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拜特将军摇摇头,“不能再考虑了,考虑太多反而误事。现在要的是当机立断。
    这些雇佣兵昨天遭到了袭击,肯定想不到这么快会遭受第二次袭击。我要让他们措手不及。
    即便不能干掉瑞克,也得让他们这些雇佣兵遭受相当大的损失。这样他们就势必会放弃在南部的行动。”
    “可是将军,我们这样会不会得罪美国人?”阿尔拜特手下的参谋有些犹豫不决。
    “谁会知道是我们做的?他们拿不出证据来,我们就可以否认。
    反正谁都知道他们跟我关系很僵,所以也没人会相信他们。
    美国佬还需要我们,不可能为了几个雇佣兵跟我们闹翻。”阿尔拜特将军坚决地道。
    “可是我们即便要对付他们,也得详细计划一下。不能这么仓促下决定啊,将军。”参谋低声劝解道。
    “我当然知道。不过这帮雇佣兵胆大包天,这次袭击的事情他们已经有所察觉。如果他们先对我动手,事情反而会变得更糟。”阿尔拜特将军冷笑了一声,“你立刻去安排,帮我约见几个人。”
    说完之后,阿尔拜特将军在参谋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那个参谋勉强点了点头,“好的将军,我立刻去安排。”
    等那几个心腹手下全都离开之后,阿尔拜特将军靠在椅背上,拿起了一只雪茄烟,用一个点雪茄的喷枪慢慢的烧灼点燃。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双眉紧皱。
    到现在为止,该部下的局已经全都布下了。雄鹰埃塞亚什么时候会上钩?
    如果他不上钩,又该怎么解决?
    几年以来和美国人合作这个项目,阿尔拜特将军感觉自己从来就没有这么焦虑过。
    他只能用吸烟,来让自己镇定下来。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阿尔拜特将军皱眉,“是谁?不是让你们别来打扰我吗?”
    门外的人却没有声音。
    阿尔拜特将军心中猛然一动,他立刻打开抽屉,将一把精致的手枪。从抽屉里拿出来,放在自己的椅子一侧。
    然后才开口道,“进来吧。”
    他们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个人穿了一件军服,帽檐却压得很低。
    看穿着打扮像是索马里国防军的士兵。
    但像他这样的下级士兵,是不可能随意进入将军的办公室的。
    阿尔拜特将军是一个很重视规矩的人,即使是他最信任的秘书,要进入他的办公室也得打报告。
    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来去自由。
    “你是哪个部队的?进来为什么不喊报告?”阿尔拜特将军嘴里咬着雪茄烟,眼神冷峻。
    “将军阁下,我是通讯指挥连的下士。但我今天,来这里是以另外一个身份。”那个士兵很平和的道。
    “我问你为什么不喊报告?”阿尔拜特将军厉声道。“出入我的办公室,不喊报告的,知道会有什么结局?”
    “将军我说了,我不是以一个普通士兵的身份来的。我可以如实的告诉将军,我是雄鹰埃塞亚先生的信使。
    雄鹰埃塞亚先生要我告诉我将军,将军现在正在犯一个很大的错误。
    将军不该跟几个雇佣兵做意气之争,毕竟我们有着更远大的理想和抱负。”那个士兵低声道。
    阿尔拜特将军立刻从椅子旁边拿起了手枪,对着那个士兵。压低声音道,“你知不知道就凭你这句话,我现在就可以枪毙你?”
    “我明白,将军。但这里没有外人,门口的守卫也已经撤掉了。所以我们可以畅所欲言。”这个士兵低声道。“埃塞亚先生让我来告诉将军,在这个时候,将军一定不能犯错。”
    “犯错?他知道个屁!”阿尔拜特将军快步走过去,简单开门检查了一下,然后又关上。
    在确定外面没人的时候,他才勃然大怒,“这几年我帮你们干了多少事?提供了多少情报?要是没有我,索马里青年军恐怕早就不存在了。
    可是我得到了什么?每天担惊受怕,就连一个小小的雇佣兵头子,也敢对我发脾气。
    我为你们干了那么多事,雄鹰埃塞亚根本就不在乎我。他只在乎,我能为你们提供多少情报。
    有没有想过我的处境?现在这个雇佣兵很有可能了解我和索马里青年军之间的关系。
    一旦被他发现了,我就会有大麻烦。所以我绝对不能冒险,必须干掉他。
    而且这些雇佣兵在索马里南部活动,早晚会察觉我和索马里青年军之间的联系。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绝对不能冒险。要么干掉那个雇佣兵头子,要么死的他们的部队主动撤回摩加迪沙。
    你回去告诉埃塞亚,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将军。埃塞亚先生对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他知道你和这些雇佣兵之间的冲突,所以他才让我来警告将军,请将军务必保持克制。”那个士兵低声道。
    “保持克制?这就是你们想说的?”阿尔拜特将军大怒。“你们完全置身事外,当然可以说这种风凉话。
    现在真正担风险的是我。我在承担着极大的风险,帮你们做事。
    整整三年了,我帮你们干了三年,我连雄鹰埃塞亚的面都没见过。你们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死活,更别说信任我了,我为什么还要为你们卖命?
    而且我怀疑,你们只是索马里青年军的小角色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雄鹰埃塞亚。
    也许这几年来你们一直在骗我。”
    阿尔拜特将军拿出了手枪,“我现在就可以击毙了你,因为你没有得到命令擅闯我的办公室。
    这里是机要重地,我就算当场枪毙了你,也没人会说是我的问题。”
    阿尔拜特将军举起了手枪,对着那个士兵,“不管你是不是雄鹰埃塞亚的人,我把你干掉,就少一份危险。”
    “将军不要忘了,你跟我们合作本身就留下了大量的证据。如果我们把这些证据公布出去,恐怕将军并不会有好结果。
    所以将军不用威胁我,杀了我,对你并没有任何的好处。”那个士兵有些紧张,后退了一步道。
    “呵呵……没有任何的好处?原先我想跟雄鹰埃塞亚合作,是想在索马里干出一份事业。
    但现在他很明显不重视我,我有一种被抛弃了的愤怒。只要杀掉了你,再杀掉那些雇佣兵,就没有人知道我曾经干过什么。
    我可以继续在索马里当我的将军,再努力几年,还有往上爬的机会。根本不需你们的协助了。”阿尔拜特将军恶狠狠的道。

章节目录

战场合同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勿亦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勿亦行并收藏战场合同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