克服,来,把车窗摇上,我们开空调。”
    吴晶坐在副驾驶座,左手按键,右手摇窗,“待会儿拍戏前,记得到剧务那儿领藿香正气水。”
    “晶哥,想得周全。”叶秦夸道。
    “都是热出来的经验。”
    吴晶抬手揩去鼻上的汗水,“当初拍《战狼1》,第一天你们猜气温多少,49度。
    好家伙,三十多个群演,直接5个热到休克,这五个里还有3个是当兵的,后来片酬抬到300一天,都没人来。”
    叶秦追问道:“后来呢,人怎么凑齐?”
    “拉人头呗,我把我老丈人都拉来当群演,实在热得没人,天气太恶劣。”
    前世拍《战狼2》,吴晶其实先后邀请20多个明星,全推脱档期冲突。
    像国际章说的,“条件艰苦,谁愿意受苦?”
    很多演员舒舒服服了大辈子,当然不愿意再遭二茬罪,难免临阵逃脱。
    《盲井》就是,一听到真的矿井拍摄,剧组一大半的人全跑了,包括原定的“元凤鸣”,这才不得已临时拉上当群演的王保强。
    “放心吧,晶哥,我跟吴钢老师不会当逃兵。”
    “嗨,你们哪能啊!”
    吴晶几人摇摇晃晃一会儿,终于抵达“华资工厂”的外景。
    ………………
    《战狼2》里的卓亦凡,原本定的是王撕葱本色出演。
    想想,连王撕葱都能演,对叶秦来说,有难度吗?
    纯粹是个富二代熊孩子。
    就像网文里必不可少得有个胖子朋友,电影主角团里,每每会专门设计这种需要成长的角色,比如《妇联》的钢铁罗宾,彼得帕克。
    卓亦凡在经过战争撤侨洗礼,从玩世不恭变得成熟,这种角色,让叶秦客串,何止是杀鸡焉用牛刀,简直是撒农药用轰20,炸水库用氢弹,放炮仗用东风。
    “摄影组准备。”
    “录音组准备。”
    “3,2,1,action!”
    “在非洲,绝对找不到这么好吃的饺子。”
    叶秦接过副总递来的饺子,一边炫耀,一边迈着小碎步走过去,殷勤地献给卢靖珊。
    色子曰:当兵当三年,母猪赛貂蝉。
    卓亦凡一个青春荷尔蒙过剩的富二代,给打发到非洲,经营是不可能经营,除了打手枪,还有打手枪。
    妹子?
    mmp,全他喵的是尼哥。
    真就关上灯都一样,乌漆墨黑,毫无性致。
    “这是我从华夏带来的大厨特意给你们做的!”
    但当看到卢婧珊饰演的瑞秋(rachel),眼睛都看直了,就差流哈喇子,蠢蠢欲动,果断开撩。
    一波嘘寒问暖,动不动彰显自己,轻浮,天真,幼稚,情绪全都写在脸上,然而,一而再再而三地惨遭无视。
    没辙,只能迂回作战,看了看跟在瑞秋身边的帕莎(pasha):“见过吗,玩过这枪吗,这狼就是我用着枪打的。”
    语气里透着一股傲娇,几乎明示,我牛比,我超强,快夸我!
    然而,比起自己,瑞秋更关注饺子,狼吞虎咽。
    可说来奇怪,叶秦非但不恼,反而越是不搭理,他就越来劲儿,毕竟原型是王撕葱。
    输什么液?想你的液。
    he tui!
    吴晶指着地图:“这地图谁做的?”
    叶秦嗅到这是个装逼的机会,毫不客气地凑过来,“是我指导我们家保卫老何做的,老何,过来一下!”
    专人的摄像师跟拍着吴钢出场,就见这位昔日的侦查连连长,微微弯着腰,态度谦让。
    卓亦凡却不自知,二代就是保护得太好!
    叶秦指了指地图,装模作样道:“a区到d区我说过很多遍了为什么没有修改过来啊?”
    说话间,又迷之自信地望向瑞秋,又是一次无情的无视,瑞秋继续当着干饭人。
    终于,叶秦忍无可忍。
    从脚下拔出一把匕首,看到帕莎被吓坏地往瑞秋的怀里钻,顿时找回自信,昂起下巴:
    “男人就该玩这个。别怕,从现在开始你的安全由我负责。”
    后半句,霸气侧漏,活脱脱霸总附体。
    演绎得恐怕小明哥看了,又忍不住演一回油腻的霸总。
    “咔,这条过!”
    吴晶跟着掌镜,从头看到尾,满意地点点头,虽然他不算演技派,但也看出个好歹。
    一开机,叶秦就用自己的表演带动其他演员,近乎自然的表现,让对戏的帕莎,没有素人的稚嫩生涩,完全带入他的情绪。
    神啦!
    “晶哥,今天我就这场戏吧?”
    叶秦摸了摸帕莎的脑袋,把爆米花桶递了过去。
    “对,华资工厂的武戏在国内,我找了一地儿。”
    吴晶点点头,“秦子,反正你闲着也没事,交给你个任务,这几天,你来教吴钢老师单手换弹夹,行不?我得跑贫民窟拍飞车戏。”
    ………………
    方才路过的贫民窟,红色的北汽40领头,一条长龙地重新驶了回来。
    “滴滴。”
    土路上来来回回行走着居民,他们这回不是安分地站在道路两侧让开道,而是蜂拥而来,围得水泄不通。
    “money!”
    “money!”
    “get out,get out!”
    “晶哥,怎么办?”
    卢靖珊攥紧拳头,紧张不安地瞥向吴晶,而吴晶也无计可施,转头看向导游问策,就见尼哥人狠话不多,从包里取出m911。
    “你要干什么?”
    “我朝天放空枪,让人群安静下来。”
    “不行,你这么做,只会激起暴乱,到时候更危险。”
    吴晶急忙制止,然而,即便没放空枪,贫民窟的群众们也宛如沸腾的热水,不断地躁动,开始聚众摇晃汽车。
    “要不要开枪?”
    无线电传来车队其他人的声音,车内外的氛围势如水火,剑拔弩张,就差一个火苗,足以引爆整个贫民窟炸药桶。
    “千万不能开枪,我们可以晒黑,但绝不能给华夏抹黑。”
    吴晶心急如焚,两侧的车玻璃被尼哥频频拍打,发出“砰砰砰”的响动,车大有被翻过来的危险。
    十万火急之时,突然间,余光里瞥了眼人群里,有人举着几张叶秦的巨幅海报,屋外的衣架上,悬挂的衣服有好几件有叶秦的形象logo,灵光乍现。
    一把夺走导游的扩音器,从天窗钻了出来:“
    please calm down!john wick!you know!my friend!”
    “john wick?friend?!”
    顿时间,群众一震,一个个动作停滞,特别是踩在车头车尾的人,瞪大眼珠。
    “他可以作证。”
    吴晶赶紧把导游拉出来,“你跟他们说,请把道路让开,回去以后一些秦子的签名照片给他们。”
    导游点点头,叽里呱啦一通南非语。
    紧接着,人堆里炸开锅,无不手舞足蹈。
    “john wick!”
    ”john wick!”
    群众的情绪瞬间得到安抚,乖乖地让开路。
    “这就是秦子的国际影响力啊!”
    吴晶感慨一句,羡慕不已,啥时候他也有这样牛逼的影响力!
    最终,车队如愿以偿地畅通无阻。

章节目录

影帝从签到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柯一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柯一凉并收藏影帝从签到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