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是这样??”
    埃泽克沉默的玩弄着手上一只人类灵魂。
    埃泽克是追击疑似人类合一碎片的圣位,之一。
    一共有十名普通圣位被命令来追击疑似人类合一碎片,他们并不是万族圣位集团中最强的那一批,甚至都不是普通圣位中最强的那一批,他们这十名圣位,不但不是最强,反倒可能是普通圣位中最弱的十名。
    之所以让他们十名圣位来追击,其实他们就只是炮灰而已。
    凡物们总是觉得只要成就圣位神灵,那就是不死不灭不朽,永恒的大自在,所以这就是凡物们永生最大的追求。
    但是真正成就了圣位神灵,才知道在圣位神灵的世界中,种族强弱,阵营强弱,自身强弱,其影响之大远超越凡物世界。
    在凡人们的世界中,虽然龙不与蛇居,凤凰不落污秽之地,但是也有正义,善良等修饰词来粉饰世道,一些强大种族为了展现其善良阵营的属性,也会帮助一些弱小种族的生存问题,但是在圣位神灵的世界中,这些粉饰的东西就是彻底看不见了,只有赤裸裸的势力,实力与地位的展现,你是弱小种族的圣位神灵,天然便低于强大种族的圣位神灵,你是普通圣位,看到了高阶圣位就要恭敬行礼,连一句话都没有你说的份,至于先天圣位更是高高在上,如同棋局中的执棋人一样。
    同时圣位神灵是否有后台,后台是否强大等等也非常之重要。
    比如这次决定追击疑似人类合一碎片的圣位集团中,还有少少几个圣位神灵其实也属于最弱阶层,但是人家要么就是强大种族的圣位神灵,要么就是有人情关系的圣位神灵,又或者是后台强大无比的圣位神灵,比如精灵族圣位神灵,银色月光就属于此类。
    这名圣位神灵来自于旧时代的精灵族,其实力在普通圣位阶层中属于中下层次,本来是要比他们十名圣位要强一些的,但是在这次苏醒中,他却是普通圣位里封印最为坚韧的人,所以挣脱封印所消耗的力量也就越大,他现在的实力其实是比这十人要弱许多的,按道理来说,这才是最好的炮灰啊。
    不过奈何其本身是精灵族,乃是万族中大族强族之一,其次,人家背景简直大过天一般,虽然就某种程度来说,他的背景后台其实是万族圣位集团的死敌,但是力量就是力量,他的存在本身边便是圣位集团为了预防未来万一所留下的最后一道保险。
    谁都知道,那个男人还活着,若是未来那个男人当真归来,即便是双皇也同样归来,估计也最多只能够阻止那个男人颠覆万族文明,灭绝万族圣位集团,若那个男人只是打算针对万族中的一个或者几个种族,或者灭杀少数万族圣位,便是东天二皇估计也不会为他们出头,反倒可能沉默以待,让那个男人出了这口恶气。
    正因为如此,只有失了智的人才会针对银色月光以及其女儿尹露维塔,除非是那种绝对隐秘的情况下,在不为外人所知的环境中将事情做绝,否则都会对他们以礼相待,同时尽可能的保护他们的安全。
    而这就是银色月光的背景后台了,他在圣位集团中算是最安全序列之一,除非是危及到几个先天圣位的存续,否则他都不必担心自己会死,会被弄来当炮灰。
    可是银色月光这样的圣位神灵终究只是少数中的少数,类似埃泽克这样的圣位神灵才是大多数,弱小种族诞生,集合了一整个种族的信仰与气运才升华为圣,成就了普通圣位神灵,同时因为种族出身,因为信仰气运多寡,因为自身潜力因素,其实力在普通圣位阶层就是垫底存在,而且经过了数以万年的吞吐,其实力也几乎没有任何增长,他们已经去到了他们实力的顶点了。
    埃泽克就是这样的一名圣位神灵,而其余九名圣位亦是如此,在和平时代中他们自然可以逍遥自在,称祖作宗,但是在万族大战,在永夜,在人类合一,以及在现在这个时刻,他们就是标准的炮灰而已,或许是高级版炮灰,但是炮灰就是炮灰。
    这些埃泽克都是心知肚明,虽然不甘心,但是任凭其甘心或者不甘心,想要活下去,那么他就只能够是炮灰。
    这次的追击名单中,十名圣位神灵被分为了四个小队,其中因果线最为繁琐的这个区域被安排了四名圣位神灵,而其余三个区域则各有两名圣位神灵,不提别的三个小队,从阵容上来说,埃泽克所在的四名圣位小队已经足以碾压一切非圣位,非先天魔神的个人,组织实力,乃至是种族国度了。
    但那是常规情况,之前圣位集团们在离开高纬度前,遭遇到的那个疑似人类合一碎片的生命,让这次行动出现了巨大的阴霾,同时,脚男们的自爆意外带来了低纬度深度侵蚀,这同样是一个让圣位们戒惧的意外,这样综合下来,追袭行动的危险性就将大幅度提升,更何况,除了这些以外,还有那个男人的继承者昊,他在圣位集团脱离高纬度时出手了,出手就是十大顶级先天灵宝之一的诛仙四剑,外加一块绝不亚于十大顶级先天灵宝的另一件灵宝,生生将圣位集团包括先天圣位在内都堵在了高纬度中,虽然持续时间不长,但是其威力毫无疑问的展现在了所有圣位眼前,那是足以匹敌乃至重创先天圣位的强大力量。
    没有圣位会忘记昊,他是那个男人的继承者,也是当初禁地人类城的创建者,他的存在本身就是所有圣位集团们的肉中刺,眼中钉,而且他与圣位集团也同样仇深似海,所有圣位都认为,昊一定潜伏在这低纬度深度侵蚀中,伺机偷袭圣位们,要将他们斩尽杀绝。
    埃泽克不想死,可是不得不来,所以他在被先天圣位的本源弄来这里时,就已经打定主意能苟则苟,稳住,不浪,任务是所有圣位们的,可是命却是自己的。
    显然,另外三名圣位似乎也打的是和他一样的主意,他们降临地点是一座修建到一半的城市,四名圣位降临下来后并没有嚣张狂啸,也没有什么一个能量海就湮灭一切,四名圣位都小心谨慎的躲避潜藏了起来,在查探这座城市的同时,也杀了一些角落处的单独个体人类,抽取了他们的灵魂进行查看。
    这一番操纵后,他们知道这座城市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这里原本是占据了新时代洪荒大陆四大势力之一,西方一个名为楚的人类国度的首都,虽然才建设了一半,但是从残留的机械造物,城市的大小来看,这个楚国有着相当先进的科技实力,而且从这些人的灵魂记忆中,可以零星看出这座城市首领是一个名为籍的强大人类,圣位们评估了一下其表现,差不多在灵位巅峰之上,但是又还没到最弱小的临圣实力。
    同时,在低纬度深度侵蚀发生时,有大量精灵族与天使族的人来到了这座城市,而后他们撤离了这座城市,向着城市外的一条大道撤退而去。
    这就是四名圣位们查探的结果,至少是他们明面上说出来的结果,接下来按照任务所需,他们就应该是追踪这只撤退的联军,然后将其彻底毁灭,确认他们有或者没有疑似人类合一碎片的消息。
    不过埃泽克,却在查探过程中,也就是杀死城中人类,搜刮其灵魂记忆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别的东西……
    圣道的各种概述,猜测,论证,以及关于圣道的使用,汲取,升华等等信息。
    对于圣道这玩意,埃泽克可熟了,毕竟他本身就是圣位神灵,成为圣位神灵时,天地便会给予他一团圣道,这就是他的本质了,圣道存,他就存,圣道灭,他就灭,同时他的种种圣位神灵的威能都要靠着圣道来获得与使用,比如规则。
    但是埃泽克对圣道又是极其陌生的,因为这玩意并不是他修炼而来,同时也没办法修炼或者解析,这就和凡物们明知道时间与空间就在身边,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他们一样,但是知道归知道,他们依然掌控与修炼时间与空间是一个道理。
    关键的是,埃泽克的资质潜力实在是普通,对凡人来说确实属于天才,但是成为了圣位神灵后,那就真是拉跨无比了,他不可能有希望与机会来获得关于圣道的秘密知识,那是连高阶圣位都无法窥探的绝对秘密,是属于先天圣位们的隐秘信息。
    可是在这里,在一个凡人的灵魂中,埃泽克窥探到了圣道的秘密。
    这份秘密来自于这个凡人所服务的脚男群们,似乎每一个脚男都知道关于圣道的秘密,他们甚至将这价值巨大到难以想象,足以颠覆整个世界的秘密广而告之,扩散到了整个洪荒大陆去,以至于连给这些脚男们服务的凡人都可以知晓这样的秘密。
    埃泽克自然也有疑惑,这份关于圣道的信息或许是造假的,或许是人类的阴谋,但是他在仔细研究这份信息后,发现其中大部分的情况都可以说得通,也就是至少逻辑自洽,至于真实与否,只需要给他一份圣道来测试就可以确认了,譬如……吞噬别的圣位的圣道,强化自身的圣道,由此累积,甚至可以让普通圣位成就高阶圣位,高阶圣位成就先天圣位!
    当然了,这前提限制也极为巨大,最核心的就是圣道,但是圣道这东西就是天地宇宙给予圣位的,只要成就了圣位就拥有圣道,当圣位的真身本体被湮灭后,圣道就会回归多元宇宙本质上,也只有同位阶的圣位可以以圣道毁灭圣道,又或者是先天灵宝也可以做到毁灭圣道,这就是真正击杀圣位的情况,但那也只是击杀,埃泽克从未听闻有圣位能够夺取别的圣位的圣道。
    除了……永夜!
    永夜爆发时,所有圣位们惊骇的发现,圣道被凝聚于他们的真身之中,而他们一旦死亡,圣道不会回归多元宇宙,而是会直接暴露出来,那是第一次圣道可以被夺取。
    而这里的情况也是类似,低纬度深度侵蚀区域,已经可以看作是低纬度的延申了,而在低纬度中,圣位死亡后,其圣道同样不会回归多元宇宙本质,也同样会暴露出来。
    换言之,这份关于圣道的信息,在这时的洪荒大陆是可以使用的!
    埃泽克在确认了这一点后,他立刻展现出了圣位本体,然后在第一时间就对这座城市的所有凡人进行了毁灭性打击,甚至连整个城市都被他化为了灰尽。
    而埃泽克在这么做时,他忽然发现还有另一名圣位也同样爆发了出来,也同样对这座城市进行了毁灭性打击,反倒是另外两名圣位有些懵逼的看着埃泽克和另一名圣位安诺,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两名圣位会突然爆发出来开始了毁灭。
    按照他们四人的默契,他们应该在这座城市磨上个几十天乃至几百天,美其名曰查找人类合一碎片存在的线索,其实是让那些迁移逃走的大部队走得更远,以让他们连追击都做不到,至于这里的几百万人类,恰就是他们磨时间的最好理由。
    毕竟圣位集团中的高阶圣位与先天圣位,确实可以让他们深入险地来追击查探,但是即便是他们也没办法强迫他们来直接送死,所以完成任务归完成任务,磨时间归磨时间,这本来就是他们四名圣位不言的默契。
    可是埃泽克和安诺却疯了一样,他们才在这里待了十多天时间而已,居然就直接暴起毁灭了这座城市,以及这座城市里的几百万人,这样一来,他们就没办法在这里以查探情报来磨时间了,不得不追踪上那批撤退的大部队,埃泽克和安诺两人是在找死啊!
    剩下的两名圣位都用不善的目光与表情看着了两人,而埃泽克和安诺却并没有在意这些,他们反倒用慎重的目光看着了彼此,而那怕不用语言交谈,两人也知道了对方肯定获得了圣道信息,正因为获得了这圣道信息,所以他们才会做出同样的举动,也就是将这信息的来源封锁毁灭,不至于让身边的别的圣位知晓。
    (他也知道了……)
    两人飞快错开视线,然后看向了另外两名什么都不知道的圣位。
    (也好,光靠我一人,那怕是背刺估计也不可能战胜三名圣位,但若是有一个盟友,二对二,出其不意,还有撤退大部队那边也有一定战力,这就足够获胜了……)
    一时间,埃泽克和安诺心里都同时产生了类似想法,与此同时,两人对着彼此轻轻一笑,两人都是松了口气,然后他们看向了另外两名圣位。
    埃泽克也不待这两人责问,他立刻义正言辞的道:“显然,疑似人类合一碎片并不在这里,我们在这里继续查探下去只是浪费时间,而且会让撤退的那些凡物们逃得更远,诸位,我们必须要出发了,追上那只部队,杀光他们,抽出他们的灵魂来确认人类合一体的存在信息,有,还是没有……诸位啊,要知道几位先天圣位大人们,他们可是接引我们回归的唯一希望,他们也一直在看着我们啊。”
    这一下子就噎得两名想要质问的圣位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们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埃泽克,心里十万匹草泥马不停奔腾。
    虽然先天圣位确实可以靠着本源,暂时性破开这低纬度深度侵蚀区域,不管是将他们送到这里,还是将他们接引回去,这些确实都可以做到,但是要说先天圣位可以一直看着他们,那真是连狗都不信,那怕他们只是普通圣位,拥有的只是规则,但是规则,权柄,本源,其实是一脉相通,他们无法一直使用规则,先天圣位也同样无法一直使用本源,所以他们那怕是百八十年的磨时间,或者躲藏起来,那些先天圣位们也只会在需要时沟通他们,或者垂下目光,只要不是真的在空无一人的地区说着什么查探情报的蠢话,那些先天圣位们其实也无话可说。
    但是这是属于潜规则层面,也就是可以做,不可以说,而埃泽克用这个来说事,他们压根就没办法反驳,好半天后,这两名圣位才面色不善的同意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以埃泽克和安诺为首,他们先向着前方大道飞去,而剩下两名圣位则面色阴沉的紧随其后。
    与此同时,在大道外的孤岛上,早在埃泽克开始毁灭那城市时,钧便已经知道远处的城市被毁灭了,而这城市毁灭的时间,比他所预料的时间还要晚了好几天,而这就意味着……
    “成功了。”
    钧知道他的布局成功了,这就是大势,这就是阳谋,不需要像阴谋那样细节重重,只需要布局开始,那么所有力量都会推动着这个布局完善下去。
    当下钧就找来了籍,雷米尔,以及张好焕等人,连同李家三兄弟也都找来了。
    “战争立刻就将开始,圣位集团所派遣的追兵已经毁灭了我们修建的城市,并且正在从大道上向我们靠近。”钧直截了当的对众人说道。
    籍闻言,他就沉默了,那城市撤退时,有六七百万的人类族人拒绝离开,而钧说这话,就意味着那六七百万的人类已经彻底毁灭死亡殆尽了。
    雷米尔则面露振奋,有圣位追击,这意味着接下来就是死战,这绝对是一场大危机,但是危机危机,危险中也带着机遇,只要能够胜下这一场,那么他也可以再获得更多的圣道,这就是他在这次低纬度深度侵蚀中的大机遇啊,也是他未来成就临圣,临圣巅峰,乃至是高阶圣位的最大机遇。
    至于张好焕等人都是沉默的听着,他们知道钧肯定有着足够的底牌与安排。
    果然,钧就继续说道:“接下来对我们展开追击袭击的圣位,可能有复数位,具体多少我不清楚,在这里我需要安排接下来的作战任务。”
    “李二,这么多天的锻炼,你对太极图的掌控应该提升了一个层次,你的任务就是尽全力展开太极图,保护居住区,平民,以及我们自己。”
    “李三,你的心灵之光很有用,但是在圣位战场上,你还很弱小,所以我需要你在关键时刻用你的心灵之光来消除一些什么,至于到底如何做,做到什么程度,由你自己来决定,但是有一句话我需要先告诉你,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区区普通圣位,你便是拼死十个百个,对于整个世界来说依然微不足道,你可以自己考虑明白。”
    “北冥鲲,你的心灵之光还没去到彻底质变,化为神话形态,所以你不必出战,可以类似李三那样伺机而动。”
    “晨阳,你的观运能力十分特殊,一会战斗开始时,你不必吝啬你的眼珠子,我已经私下里给你克隆了很多,你可以放心使用,先一步确认来袭圣位中各自气运多寡,特别是临时的气运,找出其中有死气,衰气的圣位,并且标明出来。”
    “张好焕,由你统领脚男们,他们可以尽情做他们想要做的事情,有了系统的他们,想来可以做到更多了。”
    “耶,我知道你最近似乎做了一些小玩意,你不可离开太极图保护区域,但是你的造物可以试着测试一下,这样你就可以明白科技与圣位之间巨大的差距了,对你未来也有好处。”
    说完这些,钧才看向了籍与雷米尔,他说道:“你们是此战主力,来袭圣位数量不明,很可能是复数,两人以上,十人以下,虽然可能数量会让你们绝望,但是不要被数量所迷惑,一会战斗时,你们的敌对目标虽然是所有圣位,但是那些一来就激昂的攻击你们的,或者一来就冲在前面的,仿佛要与你们同归于尽的圣位,他们不是你们的首要目标,你们要尽量躲避他们,虽然可以交手,但是尽可能的不要在他们身上浪费力气,你们的目标要集中到那些有气无力的,在外围支援的,还有仿佛对你们手下留情的圣位,他们才是你们的主要目标。”
    说到这里,钧抬了一下无光眼镜,他的眼镜仿佛放了一下光一样,他澹澹说道:“若你们信我,就用决死一战的气魄,拼着自己都要死亡的姿态,用你们最为强大,最后底牌一样的攻击,将那些躲避的,消极的,仿佛不想和你们交手的圣位打伤打死,相信我,只要你们这么做了,我们这次的危机就解决了大半,剩下的……”
    “就看我了。”
    钧看向了远方,那边正是城市大道通往这边的方向。
    而那怕有着重重浓雾与黑暗,在那边,依然有着若有若无的光芒迸射而来。
    圣位追击者们,将要踏伤这个战场。
    一个钧已经布局好,等待着他们踏入的战场!

章节目录

洪荒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zhttt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zhttty并收藏洪荒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