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药人不怕毒,但是这些东西嘴上带着细长的尖刺,看着就是心里负担啊!

    而且要是伤到御之绝的话……

    御之绝眯着眼睛看着那些恶心的虫子,身上杀气陡然而起。

    他用精神力笼罩了两人,剑上缓缓运上水系能量,把那些虫子逼退了几米。

    克兰敏尔白精神一震笑道:“嗯,这样才有趣么!”

    她一个瞬身,已是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你很不错。”克兰敏尔白晃着手里双棍,笑着盯着御之绝道,“陪姐姐玩玩吧。”

    还从没听过这么轻佻的语气,不待凌夏拒绝,御之绝已经纵身上前把剑上一道冰芒挥了出去。

    凌夏紧张地看着,按着克兰敏尔白的性格,应该不至于杀了御之绝,但是这孩子受挫是必然的。毕竟,书里宋小虎在十六七岁的时候,还被这恐怖女汉子抓了一次呢——当然,和主角执拗地不打女人也有关系。

    半个时辰后,凌夏无语加心疼地背着遍体鳞伤的御之绝,慢慢上了那艘海盗船。

    御之绝毕竟伤势未愈,克兰敏尔白是魔修道有名的体修天才,又是从小修行,御之绝比她小上几岁,虽然支撑了一个时辰还是败了,灵木剑被折成了几段。当然,克兰敏尔白也被御之绝踢断了两根肋骨。

    原本树木丛生生机勃勃的岛屿基本是毁了……还真是恐怖的战斗力。如果不是那个莫大的壮汉适时把他提到了船上的话,估计也会被波及。

    凌夏小心给御之绝擦了擦血渍,黯然叹了口气。

    他真是太弱了……总是看着这两个孩子受伤,当哥的未免太不成样子了。

    莫大把他引到船上的一个杂乱的小屋内,又把一个小瓶递过去笑嘻嘻道:“船长说了,她很相中这小子,准备娶他回去做夫婿。你好好照看他,把这里面的玉蟾给他服了,不出几日便会痊愈。”

    “……”凌夏僵硬地接过那个小瓶,眼角一阵抽搐。

    卧槽,这是什么神展开啊!

    难道这个坑爹种马文会发展成反派和主角因为妹子反目为仇的狗血八点档吗?

    等莫大退下,凌夏把那瓶子打开,只看了一眼就直接抛进海里——里面那东西一看就恶心不已,吃了的话会被毒死吧?

    再说了,估计什么药都不会比他这个药人更好了……

    凌夏把御之绝的头抱在怀里,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用小刀在腕部血管处轻轻一划,艳红色的血液顿时涌了出来。这类似自残的行动换以前他还真做不出来……所以说在这个高危的异界混着该是有多命苦啊!

    药人的血血腥味极淡,但御之绝在昏迷中也不知道喝。

    凌夏有些着急地轻呼道:“阿绝?醒醒。”

    他本来就失血过多,现在头又是一阵眩晕。

    御之绝显然内息伤的很重,骨头可能也有损伤,听见他的呼喊只是眼睫毛颤了颤,却没睁开眼。

    凌夏叹了口气,把手指放在御之绝口中,轻轻拨开他的牙齿,蜿蜒而下的血液很顺利地流进御之绝口中。

    清凉带着草药味的血液流入御之绝体内,御之绝下意识含着嘴里的手指,贪婪地用舌头吮吸着。

    被软滑灵活的舌头紧紧卷着手指,一股奇异的酥麻直冲进大脑中,凌夏忍不住战栗了一下,差点缩回手。

    最后他也就忍耐着等着手腕的伤口停止流血才把手指收回去,脸已是微热了。

    擦!虽然他一直把御之绝看成自己的弟弟,但这也太不纯洁了。

    御之绝的身体慢慢变的高热,药人的血液发挥效果也是要经过一小段时间。凌夏简单包扎了手腕,就靠着御之绝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

    在睡梦里,他觉得似乎有人在一直注视他,那目光跟有质感似的,有时候分外温柔,有时候却又危险的慑人。他很想看一看是谁,却是困倦的睁不开眼睛。

    而后他就感觉到有温热柔软的物体轻轻碰触着他的嘴唇,带着几分笨拙和小心翼翼的试探,柳絮一般轻柔。

    这种清新的气息似曾相识,碰触的感觉十分不赖。

    是不是以前就做过类似的梦?

    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发泄过了,所以才老做c梦吧……

    凌夏迷迷糊糊地张开嘴巴,忍不住做了回应,甚至主动地把对方近乎呆滞的舌头带进自己的嘴巴里。

    很早开始他就独自一个人,或许潜意识里就希望能和人这么亲密吧……

    刚开始两人牙齿因为彼此都不熟练磕碰了几下,后来也许是吻的时间长了,慢慢就享受了起来,耳鬓厮磨辗转着彼此脸上都是热的。

    暧昧缠绵的微响,仿佛真实地响在耳边……

    纵然知道是梦,凌夏还是越来越投入,心跳猛然加速起来,忍不住发出舒服满足的喟叹。对方好像也很激动,抱的他越来越紧,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手心都在微微发抖似的。

    凌夏几乎都能听见两人紧贴在一起的步骤一致的心跳声。

    直到凌夏的手无意地碰触到对方的胸口,方才吓了一大跳——梦里的妹子,纵然看不清相貌,胸怎么是平的呢?

    但他实在是太疲倦了,也就迷迷糊糊闪现这个念头,很快就坠入沉睡中了。

    等到凌夏醒来,已是晚上了。

    御之绝背杆挺直地坐在他身边,看见他醒来脸不自然地扭在一边,隐隐带些怒气:“为什么让我喝你的血?不知道你自己失血过多吗?”

    凌夏浅浅笑道:“我也不想一直连累阿绝啊,幸亏血还有点用。”

    “……我从没说过你会连累我!”御之绝几乎气结。

    败在一个女人手里他已经觉得奇耻大辱了,醒来看见凌夏愈见苍白的脸色和缠着绷带的手腕更是气噎难平。

    凌夏忍不住摸摸他的头发:“我知道,但是我也想帮阿绝一点啊。”

    御之绝任他揉着发顶,低声道:“你别管那么多,好好养伤,那女人也受了伤。这艘船上一共是九人,我会找合适的时机夺船,你不要担心。”

    他说的十分自然,但语气隐现杀气,凌夏听的心里一惊。他正要问清楚,突然听见外面隐隐传来熟悉的声音:“你这该死的女人!放开我!”

    是宋小虎!凌夏赶紧扶着御之绝站

章节目录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杀小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小丸并收藏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