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云骁拧着眉,脑中想出了无数种可能。
    “回溯之日吗……”
    南柯的手搓着地上的沙子,问:“回溯是什么意思?”
    霍云骁说:“回溯从词义上说是回顾过去的意思,或者说是探究一个问题最根本的原因,找到引起某件事情的源头所在。”
    南柯十分诚实:“听不懂。”
    霍云骁:“……”
    他无奈道:“如果从字面意思来说,回溯之日大概是回顾源头和根本的那一天。”
    南柯再次诚实发问:“那是哪一天?”
    霍云骁:“……”
    突然觉得刚才应该用战机把南柯扫射了算了。
    霍云骁说:“现在我们所掌握的信息来看,无论是从沈栀书和沈芙的遭遇,还是暮暮的病重,围绕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脑源计划’,所以大概率回溯之日指的也是与这项计划有关的事情。”
    南柯想抓抓头发,可他满手的沙子,只能继续玩沙子。
    他问:“跟‘脑源计划’有关,所以是回顾二十几年前的事情?”
    霍云骁皱着眉,说:“或许……是重现二十几年前的事情?”
    他说完,又否定了自己:“不对,二十几年前的技术并不完全,不可能再重现当年的不完整的东西。”
    南柯现在想把头埋进沙子里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的烦死了,能不能直接告诉他要杀谁,他去抹了脖子就行了。
    霍云骁问:“你问将军的时候将军就是欺骗了你这件事吗?”
    南柯的声音闷闷的,说:“嗯,他告诉我是组织的一项海上作业任务,我去系统里调查了,根本没有这项任务,我直觉这件事肯定跟沈暮那丫头脱不了关系,但是我……想不明白。”
    说到这里,南柯竟笑了起来。
    “看来你也想不明白,你果然没有比我聪明到哪里去啊!”
    霍云骁:“……”
    霍云骁说:“就昨晚欧随报告的情况来看,古雄手里确实有治疗办法,但是也确实只有古雄可以治好暮暮,所以还要麻烦你,保证暮暮在组织里的安全。”
    南柯点头应下:“放心,她不会有事。”
    “多谢。”
    南柯又问:“还有一件事,你们真的打算将k洲整个纳入和平协议里吗?”
    霍云骁如实相告:“没错,没有人想发动战争,毕竟这里还有很多武力不高的平民,这是最好的办法,k洲仍然能保持本地的尚武传统,但是只要离开k洲,就要遵守国际法。”
    南柯笑了笑:“你知道这完全是在针对组织吧?”
    霍云骁说道:“这也是国际上的意思,南柯,你要明白这些事情并不是我和衡言可以全权做主的,我们能接下这件事,只能尽力保证将伤亡降到最低。”
    “那招安令呢?”
    霍云骁说:“招安令属于自愿参与,就和你了解到的情况一样,我并没有向你隐瞒什么。”
    南柯叹了口气,说:“和平协议推进的如此明显,可将军至今没有什么对策,他只是向下面的人信誓旦旦的保证说绝不会让组织任人欺压,可目前看来,他就是打算让组织被欺压。”
    霍云骁说:“这才是最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你也觉得将军应该给出更强硬的反应才对吧?”
    南柯点点头:“是啊,可他没有,为什么?”
    霍云骁说:“我说过了,还是那两个理由,他在等某个契机……”
    霍云骁的脑中忽然闪过什么。
    他脱口而出:“难道是在等回溯之日吗?”
    南柯一愣:“什么意思?”
    霍云骁说:“如果他的计划终点就是所谓的那个回溯之日,他就是在等这一天的到来,或许等计划完成的那一天,k洲会不会被纳入和平协议,他手下的人会不会被招安,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呢?”
    南柯的眉头皱的快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没听懂。”
    霍云骁无奈道:“这件事我要和衡言商量一下,等有结果了我会想办法告诉你,我给你的手机你要保存好。”
    南柯的手抵着上衣口袋的位置,说:“放心,这不是还在跟你通话吗?不会被将军监听的手机,我保存的很好。”
    电话挂断,南柯坐在沙滩上仍旧没动弹。
    远处的黑色汽车里,两个人盯着南柯的背影有些无奈。
    “将军让我们跟着少主,就是大冷天陪他看海吗?”
    “少主也没见什么人啊,飙车跑到海边就是坐在这里发呆而已。”
    “哎,没想到少主是个文艺青年……”
    此刻,战机返回母舰。
    一身黑色制服的男人从战机上走下来,走进了中央控制室。
    这里远比将军一手打造起来的组织内部的控制室还要庞大和精密,天启基地培养出来的精英时刻关注着k洲的动向,无数通话声和指挥声在大厅内部响起。
    霍云骁穿过中央控制室,走到了玻璃后面的首脑室。
    纪衡言刚刚听完手下的汇报,看见一身飞行员制服装束的霍云骁走进来,没好气的说:“老子的飞机你倒是想开就开啊?”
    霍云骁点头,一脸的理所应当。
    “毕竟霍氏每年在天启基地投的钱也没少给你买飞机做研发,理论上讲,那些飞机是我买的。”
    纪衡言:“……”
    有钱了不起啊!
    算了,还真的是很了不起!
    霍云骁随手脱了外套丢在一边,坐在纪衡言对面的椅子上活动了两下手腕。
    纪衡言问:“南柯死了吗?”
    霍云骁懒得争辩,只说:“死了。”
    纪衡言白了他一眼:“你骗鬼呢?”
    霍云骁轻笑:“知道他不可能死你还问?非给自己找不痛快?”
    纪衡言冷哼了两声:“我只是没想到你会为了他的安全,开着战机去保护他。”
    霍云骁抬眼看着纪衡言,难以置信的问:“你该不会……是觉得……”
    纪衡言没好气的问:“什么?”
    欧瑾从后面走出来,适时补充:“衡言在吃醋,因为你对南柯太好了,我们家衡哥哥不平衡了!”
    纪衡言抓起桌上的钢笔砸过去,骂道:“放屁!老子一个大男人吃南柯的醋?”

章节目录

丑女重生:霍太太娇又飒沈暮霍云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非期而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期而然并收藏丑女重生:霍太太娇又飒沈暮霍云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