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被逼得不得不说出求饶的话:“我想射……求你了……我最爱阿绝……”
    御之绝的手猛地松开,凌夏立刻就出来了,全身都在发抖。
    他大口喘着气,回想起刚才自己对少年模样的御之绝哀求了,简直恨不得挖个坑给自己埋了。御之绝把他扶起来,紧紧抱着他的腰加快了速度,终于第二次射了出来。
    凌夏被御之绝带的躺在他身上,他失神地看着少年光洁的额头上的汗珠,心跳的十分剧烈。他深深地觉得,再来这么几次,自己都会被折腾出精神病了。
    但是没等他在那里纠结太久,等体力恢复了些,少年就兴致勃勃地重新抬起他的腿冲了进去,跟头小豹子似的,好像怎么都不会累……靠,年轻人精力就是好啊!
    最后做的那次是在清洁的时候,凌夏已经浑身瘫软了,被少年的御之绝抱在怀里悲哀地看着湖水里的月光,他这不算犯罪吧?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啊……
    他气的瞪着这个伪少年,一字一顿道:“阿绝,你再这么玩,以后都别睡一起了!”
    御之绝看他气的脸都白了,只得赶紧恢复了,亲着凌夏的下巴和嘴唇安慰道:“知道凌喜欢的都是我,别气了……以后不这样了……”
    变成少年模样做的时候,凌夏的表情会特别动人,强忍着不敢喊不敢叫,下面却是紧紧地包裹着自己,似乎比平时也更包容了许多。他看得失神又吃醋,忍不住便弄的狠了些。
    凌夏哼了一声,气的又踹了御之绝几脚,气呼呼道:“下来一个月都不许碰我!”
    、第二章
    凌夏第二天真的把自己关进炼器室看书、炼器、修行,晚上也不再让御之绝碰自己。其实依他现在的体质,还有上好的药膏,第二天早上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凌夏只是觉得很有必要这么治疗一下魔尊大人日趋严重的精分症状。
    魔尊大人这么精分下去的话,他觉得自己就跟同时在和两个人谈恋似的,想想都觉得道德沦丧啊!
    刚开始为了求原谅御之绝还按捺着不碰,只是很单纯地抱着凌夏睡觉。到了第三天,简直是一脸欲求不满了!
    他抱着凌夏又摸又蹭的,敞着领口露出锁骨和一片胸肌,一双凤目波光流转媚眼如丝,长腿也不停地在凌夏身上勾着,就差在脸上写着“我很可口,来吃我吧~求你~”
    凌夏吞了口口水,很没节操地投降了,半推半就被压在了下面。
    次天早晨他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魔尊大人早神清气爽地去处理教务了,凌夏看着身上红红紫紫的痕迹懊恼地锤了一下床,御之绝干脆改名好了,就叫人肉打桩机,电动小马达!刚见的时候那小孩多纯洁可啊……
    身体已经清理干净了,但是腰臀间还有残留的暧昧的酸软感。凌夏不适应地活动了一下,带着大白出门,准备到山下的集市去转悠转悠。
    这几天不知怎地,凌夏觉得大白好像跟以往不太一样了,最明显的改变就是不再那么整天耷拉着眼皮的颓废样子了。准确地说,就是换了个鸟似的,天天眼睛瞪得贼溜的,经常对着太阳张开翅膀,很长时间都一动不动的。
    刚开始凌夏觉得奇怪,后来查了一些资料才知道,这是白头鹰特有的吸收灵气的方法。他还是挺欣慰的,多少也能猜到些原因。
    大白早些年还是一只特别得瑟的鸟,也是后来经历轮番挫折后才消沉了下去。它和阿离一直算是死对头,现在阿离已经升阶到超兽了,大白却比之前修为更低了。它现在能振奋起来,凌夏也要想办法帮帮它。
    魔兽出生的魔力大小和血统关系很大,但是后期的进阶就和自身努力、机遇以及签订契约的主人都有关系。
    凌夏决定先想办法把大白的羽毛给恢复了,再想办法帮大白提高修为。是否签订契约在他看来也并不是那么重要,毕竟大白将来还会有自己的家庭,到时候就看大白的意思吧。
    他查了些资料,但是所得不多,御之绝手下虽然能人众多,而且他不好意思让魔尊大人为自己和大白劳师动众的。
    凌夏有时候也会纠结地想这个问题,他在魔尊大人手下的眼里估计跟褒姒、妲己之类的差不多吧?明泽把他坑的不轻,也不知道现在下落何处……
    相容易相处难,他和御之绝还要很长的路要走,这些问题总是要慢慢解决。
    凌夏坐在大白身上穿梭在云层上,感受到迎面吹来的风,不觉舒服地眯着眼睛。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传来一声兴奋的啸声,凌夏顿时睁开眼睛,这声音怎么和大白那么相似?
    他视力已是极好了,此时把精神力凝聚在眼睛上,看的更远。
    当他看清楚远处的一人一鸟时,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居然是褚印!大白身体一僵显然也是有些不安,对前主人的畏惧让它瑟缩着,却不敢逃跑。
    褚印依然是穿着身张扬的红衣,脚底也是一只白头鹰,不过毛羽丰满,跟羽毛稀稀疏疏的大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只白头鹰一看见大白就兴奋地扭来扭去的,要不是碍着褚印在那里,估计已经扑上来了。大白则是厌弃地看着这只鹰,凶狠地瞪着它,简直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对方。
    凌夏没有发现这些异常,他的注意力都在褚印身上。他深呼吸一口慢慢直起了身体,这些人免不了日后都是要见面的,他必须要面对。
    褚印很快在周围停了下来,两只吊梢眼斜斜打量着凌夏,耸了耸鼻子,用公鸭嗓子拖长了音道:“你的血液~依然是很美味的样子~”
    看着对方舔着嘴唇一副饥渴难耐的模样,凌夏不禁头皮发麻,下意识地就缩了下脖子。但他很快镇定了下来,平静道:“褚长老。”
    褚印用干哑的嗓子笑了起来:“不要那么一脸正经么~这样就不好玩了~我可不会动你的~”
    凌夏嘴角抽搐几下,感情什么在这位血魔眼里都是玩啊?见到魔修道的其他人他感觉都还好,就是每次面对褚印那变态的腔调时他不知道怎么应对。
    一道球形闪电突然从高处落下,褚印用袖子一卷带的雷电偏向一侧,那雷电在远处炸开,冲击的整个云层都晃了一下,四周都是细微流窜的电流。
    宋小虎|骑着阿离如同光影一般冲了过来,大喝道:“你这个大魔头,离凌大哥远一点!”
    凌夏大喜,叫道

章节目录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杀小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小丸并收藏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