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克兰敏尔白顿时冷笑起来:“那你便闯闯试试吧,我这次不用毒兽,你若赢得过我手中的棍子,那便放你们上去。”

    苏幕遮巴不得她说这句话呢,不然是没有一点胜算。他笑道:“得罪了。”手上的刀子也跟着缓缓现了出来,覆盖了精纯的土系元素。

    等到一个时辰后,这层基本已完全成了一片废墟,苏幕遮满脸青紫地把刀往前送了送,贴着克兰敏尔白的脖子笑嘻嘻道:“克兰姑娘,我赢了。”

    心里燃烧着娶妻的动力,他在短短时间内的修行就突破了瓶颈,比上次来的时候强了很多。

    克兰敏尔白眼睛微眯,手上的双棍已被苏幕遮缴械了去。她哼了一声道:“我输了。”话虽如此,她的腿猛地后踢,重重踢中苏幕遮的胯间,然后趁机飞身轻灵地落在了石椅上。

    凌夏看的满头黑线,他相信所有看到此景的男同胞都听见了蛋碎的声音。

    苏幕遮惨叫一声捂着裆部,半晌佝偻着回去了,哀怨地吐出几个字:“我要是不行了,你以后可别怨我……”

    慕容雪和水灵都听得脸红起来,克兰敏尔白却是大大方方,毫无扭捏之态,只是鄙视地看了苏幕遮一眼指指上面道:“你们可以上去了,不过我要提醒一下,守下一层的人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

    凌夏赶紧看下一层,顿时眉头皱了起来——是血魔褚印。

    褚印修习的魔功与血相关,十分邪门,他战斗兴奋的时候经常断肢用血当武器,因为那种魔功还能自行在十天半月里慢慢长出来,当年被御之绝烧掉的手臂早已长出来了。

    按理说,应该是越靠上等级越高,但是褚印这个战斗狂显然不忌讳这些,只想越早越好,而且他下手无所顾忌,又吸血成性,慕容雪和水灵两个小姑娘在这里无疑是危险的。

    褚印依然穿着一身耀眼的红衣,狭长的眼睛微眯着,兴奋地不住用舌头舔着唇角。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吸血了,面前的这几个人,每一个人的血液味道都很诱人。

    当年那只白头鹰如今已经升到了八阶,蹲在褚印的身侧,头上被阿离烧掉的翎毛也重新长了出来。它眼十分尖锐,立刻看见慕容雪肩膀的阿离,愤怒地长鸣一声——上次就是因为这只雪炎!不然它早就娶上媳妇了!哪用光棍这么久啊?

    阿离翻身跳了下去,身躯变得比豹子要大上一倍,血红的竖瞳仿佛燃烧的火焰般盯着那只白头鹰和褚印。要不是这个红衣人,当年它也不会和凌夏分开在海上的荒岛上困了好几年,直到两年前才被宋小虎找了回去。

    两只魔兽仇敌见面分外眼红,立刻打到了一起。

    一个占着能飞的地利,一个速度快若闪电,短时间内斗得不相上下。

    褚印毫不理会,黏湿的目光只是盯着宋小虎低低笑道:“嗯~~我记得你~~你找教主做什么?”

    宋小虎和当年一样用毫不畏惧的目光注视他,斩钉截铁道:“自然是把他带回去!这一层怎样才算过关?”

    褚印低低笑了起来,笑的十分欢畅,眼睛显出艳丽的红色。

    这种无所畏惧的目光,最能让他兴奋。不愧是他当年看中的人,现在已经成长到十分美味的时候了……

    他舔了舔已经觉得饥渴的嘴唇笑道:“只要一个时辰内不死,便算是过关~说的是你们全部哦~”

    纵然是通过幻影石,凌夏还是被他脸上疯狂的狞笑刺激的浑身一寒。褚印这个疯子,当年宋小虎和御之绝两人年龄还小,褚印存着逗弄的心思根本没用几分力。但是如今面对已经变得耀眼的宋小虎,那就说不准了。

    “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有事。”御之绝察觉到凌夏因为担忧发白的嘴唇,毫不犹豫地将幻影石关闭,“你已经看的很久了,需要休息一下。”

    凌夏这个急啊,他就站着看了这么一个多时辰,会有宋小虎他们打了一个多时辰的人累吗?他看看御之绝坚定的脸色,终于还是坐了下来,其实这就跟看奥运会后来的重播差不多,虽然已从报道知道了胜负,但是看经过还是会觉得惊心动魄的。他这么看着也是白白担心,并不能给宋小虎帮什么忙。

    他担忧道:“我相信小虎,但是受伤肯定是免不了的……小虎他们必须挨着闯吗?中间就不能休息一下?”

    “嗯,一个时辰后我会通知一下到明天早上再继续。”御之绝缓缓走到凌夏身边,耀眼的眼睛里翻涌凌夏熟悉的幽深,“我们可以在这个时间里做点别的。”

    “……”凌夏心中一阵悸动,然后忍不住形象全失地一脚飞了过去,“御之绝,小虎在那边生死未卜的,你还有兴致做这种事啊!”

    他又气愤又窘迫的,脸上涨得一片通红。说什么要休息的鬼话,这种事情才最浪费体力好么?

    御之绝轻轻松松架住他的腿放在一侧,身体顺势往前一挺贴近他的身体道:“已经隔了一天,现在是晚上了——我们之前说好的。”

    他讨厌计划外的事,特别是已经等的很久的,任何事情都不能打扰这个。

    凌夏单腿站着被迫把手放在御之绝身上来维持平衡,他清楚地察觉到,对方隔着衣服已经精神抖擞的地方和骤然粗重的灼烫呼吸——为什么御之绝这种情况下还能发情啊?这又不是什么必须按照生物钟不得不做的事情好么?

    “别这样,阿绝……”凌夏窘迫地挣动着想把右腿收回来,“我现在没心情,而且这种地方……”

    御之绝按住他的腿,有意无意地蹭着,目光灼灼道:“站着也可以做的,我们可以试试。”

    “……你自己做去!”凌夏的脸上都快滴下血了,然后嘴巴就被堵住了,御之绝的手也隔着衣服熟练地抓住他脆弱的地方,细细抚弄起来。

    凌夏在惊愕中,身体确实是热了起来。

    还真是穿着衣服站着做了,做了……

    凌夏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裂了。

    他闭着眼睛喘息着,背靠着冰凉的石壁,双腿都被举在空中,因为极度羞耻和不安浑身都在发抖。

    “你夹得的太紧了……”御之绝低喘一声,把他双腿分的更开一点,然后缓缓向上顶了几下。

    凌夏知道是避免不了,气恨恨抱紧御之绝的脖子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顿时换来对方一阵猛烈的进攻,却一下就顶到了最敏感的地方

章节目录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杀小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小丸并收藏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