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男人心满意足的交代了贮藏的精华,双手捧着你的脸想要说下他的利息,谁料他不过是刚张了张薄唇发了个气音,就头一歪昏过去了。
    你吸了吸鼻子里的腥味,觉得他应该是失血过多了。
    至于你到底是怎么给一肩膀血沫还裸着的许教授穿上衣服再拖出门的,你已经不愿再在回忆了总之男秘书见到你拖着衣衫不整且满脸是血的昏倒男人往外拽时双腿一软,以为你谈事不成将人杀了买命。
    男秘书镜框都扶不稳了:“老板老板”
    你:“傻站着做什么!过来搭把手!”
    “唉!唉——来了!”
    你和男秘书俩人真像那做贼心虚的杀人犯,偷偷摸摸东躲西藏的,叫司机开车到侧门,将许大先生咚的一声塞进后座,一脚油门嗡嗡响的逃离了沪专。
    小轿车左拐右拐的自楼房的阴影里开上了柏油大马路,路边的树被风拉长了影子,像胶片似地在你眼前掠过去。
    司机透过反光镜瞟你和许墨,他止不住的咽吐沫和擦汗,男秘书也不停的哆嗦着腿,这一辆轿车里装着叁个大男人一个弱女人,结果男人们一个昏过去了,两个快昏过去了,反倒就你一个女人在这里撑事。
    你看着抖腿的男秘书:“”ωíń壹0cíτγ.cǒм(win10city.com)
    他哆哆嗦嗦的递过来一条绣花手帕:“老板,给许先生擦擦擦擦脸吧。”
    满脸是血的,说你没杀人也叫人难以置信啊!
    前头有辆黑色的小轿车夹塞,横冲直闯的开到你们面前,你的司机本就心绪不宁,现下更是浑身机灵的猛踩了下刹车,车一刹不要紧,本来躺的好好的许墨就这重力栽进了你怀里,挺拔的鼻梁卡在双乳间,老老实实的埋着头流着血。
    你:“”
    司机打量一眼你搂着许墨的奇怪姿势,心想这是老板,老板的事我们哪里能管,老板就算是想奸尸咱也得把尸体好好的送到老板家里去!
    这才是得力的好下属啊!
    他清了清发紧的喉咙:“刚刚那是日本军官的车,他们开的霸道得很嘞!阿拉哪个敢拦哟小姐咱们是回宅子还是去商行?”
    说话时你正揪着许墨的衣领往旁边拽,怕他失血没死,被你胸前二两肉给捂死了,那可真是百口莫辩了,这男人可恨可爱可是杀不得,还得留着他平反,好一对欢喜冤家,关公战秦琼!
    你咂咂嘴:“日本军官?调头,开到拍卖行去,走他家的后门。”
    悦姐正陪着几个小胡子的日本人在屋里头喝好茶,听伺候的悄悄说你来了,扇着扇子扭着屁股和颜悦色的和那几人道声抱歉便出来迎你,你俩一打个照面儿,你衣衫不整还拖着个浴血美男子的样儿给她也吓了一跳。
    悦姐:“啊呀!说个风流谁比得过你呀!好好地男人好好地玩,玩什么都好——倒也不必玩的这么大吧!”
    你已经懒得解释:“叫你府上的大夫来看看他,我先洗个澡。”
    悦姐嗯嗯称好,她扭着杨柳细腰用蕾丝扇子扇了扇许墨额前干涸血液的刘海儿,扇出一片饱满白皙的额头,这男人就这么静静的躺着,眉如山黛,眼尾含情,鼻挺唇薄,血染了半张脸,染出一片月下枫叶红的风情来。
    她发出一声叹气:“啊怪不得你这么钟爱,是个好皮囊”
    你扶着门边敲了敲门框道:“别摸他,他中毒了,瞧见那喷出来的血了吗?血里带毒,碰了走不出七步。”
    悦姐缩回了一双揩油的手。
    --

章节目录

败絮其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有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有容并收藏败絮其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