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
    “还特么是蚊式……”
    丛林中,一行人惊讶地抬起了头,只见一架W-2攻击机对着地面扫射开火,然后又快速将机头拉起爬升了高度。
    小镇门外的变种人对着天上开火扫射,子弹嗖嗖地往天上飞,但根本追不上扬长而去的飞机。
    没过一会儿,那飞机又盘旋了回来,接着又是一轮扫射,送走了一大批来不及躲闪的绿皮。
    那机炮就像长了眼睛似的。
    显然有人在给它地面火力指引。
    仰头看着天上,老白的脸上写着一丝惊讶。
    “这兄弟开的可以啊。”狂风点了点头。
    “八成是自己人。”
    W-2攻击机出口到锦川行省还没一年。
    就算有天赋异禀的选手,也不可能只用一条命就把这飞机开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老白看了一眼Vm上周围其他玩家的图标,只见两个绿点分布在他们周围不远。
    其中一个快速移动的绿标,赫然写着落羽这俩字。
    同样检查着Vm的夜十也惊了。
    “卧槽?落羽兄弟?”
    戒烟诧异道。
    “他咋在这儿?”
    方长想了想,说道。
    “估计是做支线吧,之前那个佣兵公会刚出来的时候不是有更新一些任务么,我看上面有不少收益挺高的被接走了。”
    “当时想着正好要去锦川行省,他还寻思着从佣兵公会接一些那边的任务来着。结果手速慢了点,那几个高收益的任务几乎是刚一放出来就被秒光了。”
    有一说一,这兄弟手速也忒快了吧!
    “不管为啥在这儿,既然我们的敌人是一样的,那就是队友了!”
    说着,老白咧嘴一笑,将手中的步枪上膛。
    “准备战斗!”
    通讯频道中响彻着兴奋的吼声,其他人也纷纷卡的一声将步枪上膛。
    “给鸡兄报仇!
    “嗷嗷嗷!”
    大约是两小时前。
    带着尘埃镇的居民撤退之后,他们又乘坐蝰蛇运输机折回到了这片区域,打算给午夜杀鸡老兄他们报仇。
    或者说给那个装着改造义体的变种人精英怪补刀。
    那些绿皮家伙原本在战场上开趴体,但似乎没有尽兴,于是又哼哧哼哧地往东边去了。
    他们一路追着那些畜生们的足迹,追到了这一带附近,接着便听到了这儿的枪响。
    朝着枪声的方向赶来,他们果然瞧见了正在进攻聚居地的绿皮们。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座已经被纳果腐蚀的千疮百孔的聚居地,在这些绿皮家伙们的手上大概是撑不过半个小时。
    然而ㄧ—现在意外显然已经发生了。
    听着四面八方的枪声,欧格狠厉的童孔中闪烁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慌,怒吼着催促手下们上前。
    “冲上去!撕碎他们!”
    炙热的曳光在丛林之间肆意穿梭。
    尤其是从正后方向宣泄而来的弹雨,明显要比其他方向的火力更加的密集,且更加的刁钻。
    以至于让他感到了一丝吃力。
    这些人和他之前遇到的那些家伙完全不同!
    他们的战斗风格不同于训练有素的士兵,但也和他之前遇到的那些狠人有着明显的区别。
    他们更像是介于两者之间。
    既保持着凶狠的战斗风格,又将就战术上的配合。
    他们会三人一组,三组一列,成钳形进攻,交替开火保持压制,同时又用交叉的火力最大限度的压榨掩体的宽度。
    LD-47发射的全威力弹虽然不如爆弹枪的破甲弹勐,但只要命中了头部那都是一样。
    一名戴着全封闭式的钢盔
    、身上挂着钢板的变种人十夫长,正吼叫着带着喽啰们冲上去。
    然而他刚离开掩体还没踏出两步,便被一杆20MM骑枪发射的穿甲弹干碎了脑袋。
    炙热的脑浆和血浆喷了一地,旁边几个变种人战士都看呆了。
    然而攒射的弹雨并没有因为他们停滞的脚步而停下,它们的身上很快爆开了一片血雾。
    其中一个倒霉鬼被轰掉了半个肩膀,还有一个家伙的脑袋只剩了半个下巴挂在脖子上。
    仅仅一个接触。
    一支十人小队便减员过半!
    而那持续不断地枪声还在向前逼近,如同急来的骤雨一般,将变种人原本稳固的阵线撕开了一道口子。
    欧格死死地瞪着那些穿着外骨骼的家伙。
    直觉告诉他,这些家伙很危险!
    甚至比他这辈子遇见过的所有猎物加起来都要危险!
    然而也正是因此,令他感到了无比的火大。
    这种感觉就好像盘子里鲜能多汁的肉排,突然跳出来给了他一耳光。
    这些孱弱丑陋的两脚牲口凭什么敢这样站在他的面前!
    一次又一次地让他吃瘪!
    欧格把牙齿咬得咯吱响,牙龈一片血红。
    只见他右臂的金属部件剧烈的抖动着,全身的肌肉都如扭动的蚯引一般扭曲膨胀着。
    “欧格———”
    “要把你们剁碎了做成馅饼!”
    他暴怒地吼了一声,像一头失控的野牛,拎着重机枪突突突地扫射。后坐力对他来说就像没有一样,那碗口粗的弹道嗖嗖地乱飞,将一根根大腿粗的树干轰的皮开肉绽,木屑飞舞。
    突然暴涨的火力,一时间竟是压制了那些人类士兵的攻势。那些人类朝着他开火,然而一般的步枪弹根本奈何不了他。
    要害全都被钢铁护住,他的脑袋上更是扣着一顶焊接的钢盔,那厚度足有15毫米,就算是全威力步枪弹也不可能打穿!
    一箭射爆了一只变种人的脑袋,被攒射的弹雨压制回掩体背后的方长,立刻看向了一旁的夜十。
    “夜十!”
    “明白!”
    瞄准了那个端着机枪扫射的家伙,架着高斯步枪的夜十深深地吸了口冰凉的空气,食指拨开了充能的开关。
    嗡——电流音的嗡鸣声响起。
    蓝色的电弧在枪膛内积蓄着恐怖的能量,一枚质量弹已经被推入了枪膛,就像蓄势待发的弩炮一样。
    冷静……
    静下心来的他前所未有的冷静,面无表情地瞄准了那张丑陋的脸,按下了扳机一一然后松开!
    “砰一—!”
    一道击穿音障的爆响,数马赫的质量弹从林中穿过,笔直地射向了那颗绿油油的脑袋。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变种人忽然就像瞬移似的,身子向着侧面一晃,一个闪身躲开了那致命的一击。
    质量弹轰在了树干上,将那一人无法合抱住的树干直接轰了个对穿。
    闪身躲开这致命一击的变种人就站在纷飞的木屑旁边,嗜血的视线已经如匕首一般刺了过来。
    和那双眼睛对上,夜十整个人都惊了。
    “卧槽?!”
    一旁的戒烟也给愣住了。
    “你打偏了?
    夜十愣愣地地说道。
    “不是……这特么都能躲开?!”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空中一串机炮朝着那变种人扫射了过去。
    若是肉体凡胎,这一梭子20MM口径的穿甲弹足以它打成筛子,然而那变种人就像是开了挂似的,再一次演示了那神乎其神地躲避技巧。
    死死地盯着那个身影,架着高斯步枪的夜十发现自己甚至看不见他移动的轨迹。
    敏捷系的方长则是眯起了眼睛。
    超乎寻常的动态视觉让他看见了一些寻常人看不见的蛛丝马迹。
    “子弹时间?”他也有类似的天赋。
    简单来说通过加速大脑对视神经信息的处理速度,将周围的世界拆成一帧一帧的画面。
    具体的表现就是包括自己在内,所有的一切都慢了下来。
    不过就算能看见向自己飞来的子弹,想要躲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他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更别说是以数马赫出膛的质量弹。
    然而以变种人的身体素质,再加上改造义体提供的机能,想要躲开这致命的一击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这些家伙果然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棘手”方长将一支爆裂箭搭在了弓弦上,朝着那变种人射了一箭。
    爆裂的箭簇呈锥形面释放了弹片,然而刮在那家伙的身上就像挠痒痒似的。
    只见那变种人嘲笑的咧了下嘴角,根本理都不带理,拔出了背在背上的链锯,与右胳膊接在一起,踏着流星大步朝这边冲了上来。
    看着那魁梧奇伟的身形,夜十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收起高斯步枪的支架准备后撤拉开距离。
    这时,站在他身后的老白向前踏出了一步离开了掩体,拔出了挂在动力装甲上的热熔切割斧。
    “交给我。
    看到那台棱角分明的动力装甲,欧格的那布满血丝的童孔勐地一阵晃动,眼中放出了凶光。
    他认得这套盔甲!
    昨天晚上他就在现场!
    他的兄长,就是死在了这家伙的手上!
    “欧格!!!”
    手中的链锯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音,他暴怒地吼了一声,踏着流星大步冲向了那台铁疙瘩。
    他的身躯凝聚着的不只是血肉的力量,还有科技的结晶!
    如果是近身肉搏,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就连那个大个子也不是!
    他发誓——会让这些家伙后悔站在自己的面前!
    紧握着手中的短斧,老白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只向自己冲来的怪物,并没有因为身上的装备而放松警惕。
    在战场上磨炼的直觉告诉他,这家伙很强!
    甚至比那天晚上夜十碰到的那个都要强上一些!
    不过即便如此一一他也没有可能输的理由!
    “去死吧一一!”
    欧格暴怒地吼叫了一声冲向那动力装甲,一米五长的链锯在他手上就像牙签一般轻盈,被高高的扬起举过了头顶。
    有那么一瞬间。
    他忽然消失了,在原地只留下了一道残影,接着勐地向前突进了三五步的距离。
    纵向噼来的链锯裹挟着一股狂暴的力量,像从天而降地雷霆一般砸向了眼前的动力装甲。
    就连周遭的空气,都彷佛被那链锯噼开!
    好快!
    视线勉强捕捉到了那怪物的移动轨迹,老白的眉头勐地一缩,全身的肌肉绷紧到了极限。
    也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紧握在他手中的战斧,也如火山喷发的岩浆一般向上轰去!
    “该去死的是你一一!
    轻盈的短斧还是快了一步。
    那钝口的斧刃自下而上的轰在了那变种人的胸甲上,钝器碰撞的闷响荡开一圈圈的音波,彷佛能震碎人的耳膜。
    感受着腹部传来的震颤,欧格咧嘴一笑,清楚那斧子连他胸前挂着的钢板都没噼开。
    虽然那链锯还没落下,但他彷佛已经看见眼前这两脚的牲口,被自己手中链锯砸成两截的惨状!
    然而——那笑容仅仅在他扭曲的脸上出现了一帧的瞬间,警戒着那笑容便化作了难以置信的诧异和恐惧。
    一股炙热的能量穿透了他的胸甲,烫伤了他钢
    铁般坚韧的皮肤,接着又毫无悬念地穿透了他的腹部乃至胸膛!
    那砍在他胸甲上的斧子不像是一把斧子,反倒像是一把铁锤,锤在了烧的红热的铁锭上,爆开了一片绚烂激射的火花。
    紧握着链锯的胳膊失去了力量。
    他甚至来不及发出吃痛的惨嚎,便感觉一股炙热的能量贯穿了他的身体乃至灵魂,将他的意识从那具支离破碎的躯壳中撞飞了出去。
    链锯旋转着飞了出去,插在了地,被泥浆和石子卡住了锯条。他重重地跪在了地上,嗜血的童孔渐渐涣散了光芒。
    战场上死一般的寂静。
    —瞬间甚至停歇了枪响。
    一张张绿油油的脸呆滞地望着这边,看着他们的头儿倒下,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那速度太快了。
    无论是他们头儿出手的速度,还是那个穿着铁疙瘩的人类反击的速度,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
    而等它们回过神来,一切都已经结束。
    一双双嗜血残忍的童孔渐渐刻上了恐惧和胆怯,一些变种人开始犹豫的向后退缩,甚至是转身逃跑。
    它们并不是完全不畏惧死亡。
    仅仅只是大多数时候比猎物更勇敢罢了。
    在面对无法战胜的怪物时,它们同样会畏缩不前,同样会转身逃跑,这是求生的本能!
    此刻在它们的眼中,那个拎着斧子,踩着它们头儿尸体的家伙,就是不折不扣的怪物!
    那家伙根本不是人!
    它们从没见过长这样的人!
    战场上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向来是追着猎物跑的变种人,反过来被一群拿着枪的家伙追着跑。
    小镇的西门,射击掩体的后面,瞧着外面森林里的骚动,一群民兵和佣兵们都看傻了眼。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那些变种人竟然在逃跑?!”
    而且还是上百个变种人,被十几二十个人追着跑!
    压下枪口的佣兵揉了下眼睛,用力睁大着眼睛盯着外面的情况,想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他的嘴里喃喃着滴咕道。
    “我是不是出幻觉了……”
    如果是一个人看见,那倒有可能是幻觉。
    但这么多人都看见了,显然不可能是什么幻觉。
    蹲在射击掩体的后面,佣兵头子的眼中写满了难以置信,紧接着那难以置信的神色又变成了崇拜。
    他握紧了拳头,兴奋地嚷嚷了句。
    “草……这帮家伙简直牛逼坏了!”
    是联盟的人吗?
    看那装备应该是的吧?
    远远望着那些全副武装的家伙,马镇长脸上的表情却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总算是逃过一劫,这座和平安宁的小镇不必遭受变种人的Rou躏。
    然而令他担忧的是,那群能把变种人按着脑袋锤的狠人,搞不好比变种人更难对付。
    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这群人绝对不是出于什么见义勇为才来帮他们。
    他很清楚这一点。
    这群家伙的到来,对锦河市一带,乃至整个锦川行省的局势而言,未必是个好兆头……
    “卧槽?老白?!”
    晴空之上,看着向着南边逃窜的变种人和在后面追着的那群人,落羽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从Vm上他已经确认了那些人的身份。
    在下面的星河和小羽们也是一样,很快与老白他们汇合,并朝着逃窜的变种人追了上去。
    “下,下面情况怎么样了?”坐在落羽身后的孔令开战战兢兢地问着,却不敢睁开眼睛自己往下看一眼。
    刚才有几发子弹钉在了机舱的旁边,留下了几个抢眼,可把他吓得魂都快没了。
    放松下来
    的落羽随口回了句。
    “啊,基本结束了。”
    孔令开愣了下。
    “结,结束了?!”
    落羽笑着说道。
    “没错,你们运气不错,联盟最强的一只兵团恰好在附近执行任务,估计听见枪声过来帮忙了吧……那些变种人已经完蛋了。”
    “联盟……孔令开喃喃自语地念着,脸上不知是高兴还是害怕,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落羽也懒得管他在想什么,调整了航向朝着小镇南边的那片农田盘旋着降了下去。
    看到高度开始下降,孔令开顿时急了,连忙问道。
    “你降下去干什么?
    落羽奇怪地回头瞄了他一眼。
    “这不废话么,仗都打完了,子弹也没了,不降下去,你想在天上飘多久?”
    孔令开支支吾吾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话。
    “我……能把我送到南边的松果木农庄那儿吗?”
    落羽笑着反问了一句。
    “我去那干啥。”
    一听这话,孔令开顿时急了。
    “你这人怎么不守信用!说了带我跑路一——”
    落羽一听这话顿时乐了,笑着调侃了句。
    “这变种人都杀完了,你还跑个什么路啊?我说了带你跑路,又没说让你给我指路,这不也算跑掉了么?”
    见那家伙还想说些什么,落羽却不打算理他,直接将襟翼切到了降落档,踩下左舵的同时节流阀往回收。
    “坐稳咯!”
    机翼向上翘着,向张开翅膀扑向地面的大鸟,很快放下的起落架和冻僵的田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一阵剧烈的颠簸之后,飞机的起落架在田里拖行了好一阵。
    落羽死死地握着操纵杆,靠着丰富地驾驶经验总算是将飞机平安无事地停稳了下来。
    “喂,你还好吧?”
    朝着身后喊了一声,半天没有听到回应,落羽回过头,只见坐后面的那家伙已经翻了白眼。
    “卧槽……不会凉了吧?!”
    那副见鬼的模样把落羽吓了一跳,连忙解开安全带,起身把那人从机舱里拖到了外面。
    好在还有心跳。
    应该还活着。
    正巧这时候,老白他们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星河和小羽们也在一起。
    “伊唔!
    看见站在飞机旁边的落羽,穿着外骨骼的小羽们惊喜地叫了一声,一窝蜂地朝这边涌了上去,上下其手地检查着他有没有受伤。
    “咳一一等,等一下!你们小心点儿,地上还躺着个人!”被围住的落羽发出了一声惨叫。
    看着被一群小羽围住的落羽,夜十的脸上浮起了羡慕的表情。
    “妈耶……老子有点儿羡慕了。
    狂风瞟了他一眼。
    “你啥时候口味也这么怪了?”
    夜十愣了下。
    “你在说啥啊……这宠物又能分身又能打架,一个能抵得上一支小队,还特么能加Buff,不是很牛逼吗?这和口味有啥关系。”
    狂风怪异地看了夜十一眼,见这家伙不像是在装纯,接着便表情微妙地挪开了视线。
    “……好吧,是我污了。
    夜十:“……?”
    折腾了好一会儿,一群伊唔伊唔叫着的小羽,总算是将落羽放了下来。
    见大伙儿们都笑着看着这边,落羽的老脸不由自主一红,理了理衣服,干咳了声打开话匣子说道。
    “……好巧,这儿都能偶遇上。”
    “是挺巧的,”老白咧嘴笑了笑,接着说道,“你是来这儿做任务?”
    “我不是,任务在这儿的是星河,我是去松果木农庄那边接人……”看了一眼周围这一地狼藉的情况,落羽叹了口气,
    挠着后脑勺发愁道,“这任务奖励看样子不好拿啊。”
    就这么一个又小又破的农庄,要个人都像要那农场主的命根子似的,这其中的利益纠葛恐怕比自己预想中的还要复杂。
    “没事儿的兄弟!我说话算数,你帮了我,我肯定帮你!”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星河嘿嘿笑着说道。
    一万银币啊!
    发财了!
    方长和狂风相视了一眼,接着又看向了落羽。
    “松果木农庄就是这一带最大的那个聚居地?”
    落羽愣了下,点头道。
    “应该是吧我没听说有更大的聚居地了。
    方长紧接着问道。
    “你认识那儿的NPC么?”
    落羽挠了挠头。
    “算不上认识……不过我的任务倒是和那个聚居地有点儿关系,雇主让我跟着车队混进聚居地里面,然后趁机把他女儿给救出来。”
    听到这句话,周围的几个玩家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没等落羽反应过来,方长一把握住了他的肩膀,目光炯炯地说道。
    “好兄弟,方便搭个顺风车不?”
    落羽愣住了。
    ……顺风车?”“嗯!”方长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我们需要去那个聚居地调查一些事情,关于火炬教会。”
    “火炬教会……”
    听到这个名字,落羽忽然想起来什么,出声接着说道。
    “啊对了,就刚才我们救下来的那个小镇,镇上好像就有火炬教会的教堂!而且不止如此,那儿种了不少纳果!他们好像把纳果和那个信仰糅合在了一起一—”
    “不只是那一个聚居地,整个锦河市,乃至整个锦川行省都是这幅鬼样……不只是泛滥的纳果,还有变种人。”老白看了一眼希望镇的方向,眯起了眼睛,“我们想弄清楚他们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那个冠军制药研究所的地下到底藏着什么。”
    “不过首先,我们得先找到我们的敌人在哪才行。”

章节目录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晨星LL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晨星LL并收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