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身边,绝逼就是定时炸弹啊!

    “凌大哥,你也劝劝让阿绝放了圣女峰的前辈吧。”宋小虎担忧道,“我不想他越变越偏激了。”

    凌夏缓缓点点头。

    到最后宋小虎握着拳头表示:“我知道那些正派也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不公平的事情,但是我是绝对要当上武神改变这些的!”

    他那双眼睛的眼光坚定而耀眼,却让人不由自主就会选择相信,主角就是有这种力量。

    凌夏不由微笑了,拯救世界的事情是主角才能做到的,有他在,总不会让两人真成针锋相对的宿敌。

    凌夏再回去的时候就存了不少心思,特地把阿离留给了宋小虎。

    他之前很少问御之绝的教内事务,一是身体不好,二是御之绝也不想让他知道心烦,而且两人一见面就那啥啥,根本都没机会。

    圣女峰是御之绝的心结,幼年的经历,还有自己当年,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御之绝不恨才怪。但是不管从哪方面考虑,他都要劝劝御之绝放下。

    不但是为了慕容雪,也是为了他的阿绝,他不想让御之绝这些举动激化魔修道和正派的矛盾。

    回到寝宫御之绝又是到了半夜才回来,凌夏一直看着书等他,平常这个时间他也就不等了,这段时间他特别容易疲倦。

    御之绝见他没睡,表情就有些阴霾,凌夏赶紧放下书笑了笑。

    凌夏斟酌着问了问圣女峰的情况,御之绝的表情顿时变了,眼中闪过一丝暴虐:“凌,这些事情你不要管!”

    他很少用这种森冷的语气说话,凌夏不由一惊。

    “还有,那几个人你也不要见了。”御之绝用手撩了撩头发,眯着眼睛道,“我尽快送他们离开这里。”

    凌夏愕然,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总觉得这几天御之绝好像十分容易暴躁易怒,而且在他面前也常常露出让人透不过气的威压。他猛地想到一事,小心翼翼道:“阿绝,上次那个法器……”

    御之绝径直走过来把他丢在床上,很快压了上去:“这些你都不用担心,现在才是最重要的事——我们好几天没做了。”

    凌夏待要再说些别的,御之绝很快堵住他的嘴唇,干净利索地脱下他的衣服用尽一切手段挑逗着。他被做的昏了过去的时候,御之绝还在后面不满足地动作着。

    第二天看着空荡荡的寝宫,凌夏揉着腰只想骂娘,御之绝现在这个古怪的样子,没有问题才怪!多半还是和那鬼东西有关!他想出寝宫,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被禁足了,御之绝在寝宫的门口下了禁制,他根本都出不去!

    以前御之绝绝对不会这么专制的……

    小虎和阿离他们不会真被御之绝撵走了吧?

    他既生气又担忧的,也许御之绝是怕他生气,居然派了一个炼器师来教他炼器。

    凌夏打量这个炼器师,脸上带着一个金色面具,从声音上判断应该十分年轻,行为举止都十分温文有礼,讲解的十分细致耐心,但是一句废话都不说,甚至不介绍自己。

    他心中一动,试探着叫了一声:“水月兄?”他和水月也就数年前见了两次,声音和长相也都忘记的差不多了,而且面前这个炼器师的气质显然比记忆中的水月要阴冷沉静的多。

    那人动作甚至没有停顿,也没有好奇询问,只是听而不闻地继续讲了下去,宛如一个机械人一般。

    凌夏心烦意乱的,根本听不进去,那个炼器师却是始终声调不变,凌夏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就和那个炼器师探讨了一些炼器中的疑难,慢慢对这个炼器师佩服起来。这个炼器师的炼器方法十分诡谲多变,一句话,就是不走寻常路,在一些正派人士眼中也许就是歪门邪道了。但是也看得出,这个炼器师对炼器简直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凌夏自叹弗如。

    对方讲了一个半时辰,很快躬身离开,凌夏顿时又寂寞了起来。

    他仔细回想这几天,自从从那迷宫出来以后,御之绝总是很忙的样子,而且什么都不告诉他,不过以前也差不多……

    无论如何,都要劝说御之绝销毁那个法器!

    又隔了一天御之绝总算是露面了,凌夏迫不及待走上去道:“阿绝,我们好好谈谈,你必须把上次那个法器拿出来!”

    御之绝眼眸一道紫光闪过,漫不经心地将他按在床上,手也探入他的衣内:“凌想我了吗?……”

    艹!现在见了老子就一件事,就是上床!

    凌夏是真急了,情急之下一掌挥了出去,居然扇在了御之绝脸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御之绝的动作顿时定住了,凌夏急促地呼吸着,不安地看着自己的手道:“对不起阿绝……我不是故意的。”

    他心脏砰砰跳着,懊悔不已,他怎么会打御之绝的脸呢?

    身上猛地一轻,御之绝头也不回地披上一件华贵的紫色长衫走了出去。凌夏一怔,赶紧追了过去:“阿绝,你别走!”

    御之绝的身体很快消失在黑夜里。

    凌夏气的狠狠在门上拍了一掌,心底升起一阵从来没有的无助感,胸口处又是一阵闷痛。

    71第十九章

    这次御之绝一连两天都没有露面。

    凌夏还被困在牢笼一般的寝宫内,简直是度日如年。

    他不知道宋小虎等人是不是已经被送走了……

    他常常发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想起来就是心疼和懊悔,手心一阵真抽痛。如果时间能倒流的话,他怎么也不会挥出那一掌的……

    那个炼器师倒是每天准时来,凌夏想起书里的记载,顿时来了精神。

    虽然御之绝设置的禁锢法阵他出不去,但是有能破这个法阵的法器啊!不过那种高阶的法器他目前根本炼不出来,不仅是材料不足,还有就是精神力不济。

    凌夏就一脸自然地跟这个炼器师探讨,问一些能替换的材料和怎样更节约精神力的方法。面具下那双沉静的眼睛若有所思地看他一下,凌夏被他看得挺忐忑的,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居然也都详细解答了。

    等这个炼器师离开以后,凌夏立即迫不及待地开始炼制。

    折腾了好几个时辰他总算是炼出来了,又带着御之绝给他的如教主亲临的玉牌,从后窗跳了出去。

章节目录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杀小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小丸并收藏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