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了起来,不由往后退了几步,其他的弟子也是心里发渗。水灵却是丝毫不惧,只是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水月闭上眼睛念起了法咒:“此间的冤魂啊,碰触到你的最后人,请找出来吧……”

    他的面容显得庄重肃穆,睫毛低垂,好像自己手中施展的不是正派唾弃的禁术,而是光明神圣的治疗术。

    在场的两位掌门心中不免也是惊讶,这种召唤术他们闻所未闻,果然水家传说名不虚传!

    巨大的精神力注入进去,尸体的右手开始僵硬地举起动作,在空中一笔一划描出“凌夏”两个字。

    “凌夏!凌夏!”尚开瞪大了血红的眼睛看着尸体在空中描摹出的文字,咬牙切齿地收回手,恨不得生啖此人!

    他这么一停止,法器立刻停止运作,尚颜的尸体顿时木头一样摔落在地。

    水月将操纵力撤销,睁开眼睛道:“那倒未必,这法器只是能使亡灵身上残留的精神力说出碰触过他的最后一人,这个人未必是真凶。”

    世上法咒相生相克,就算是逆天的禁术,也有它使用的禁忌。

    毕竟使用禁术召唤亡灵是要伤自身命脉的,而且亡灵碍于死亡时候的痛苦和心中生出的恐惧,并不能直接说出杀死自己的人,只能通过间接的符咒来诱导钻空子找出凶手,而且亡灵必须知道此人的名字。

    那日凌夏掩埋了尚颜,尚颜虽然气息已消散,但身上残留的精神力却是能感应到的,并牢牢记住了他的气息。

    枫叔明皱眉道:“这名字倒是不耳熟,尚兄莫要伤心,我立刻派人去查一下所有的弟子名单!此时还是让尚师侄快点往生去吧。”

    在这个大陆上,非正常死亡的修者想要转生,必须放下心中的一切仇恨、嫉妒等负面情绪。或由旁人焚烧他的肉身,强迫使之往生。

    尚开把身上长袍解下来盖在尚颜身上,把他卷起来搂在怀里。他情绪几番沉浮,精神力消耗巨大,面容却是丝毫不现疲态,只是咬牙切齿道:“不能找到这厮之前,我心难安!我要我的颜儿看着仇人死在面前!”

    众人重返大厅等候,很快有库房弟子拿着名册进来忐忑禀告:“迎仙阁有一弟子,名为凌夏。”

    尚开猛地站起来,一掌拍的身下的椅子四分五裂,下首的弟子赶紧重新送过来一把。

    枫叔明眉头微皱,扬声道:“鸣絮,你骑我的冰雨,速去将此人带来!”

    凌夏此时正在迎仙阁自己的小屋里看书,可怎么也看不进去,眼皮狂跳总觉得有些不大妙。因为连着几天布置会场,广旭子准许他们几个休息两日。

    正当他心烦意乱的时候,有人召唤他去迎仙阁大厅了。凌夏一呆放下书,深吸了口气,面容已是恢复了平静。

    到了大厅,一个陌生的黑衣弟子冷冷看着他,宛如看着一个死人,凌夏的心不由狂跳了几下。他尚未上前行礼相询,一个绳索从那弟子手心出现,瞬间就把他牢牢束住。

    在场的广旭子等人也是呆上一呆,广旭子忙问:“师兄,凌夏平日里谨慎小心,可是这次布置会场惹了什么祸了么?”

    “他惹的祸岂是这些能比的?”黑衣弟子翻身骑在魔兽冰雨上,随手把凌夏提在手上,冷笑道,“他的胆子可大得很呐!”

    28第二十八章

    冰雨的速度虽然及不上雪炎,却也是极快的。凌夏被那弟子倒提着,脑袋憋得生疼,思考都很艰难。他现在无数思绪掠过,联系这次云霄城来人的情况,应该是尚颜的事情被发现了。他心里猛地一揪,那么,御之绝现在呢?

    很快到了枯木山的大厅,他被粗鲁地抛在大殿中央,不过身上的绳索好歹是解开了,手腕脚腕上都是勒出来的青紫痕迹。

    凌夏狼狈地爬起来,这才发现上面数道意义不明的目光正聚在自己身上。纵然他故作镇定,手心还是出了一把汗。他用眼角扫了一遍,发现没有御之绝的身影,心里就更担心了。

    水灵见是他,不由轻轻“啊”了一声。水月也是惊讶,他之前对下面这个温文有礼的少年很有好感,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快、以这种方式重逢。

    凌夏很快调整了自己,行了一礼道:“弟子凌夏,见过掌门师尊,各位前辈。”

    尚开眼睛血红已是快要喷出火来,手上的能量汇聚成形,只要他一挥出,就能将下面的仇人碎尸万段!

    翠天成轻轻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枫叔明厉声道:“你可知传唤你来所为何事?”

    凌夏摇摇头:“弟子不知,还请掌门师尊明示。”

    尚开已是按捺不住愤怒,把遮在尚颜身上的衣服猛然掀开,露出半腐烂的面孔,将他变成黑洞的双目对准凌夏,喝道:“你不知?我的颜儿是不是你杀的?!”

    纵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猛然看见这么可怖的面孔,凌夏还是惊得后退了两步,脸色瞬间苍白如纸。他看着尚开悲戚愤怒的眼光,嘴唇翕动了几下:“我、我……”

    对着死者的伤心欲绝的父亲,纵然尚颜不是他所杀,还是生出一种浓重的愧疚感,那些否认的话居然说不出口。

    “跪下!”枫叔明身上发出威压,压的凌夏双腿一软不由自主就跪伏在地上。枫叔明是何等的人精,从刚才凌夏的面色中已经可以肯定,凌夏之前必定见过尚颜!

    凌夏趴在地上,用力咬着嘴唇,心脏狂跳如擂。他努力镇定自己,脑子飞速转动着。

    那日尚颜尾随他们进入别派的比试禁区已是大大不该,他们为了自保出手,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更何况御之绝还是枫叔明最喜爱看中的弟子。

    但反过来说,这规则只是一般而论,对于有背景有身份的人,这规则还不如一个能量币来的有分量。纵然枫叔明有心维护,但是如果云霄城的一味施压的话,未必不会把御之绝交出去!

    也许御之绝还有三分生存机会,但是他这个已经卷入其中的炮灰,却是注定要炮灰了!不管怎么说,枫叔明都要给云霄城一个交代,自己,必定是这个交代的一部分。既如此还不如赌上一赌,至少不会把御之绝牵涉在内。而且那傲气的傻孩子若是在的话,恐怕结果会更糟!

    自己挂了也许就回去了,但是那孩子……他是不想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章节目录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杀小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小丸并收藏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