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队回到休息室后,教练才对许非的问题做出回应:“姜筠在医院。”
    “医院?”许非皱起眉头,“她生病了?”
    “不清楚。”教练摇摇头,拍手道,“你们休息一会儿,我先去应付记者采访,再给校长回个电话。”
    教练离开后,周国斌捧起奖杯,眼神飘忽,默默回味自己的光辉时刻。
    陈小小举起手机,对着屏幕整理发型,随后接通视频通话。
    “喂,爸,对,我们是冠军!哈哈,没事,我知道你忙,嗯嗯,看直播跟来现场一样的,晚上不回家吃饭,教练安排了庆功宴,是啊,你听我说……”
    曹一鸣盯着手机傻笑,嘴里喃喃数着:“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
    “你笑什么呢?”吴子轩凑到曹一鸣身旁,瞄了眼他的手机,惊得目瞪口呆,“卧槽,你……”
    “嘘!”曹一鸣浑身一机灵,急忙用手堵住吴子轩的嘴巴,接着,他瞄了眼许非,内心陷入纠结。
    下注的钱是从堂哥那儿借来的,按照约定,他该把收益的三分之一分给许非。
    开赛前赔率高达12,他下注10万,获利120万,三分之一就是40万,想到自己要把这么一大笔钱白白送人,曹一鸣不免有些心疼,可今天姜筠没来,要是没有许非,他注定血本无归。而且,他很清楚堂哥的脾气,要是他敢反悔,那……
    许非注意到曹一鸣正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便投去疑惑的目光:“怎么了?”
    “没什么。”曹一鸣心虚地挪开视线,转移话题,“你这套剑道服真好看。”
    “对啊,我刚才就想问了,领边和袖口上的图纹是灵鹤吧?灵鹤刚好是咱们南大附中的吉祥物。”吴子轩跟着说道,“这不比我们的土味队服帅上一百倍?你在哪买的?我也想整一套。”
    登上领奖台之前,许非特意换上了姑姑送来的剑道服,他笑了笑,为姑姑打起广告:“这是我姑姑设计的剑道服,她是服装设计师,现在准备自己开网店,过几天我会把网店链接发群里。”
    “好啊,我肯定第一个下单。”曹一鸣兴冲冲地说道,“到时我先买个三十套,咱队里有一个算一个,包括刚进队的学弟学妹,一人两套!”
    许非眨了眨眼,有些纳闷,他感觉曹一鸣的表现很不正常,但想不明白这家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这时,教练去而复返,站在门口招呼道:“东西都收拾好了么?走,上车,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姜筠,哦,对了,尽量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我给你们安排了庆功宴。”
    众人喜笑颜开,纷纷拎起大包小包跟着教练来到停车场。
    坐上大巴车后,许非给李解回了几条消息,向他保证下周一定抽空陪他上网,接着给姑姑打去电话,提起晚上的庆功宴。
    其实许非对庆功宴不感兴趣,哪怕教练在高档餐厅订了一桌山珍海味,在他看来也比不上姑姑做的家常菜。不过,姑姑认为,拒绝参加庆功宴不仅是不合群的表现,还有耍大牌的嫌疑,所以强烈要求许非听从教练安排,许非只好答应。
    与姑姑打完电话后,许非收起手机,正打算闭目养神小憩片刻,教练却突然坐到他身旁,小声说道:“刚才人多,不方便说话。我问你,以你的水平,应该一个回合就能结束比赛,对吗?”
    许非睁开眼,心里大概猜到教练要说什么。
    “那你为什么拖了那么久?”教练板起脸色,“心软了,是吧?你觉得他们打到决赛不容易,觉得他们精神可嘉,所以不想让他们输得太难看?”
    许非抿起嘴唇,默认了教练的话。
    教练把手搭在他肩上,语重心长地说:“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比赛就是比赛,你想指点石辉,让他有所收获,我不反对,但你可以等到比赛结束再找机会跟他交流,而不是在赛场上拖拖拉拉,你觉得他们可怜,可人家用得着你可怜吗?或者,你不是可怜他们,是欣赏他们?如果是这样,那你更应该全力以赴。”
    “有很多观众说你这是高人风范,你千万不要飘飘然,在我看来,你这是不尊重对手,不尊重比赛,说难听点,是高傲自大!”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谢谢教练提醒。”许非虚心接受教练的批评,教练的用词有些尖锐,但他不在意,因为教练说得没错。
    “嗯,你最近实力突飞猛进,心态有些变化也是难免的,在这方面,我希望你向姜筠学习,一定要端正心态,好了,你休息吧。”教练递来一包蒸汽眼罩和一副耳塞,“一会儿到了医院我再喊你。”
    许非心中一暖,点头答应。
    将啦啦队和高一、高二年级的剑道队成员送回学校后,大巴车开向南都三院。
    到了医院,教练领着许非等人来到姜筠所在的双人病房,此时姜筠在病床上半躺半坐,虽然身上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可她精神奕奕,面色红润,既不像伤员也不像病号。
    更奇怪的是,与她同住一间病房的女性病人也是同样,脸上不见一丝病态,只是黑眼圈和眼袋较为明显,似乎劳累过度,休息不足。
    “姜筠,什么情况,身体怎么样?”教练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姜筠回话时看了看躺在旁边另一张病床上的女人,“过几天就能出院了,不会影响您的安排。”
    “那就好,那就好。”教练露出菊花式笑脸,回头对许非等人说道,“噢,对,忘了跟你们说,不过我不说你们也知道,从下周开始,你们不用再去学校了,我带你们去南大进修,备战全国大赛。”
    每年拿下省级联赛冠军之后,教练都会带主力队员到南大进行高强度训练,并与各个大学剑道社交手磨砺,这已经成了惯例。
    虽然早就猜到今年也不会例外,周国斌等人还是兴高采烈地拍手叫好,对于每天数着高考倒计时的高三学生来说,提前体验大学校园生活的机会尤为珍贵。
    “别吵,这是医院。”教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提起了下午的决赛,得知姜筠全程收看直播后,他便止住话头,“那我们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等你出院跟我说一声。”
    姜筠点了点头,欲言又止。
    许非看出蹊跷,跟着教练回到车上后,他便拿起手机给姜筠发了条短信:【你受伤了?】
    刚才在病房里他一直在默默观察,看出了姜筠右手臂似乎行动不便,应该是受了伤。
    姜筠很快回复消息:【一点小伤,没事。】
    如果只是一点小伤,为什么要住院?
    再者,以姜筠的身手,绝不会轻易受伤,而今天是省级联赛决赛,她不太可能在决赛前进行可能受伤的危险活动。
    许非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继续发消息追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姜筠迟迟没有回复,过了十几分钟才回了条消息:【抱歉,不方便说。】
    许非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敲动,打出一大串字,接着又全部删掉。
    既然姜筠不方便说,那他就不该再问了。
    这时,坐在后排的陈小小喊了一声:“哇,五百万了!”
    “什么五百万?”教练心情大好,顺嘴问了一句。
    “前些天警方不是发了个悬赏公告吗,今天又发了一次,我的天,我们拿个冠军才二十万奖金,找到这个连洪就能拿五百万。”陈小小啧啧称奇。
    许非心中一动,打开手机搜索,很快找到今天新发布的悬赏公告,公告内容与之前大同小异,只是警方对连洪的悬赏金额从一百万提高到五百万。
    翻了五倍。
    许非深深皱眉,悬赏金额提高,说明警方还没抓到连洪,并且事态愈发严重。
    思忖片刻后,他把左手伸进裤袋,取出洞察之眼。
    可惜,嵌在戒托上的宝石黯淡无光。

章节目录

我的剑渴望鲜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寻常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寻常玉并收藏我的剑渴望鲜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