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宅男,凌夏平时在人前话其实并不多,但是看得书却不少。所以他的话对一个打打杀杀明显没有上过学的小姑娘来说,含金量还是很高的。

    最后克兰敏尔白喝的半醉地回房间休息了,她用力拍拍凌夏的肩膀:“凌兄弟,你这个……朋友,很好。哈哈,我没醉,改天……我们接着喝!”

    凌夏也是半醉了,微微一笑:“好!姑娘如有邀约,在下必将奉陪!”

    宋小虎惊愕地看着两人那哥俩好的样子,觉得自己大概是幻觉了。

    御之绝则是脸色阴沉地扶了凌夏回房间,凌夏还惦记着慕容雪,喃喃道:“小虎,慕容姑娘呢?她炼丹的时候很疲累的样子,现在好了一点吗?阿绝她找你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啊……”

    御之绝手一紧,双手一拍把宋小虎关在门外:“先别进来!”

    宋小虎捂着鼻子哀叫一声:“阿绝,你发什么疯?”

    手腕上的力气猛然大的吓人,凌夏皱着眉头不解道:“阿绝?”这孩子是受什么刺激了?和慕容雪有关系吗?……

    他这句话没说完,背上猛地一疼,已被御之绝重重按在了门板上。

    近在咫尺的呼吸急促而灼烫,御之绝的两手放在凌夏的两侧把他圈在自己怀里,一双眼睛灼灼有神,凌夏的酒顿时醒了。

    两人的胸膛紧紧贴着,凌夏觉得仿佛有一块大石压在自己身上,几乎是丝毫不能动弹。他不解地低声问:“阿绝?”

    “为什么?……”御之绝的声音仿佛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带着森冷的寒意,“为什么对那个女人虚与委蛇地又说又笑的?我说过一定会救你离开这里的!不必你如此!”

    凌夏释然,这孩子是介意这个啊?果然自己这番自作主张会伤害到反派大人的自尊心吧?

    他试着动弹一下,立刻就被御之绝更用力地用身体按住了。

    “……”凌夏笑着顺毛,“也不是虚与委蛇了,克兰敏尔白和其他修魔道的人不一样,没那么坏的。”

    他说到这里还是颇有几分得意的,难道自己还有孔明的嘴皮子?

    他小心道:“你看,现在不是很好吗?她答应送我们回去了,兵不血刃,还交了一个朋友……”

    叫的这么亲热!凌夏后面的话御之绝几乎都没听在耳中。

    不管是什么慕容雪,还是克兰敏尔白,或者是其他人的名字,他都不想从这人嘴里听见!

    御之绝毫不迟疑地凑上去,堵住那张正在喋喋不休的嘴,因为用力过猛把凌夏的嘴唇都咬破了。

    “???!!!”凌夏惊愕地在黑暗中瞪大眼睛,因为太过震惊,他甚至让对方的舌头顺利抵开了牙齿,伸了进来。

    在白天时候就想这么做了,不是在睡梦里,而是在清醒的时候……

    御之绝牢牢抱着凌夏,浑身都在发热,之前凌夏在昏迷中对他作出回应的时候他觉得自己高兴的都快要炸了。

    直到现在,心中那种堵得让他透不过气的酸痛感觉才能发泄出去……

    他用力地亲了一阵,发现凌夏没有任何回应,顿时想起来这人好像特别喜欢那种轻柔的。御之绝就放慢了力度,用手捧着凌夏的脸缓缓辗转着,脸上火辣辣的。

    只是凌夏嘴里带着酒味,一想到这是跟那女人一起喝的,御之绝就气得在他的舌头上轻咬了两下。

    肺部的空气在瞬间大量流失,脑子一片眩晕。

    等凌夏终于清醒过来了,惊吓之余猛地一推,居然把御之绝推开了两步。他惊愕地抚着自己已经红肿起来的嘴唇,大口喘着气,不敢置信道:“阿绝,你做什么?”

    被猛然打断,御之绝有些不满,他舔了舔嘴唇道:“就是这样,之前在水里也好,你昏迷的时候也好,我们都这样过。”

    御之绝尚在变声期的嗓音因为欲望带着奇异的沙哑。

    那声音在黑暗的小屋内漫不经心说着貌似理所当然的话,凌夏脸上的温度顿时都能去煮粥了。

    什么叫水里也好,昏迷的时候也好?

    这、劳资的初吻被自己的弟弟夺了?!

    ……貌似他是梦见和人接吻来着,而且感觉相当真实而且不赖……

    梦里那个太平公主是、是御之绝?!……

    凌夏脑子现在一片死机状态,根本不能正常启动起来。话说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吧?!

    当他发现御之绝又朝自己靠近的时候,几乎是惊吓到了,狼狈地往旁边退着,面红耳赤语无伦次地说:“那个、阿绝,你不是开、开玩笑吧?”

    “什么开玩笑?”御之绝看着他抗拒的动作,眼眸顿时寒了一下,心里有些烦躁,为什么这人要拒绝自己?

    他握紧了拳头说:“我们之前这样你都很开心的样子,还主动回应我了……”

    凌夏被他说得都快要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了,怎么对方控诉的样子好像自己才是始作俑者似的?这孩子应该是好奇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御之绝应该是不知道亲吻象征的意思……

    他侧过发烫的脸有气无力道:“这样是不对的,两个男人怎么能亲在一起?……”

    46第十七章

    “这样叫亲吗?”御之绝舔了舔嘴唇,眼眸在黑暗中亮的慑人,“为什么两个男人不能这样?你是想找那个慕容雪或者其他的女人做这种事情吗?”

    凌夏现在根本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他狼狈地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种事情是相互喜欢的人才能做的……”

    御之绝心口一窒,只觉得酸痛难忍,咬着牙道:“那我喜欢你,你讨厌我?!”

    “……”凌夏有种鸡同鸭讲的无力感,他呐呐道,“不是,我当然很喜欢阿绝……”

    他下面那个“但是”还没有说出来,御之绝已经地一个瞬身重新出现在他面前,按住他双臂,嘴唇重新贴了过来。

    凌夏都傻眼了,他疯了一样想要推开御之绝,对方已经有了防备地加大了力气,他“唔唔”想要发出的声音都被御之绝吞了下去,口中的地盘也被完全侵占了。

    操啊!凌夏头皮发麻,瞬间全身都是鸡皮疙瘩。他以为自己会恶心的不行,但事实上,御之绝属于少年人青涩的味道十分甜美,他被吻得脑袋一阵空白。

    虽然其他方

章节目录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杀小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小丸并收藏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