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在这边!”

    克兰敏尔白把棍子一抖,变作两根短棍,脚下一点飞了上去,两人顿时缠斗在一起。苏幕遮没想到对方如此厉害,渐渐也用了全力,一时间飞沙走石的,路都被切断了。

    克兰敏尔白的手下尽职尽责地把凌夏扣做人质,把他卷起来扛在肩膀上往后退去。凌夏已是无力吐槽了,苏幕遮之前恶作剧般把他定住又涂又画的,他也不知道对方把自己画成什么恶心模样,才会让众人都以为自己是个女的。

    苏幕遮到底是存着怜香惜玉的念头,一不小心被克兰敏尔白一棍子拍在脸上打的鼻血横流,又一脚踹在胸口踢飞了出去。他捂着鼻子向后滑行了一丈稳住身形,皱眉道:“你也太野蛮了!怎么忍心毁掉我英俊的面孔?”

    话虽依然带了几分笑意,他的战意到底是被激出来了,也亮出自己的兵器弯刀。

    克兰敏尔白扬起下巴眯着眼睛道:“这还有点样子,再敷衍姐姐的话,杀了你哦!”

    凌夏看的几乎都想鼓掌,太帅了妹子!

    半个时辰后,被打成傻逼的苏幕遮被克兰敏尔白的手下利落地捆成粽子,一把丢在车上。苏幕遮那眼睛都成熊猫眼了,还是一个劲傻笑。

    凌夏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苏幕遮就算不敌,逃命起来的话很少有人能追上他,何况他的契约兽还是一只能力罕见的地形兽,能够带着他遁入土中。这般束手就擒,显然就是故意为之的了。

    苏幕遮傻笑了一阵坐起来道:“嗯,兄弟,你知道这姑娘的来头吗?见惯了那些名门正派的大家闺秀,她还真是特别啊。”依他的能力,自然是任何阵法绳索都困不住的。

    凌夏懒得理他,这货是遭遇爱情后变傻了吧?没发现克兰敏尔白是带着他们往回走啊?而且他那储物袋都被克兰敏尔白当成战利品收缴了。

    本来他是打算着去正派找宋小虎的,这番又被带回去,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喜是忧。难道老天就是想让自己看着御之绝和别人成亲,然后彻底死心吗?听着车子响动的声音,他只觉得心里乱糟糟的,一时间竟有一种无处可去的心灰意冷感。

    车子很快停了下来,克兰敏尔白突然钻了进来,她将一只红色血蜘蛛放在苏幕遮脖子边作势要咬,威胁道:“你的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老实说,不然我让蛛儿咬死你!”

    她说着手一抖,从储物袋里掉出数件叮叮当当的宝物,正是之前苏幕遮从御之绝的寝宫里偷走的那些。

    苏幕遮一愣,笑嘻嘻道:“都是我捡来的——你信不信?”

    克兰敏尔白将血蜘蛛往前送了送,冷笑道:“你当我不识货吗?这上面都带的有印章,是乾坤教魔尊的专属之物,你们到底是谁?

    她说着把储物袋丢在一边,随手用一根棍子抵住凌夏的喉咙。

    苏幕遮笑眯眯道:“姑娘告诉我名字,我就告诉你……”

    凌夏还真是佩服他这股色胆包天的二乎劲,无奈笑道:“克兰妹子,是我。”

    克兰敏尔白一阵惊愕,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凌夏赶紧把头上那些钗环都拔下来,用手擦去脸上的胭脂水粉,尴尬地笑道:“是我,凌夏,克兰妹子还记得我吗?”

    克兰敏尔白终于认了出来,也是一阵惊喜,随手把蜘蛛放在苏幕遮脖子上,拍着凌夏的肩膀哈哈大笑道:“你怎么变成这幅鬼样子了?听人说你不是几年前就死了吗?本姑娘还帮你祭了一坛好酒。”

    凌夏微微苦笑:“这事说来话长了,我是受了重伤,不过没死,最近才醒过来。”

    苏幕遮瞪着血蜘蛛惊悚地一动不敢动,嘴里小声道:“姑娘,把你的蜘蛛收回去,我跟这位凌夏兄弟可是朋友!”

    凌夏真是佩服他那二皮脸,毫不犹豫道:“克兰妹子,我是被……”

    他正要往下说,突然车子一阵激烈摇晃,拉车的魔兽发出阵阵不安的低吼声停滞不前。克兰敏尔白的手下纷纷扬鞭,那些魔兽却仍是不走,那只豹子甚至开始烦躁地用爪子刨地。

    克兰敏尔白一凛做好防御的动作,苏幕遮也是瞬间从能量绳里挣脱出来,快速用衣服把蜘蛛包裹起来丢给她,然后握着刀一脚踹飞了车门。凌夏现在感知不到那股压迫的气息,但也能从他们的脸上凝重的神色判断出来者不善。

    等他从车门张望出去,脸上的表情顿时呆滞了,心里揪然痛的几乎无法呼吸。

    御之绝站在一条巨大的双头飞蛇身上,正在不远处的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他如墨的长发和身上大红色的喜服被风吹得四散飞扬,乍一看上去,竟然让人有一种艳丽的不能直视的感觉。

    那红色刺痛了凌夏的眼睛,他深吸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维持着平静的表情,实际上嘴唇都在发抖。他只看了一眼就撇过垂下眼眸,唯恐看见那双熟悉的眼睛,自己就忍不住情绪失控地上去质问,失去最后的尊严。

    没想到这么快就又碰见御之绝了……

    明明还要几日才成亲,他现在就迫不及待地穿上那身衣服吗?

    凌夏抓紧了车杠,突然觉得一阵眩晕,喉头再次有了发腥的感觉,他赶紧努力地把那股腥涩咽了下去,眼前的景物却控制不住地蒙上了一层雾气。

    ——已经够狼狈够丢人的了……作为一个男人。

    御之绝眼中翻涌着隐隐的紫色,修长的手指在眼角的泪痣上点了点,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克兰敏尔白和苏幕遮,眯着眼睛道:“是你们吗?带走我的人?”

    60第八章

    苏幕遮敏锐的直觉已经让他知道自己绝非来者的对手,下意识便想遁走,但是他看看毫不畏惧的克兰敏尔白,咬着牙便也留了下来。

    克兰敏尔白把双棍合为一条长棍,扛在肩膀上笑道:“我以为谁呢,原来是教主大人啊。你不去准备你的婚事,跑这里做什么?属下正是要给教主大人送上新婚礼物呢。”

    御之绝眼神一扫,准确地找到凌夏,当下眼眸微眯,心里涌出滔天的怒意。

    凌夏身上的女装因为前些的变故已经衣带半松了,头发凌乱,现在低着头,身体似乎在发抖。

    他嘴角一勾轻笑道:“跑到这里,自然是接我的人回去。还有——杀了你们。”

    双头飞蛇感觉到主人的心情,仰头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震的地上众人人人掩耳。周围的温度

章节目录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杀小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小丸并收藏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