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腰,带着他向上飞去。

    凌夏脚碰到实物后惊魂未定地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站在那双头怪物的宽阔的背上!他愕然回头,就近距离地看见面具下一双澄清明亮的漂亮眼睛正怔怔地看着自己,低垂的紫色宽袖似乎在微微颤抖。

    凌夏恍惚了一瞬,立刻警惕地向后退开两步,这带面具的男人让魔兽攻击自己,又把自己掳来是什么意思?

    他惦记着大白,用眼角扫了下,发现它已经稳住了身形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他正要问清楚,哪知道对方却先开口了,低沉磁性的声音带了几分干涩:“你……叫什么名字?”

    凌夏愕然地微微睁大了眼睛,对方这是什么意思?他努力平静自己道:“这位兄台,你让你的魔兽攻击我们是什么意思?”

    像看陌生人一样带着防备和疏离的目光……

    御之绝的心口一窒,很快回过神来,紧紧握着拳头再次追问道:“名字?”

    巨大的威压下凌夏的呼吸都困难了,他赶紧用身体的气用来舒缓这股压力,蹙着眉头艰难道:“凌夏,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虽然这段时间他已经习惯别人叫自己小刀,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及深思,直接就说了真名。他努力冷静地看着对方,对方却跟变成了石雕木偶似的,半晌都没有一点反应。

    从熟悉的姿态和神情上御之绝已经确定了这就是他,但是,听见这个名字还是让他忍不住心口发热,眼眶甚至也有了些酸意。

    等了太久,这人总是一次次地消失。

    那些等待的日子里,太长,也太难熬……

    这次,无论如何不会再让他离开自己了!

    凌夏被那灼热而专注的眼神看的不由晃了晃神,那目光简直要把他吞下去似的!他不由又退了一步,全身都警惕起来。

    在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色完全变了,隐隐看见一片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湖水,但是没等他看清楚,眼前就陷入了一片无边的黑暗中。

    御之绝迫不及待地把凌夏带到他的空间内——他的空间能力在两年前就修炼出来了。他太过想念这个人的味道,想的全身都要炸开了!

    屏蔽了凌夏的视力,御之绝立刻甩开脸上的面具,他知道不能让凌夏看见自己的脸。在对方眼中自己完全是陌生的,最好的方法是让他重新爱上自己,但是他现在实在是忍不住了!

    掌下久别的温热肌肤和熟悉的气息,都让他发疯似的想去重新占有。

    他快速把外衫扑在地上,按住凌夏的双手把他禁锢在自己身下,双唇立刻迫不及待地亲了上去。那久违的味道让他背心不由战栗着,空荡荡的胸口却立刻充盈了起来。

    当身上猛地一沉,嘴唇被堵住,凌夏彻底傻了。等他回过神来,对方蛇一般灵活的舌尖已经钻进了他口中,用力吮吸着他的舌头,舔着他的牙齿,力度大的让他差点没断气。

    他能感觉到身上的男人身体的硬实的肌肉和灼热的气息,这都让他羞愤的恨不得钻进坑里。

    艹!这是遇到男变态了?!劳资的初吻啊啊啊!

    大哥,你要不要这么饥渴啊?就不怕劳资有病吗?

    凌夏的脸涨的通红,用力摆着头,全身像脱水的鱼一样拼命挣动着想摆脱对方,却被对方轻轻松松就压住了。他气急败坏地想大力咬下去,立刻被按住了下巴,被迫接受对方灼热到似乎要吞噬一切的吻。

    他不舒服地发出些呜呜声,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察觉到身下人的不适,御之绝恋恋不舍地抬头,出神地看着凌夏因为羞愤涨的通红的脸颊和带着水汽的眼睛。

    眉眼都很像……不过比之前过分苍白的肤色要健康多了,是浅浅的小麦色。

    御之绝用束缚咒把凌夏固定在地面上,用手细细地描摹他的眼睛、眉毛、鼻梁、嘴唇……他用食指轻轻按压着刚才被自己咬的红肿的柔软双唇,心里有些懊恼,眼神也恢复了些清明。

    压抑地在心中一遍遍叫着凌夏的名字,御之绝努力克制着身体蒸腾而上的热度,目不转睛地看着凌夏,仿佛他会突然从自己身下消失一般。

    凌夏被摸的头皮发麻,他能感觉到对方灼热的目光。处在黑暗中,全身还不能动,让他紧张的背心紧绷着,心跳的快从嗓子口蹦出来了。

    他拼命地镇定自己,极力用平静的声调道:“兄台,你到底想干什么?”

    擦!不要这么坑爹啊!就算自己之前是吸引了那么一个gay,但天下的gay不至于都往自己身边跑吧?

    御之绝看着他强作镇定的倔强样子,心里爱的不行,忍不住趴过去亲昵地含住对方圆润的耳垂,假作威胁道:“你要是再咬我,我就上了你。”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贴住凌夏的腰臀部,缓缓地上下抚摸着,那触感即使隔着衣服还是让他心口一荡。

    他满意地看着凌夏重新变的通红的耳根和微微颤动的睫毛,在对方脸上暧昧地摩挲了几下,重新贴了过去,小心地吸吮着唇瓣上的小血口。

    凌夏气的已经要晕过去了,恨不得一脚踹飞这个死变态!他在那边是超人,在这边显然就是比普通人强的废柴啊!劳资为什么要穿越啊!

    他嘴巴也不敢再动,全身僵硬的都快变成木头了,简直气的头昏脑涨,两个大男人亲吻很恶心好不好?

    但是对方这次的动作却并没有刚才那么疯狂的让人胆寒,动作温柔的简直不可思议。只是在他唇上贴近,再贴近。很轻柔地舔舐着描摹着他的唇线,仿佛要维持这么个动作到天荒地老,永远不会厌烦似的。

    凌夏屏住了呼吸,似乎有什么酥酥麻麻的异样的触感从唇上渐渐蔓延了出来,他通红着脸羞愤无比,心跳却是越来越快了。即使他玩命地压抑着,还是发出几声暧昧的喘息声音。

    擦,他妈的这个死变态还有完没完?

    对方的舌头终于缓缓地重新钻进他口中,凌夏大口喘息着,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背脊不禁战栗着。

    不像刚才那么强势的让他害怕,这次简直是……他脑中一阵恍惚。

    这个吻的味道简直跟梦想中似的甜蜜的让人战栗,而且特别熟悉,有那么一阵凌夏甚至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儿童不宜的梦,不自觉地给了回应。对方就更激动了,一边亲一边用手

章节目录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杀小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小丸并收藏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