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一艘船!船上的人好奇怪!”

    凌夏终于从御之绝怀里挣了出来,他唯恐御之绝伤害慕容雪,抓着他的手腕一起走了过去。幸运的是,御之绝居然乖乖跟了过来,凌夏算是放心了一点。

    对面船上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白衣男人,凌夏看见他的第一眼心里酸酸地冒出两个字——“装b”。

    是的,此男的面容看起来二十三四岁上下,很man很帅,让凌某人很妒忌。白衣男摆的是标准的耍酷造型,双手抱拳,墨色长发被海风吹得四散飞扬,一张能让女人尖叫的面瘫脸正对着这边。

    联系到克兰敏尔白刚才的称呼,凌夏突然想到一个人,瞳孔微微一缩——反派的六大护法之一的白渊护法,傀儡师明泽!

    每本书里都有一个面瘫,而明泽就是那个面瘫。

    明泽作为反派六大护法的第一人,残忍无情手段毒辣自不必说,经常把正派人士捉来炼制成为傀儡,后来反派庞大的傀儡兵团也有他一大半的罪孽——嗯,他和血魔褚印一样,对御之绝有一种近乎偏执的忠诚。

    所以说副cp是该有多凶残啊!

    凌夏小心打量他的船,果然,除了明泽之外,其他的船员都是姿势稍显僵硬,脸色白的异常。联想到那是一船行尸走肉,凌夏就恶心不已。

    他赶快朝众人做个噤声的姿势,支着耳朵听外面两人的对话。

    听见克兰敏尔白嚣张的声音,明泽还是一番古井无波的样子,用不带一点感情的声音说:“左长老有令,命你巡视这片海域,务必要找到画像中的人——不能有一点损伤。”

    他说着把一个卷轴朝这边丢了过来。

    克兰敏尔白懒洋洋地接住了打开,不免有些惊讶,因为画像上的清俊少年一双流光溢彩的丹凤眼,眼角一点小小红痣,正和御之绝有七八分相似。

    明泽已经敏锐地察觉到她的神色变化,立刻问:“你见过画像上的人?”因为他的声音平板无起伏的缘故,所有的疑问句都是陈述句。

    克兰敏尔白把画轴卷住了随手收在怀里,笑嘻嘻道:“我只是好奇罢了,左长老隐退了多年,为何要找一个少年人?嗯,不会是他在哪里遗落的私生子吧?哈哈。再说了,我在海上当我的女王,为什么要听一个没见过面的老头子的命令?魔尊死了以后魔修道早就乱了,谁也命令不了本姑娘!”

    明泽眼睛一寒,心里隐隐动怒。

    的确,魔尊御天行死去了十来年里,魔修道的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大大小小门派早就乱了,两位长老、六位护法本就是一派之主,更是谁也不服谁,这十几年整个魔修道是一直是群龙无主的状态。克兰敏尔白年纪尚小,继承了她母亲的青冥护法之职,更是对魔修道无半分感情。

    克兰敏尔白笑嘻嘻地把玩着手里的棍子,笑道:“明护法,你不如把这少年的身份来历说清楚,如果我有兴趣了,还会帮你找找。”

    在明泽看来,克兰敏尔白自然是晚辈,居然敢如此嚣张?魔尊后代的事情自然不能同这个一看就不靠谱的小丫头说,毕竟现在魔修道分崩离析,各人自怀心思,他能确定忠于魔尊的也就三四人而已。

    若不是克兰敏尔白在这片海域横行已久比较熟悉,他定不会找一个一看就讨厌的丫头片子帮忙!

    明泽开口,仍是没有起伏的语调:“你找到他后自然会知晓。记住,不能有半点损伤。”

    克兰敏尔白晃着腿笑道:“白渊护法,论职位你比我的青冥护法之位还要靠后呢,有什么说不得的?难道,你不信任本姑娘?”

    她本来就是没事找事的性子,现在正闲得无聊,便想逗弄着和这位传说中的傀儡师过过招。

    明泽眼眸一闪,手上几根细钉已将不知何时飞来的五毒蜻蜓钉在甲板上。他抬起头盯着克兰敏尔白道:“青冥护法,这是何意?”

    克兰敏尔白笑道:“论辈分我还得叫你一声叔叔呢,侄女就是好奇嘛,都说白渊护法的傀儡术天下无双,炼出来的八阶傀儡更是形同真人。能不能让侄女开开眼见识见识?”

    明泽道:“见倒是可以见,不过我的八阶傀儡如若出动,必将见血。”

    克兰敏尔白更是来了兴致,笑道:“正好啊,我前段时间好容易培育出来一只八阶血蜘蛛,可费了我不少心血呢。白渊护法,不若我们来试上一试,看看是你的傀儡厉害,还是我的血蜘蛛厉害。”

    明泽懒得同她纠缠,当下操纵傀儡将船调转方向,丢下一句话:“想比试的话,等你找到画中人再说吧。”

    看着船只消失不见,克兰敏尔白撇了撇嘴:“无趣。”

    果然,无趣的大叔都去死去死,还是少年人逗弄着有趣啊。

    她笑嘻嘻把画像掏出来,扭头对那凌夏他们的方向喊:“看的时间够长了吧?想出来就出来吧。”

    凌夏并不知道褚印已经得知御之绝身份的事情,听了这两个人的对话也没什么感觉,他只是惦记着慕容雪说她找御之绝的事情呢。

    书里也没有什么女神大人出来找御之绝的剧情,后来宋小虎和女神的感情戏也很简单,慕容雪从小在圣女峰虽然是人人敬畏的圣女,实际个性却很单纯善良。她在圣女峰的生活单调乏味,后来忍不住偷偷下山,想知道平常人的生活,等遭遇危险的时候便被主角英雄救美了……

    擦!坑爹的狗血剧情!

    见克兰敏尔白没和明泽打起来,凌夏多多少少有些失望,因为双方打起来他们逃跑才更方便啊!

    宋小虎已经喊起来了:“叫我们出去就出去?我们现在偏不想出去。”

    凌夏扶额,十四岁的宋小虎就一傻孩子,完全没有后面的霸气,明显hold不住自己未来的这位后宫妹子啊!

    他倒是熟知克兰敏尔白的个性,当下带着御之绝推门出去,笑道:“没想到姑娘的身份如此之多。”

    克兰敏尔白笑嘻嘻扛着棍子道:“嗯,身份倒是其次,重要的是,本姑娘身家颇多,别说养活三五个夫婿,就是七八十来个也完全不成问题。”

    “……”怎么和她一对话就会朝诡异的方向发展?

    克兰敏尔白在他们三人脸上一一扫过,收敛了脸上的嬉笑若有所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惊动左长老亲自下令?”

    喂喂姑娘,你明明没

章节目录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杀小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小丸并收藏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