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情 作者:Thebest

    分卷阅读69

    倾情 作者:Thebest

    分卷阅读69

    “林彪去庐山前在图书室翻了朱棣的史料。”

    吴择挑眉看过去,张倾情正在扫视满屋的未出版书籍,修长端正,他倒忘了她的爷爷。

    “太太。”有女侍进来,“会长见完面回房间了。”

    张倾情点头,和吴择道了别。

    秦子明进房间就去洗了澡,王院长带了他儿子过来,二十多岁的青年喷了一身香水,染得他身上都有。

    拿毛巾擦了擦头发,秦子明穿上黑色睡袍从浴室出来,瞧见张倾情在床上坐着。

    他问:“和吴择聊得不错?”因为她已经换上了吴择送的银白色唐装,跟广场打太极拳老太太似的衣服穿她身上也别有风情,她抱着膝盖,性感的脊骨就透过薄薄的真丝显出起伏轮廓。

    “还行。”张倾情从床上跳下来朝他抖了抖袖子,“你看我是不是很像老太太?”她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她没有穿内衣,乳波随着跳动在真丝下滑了滑。

    “胸晃成这样哪儿像老太太。”秦子明笑她,拿了文件坐沙发上翻看。

    张倾情踩着花一样轻飘飘溜到他面前,跳上沙发,抓住他手里的文件,秦子明松手,由她扯走扔在地上。

    张倾情忽然发现,都说男人心里有一个少年,她想女人也有一个任性的少女,或者大人心里应该都住着一个只会为特定某些人出现的小孩。

    “秦会长。”张倾情正襟危坐,摸了摸他还有湿意的头发,“我看翼轸二星之间有紫光祥瑞,算了算就是这儿,特地下山来给会长摸骨。”

    秦子明半靠沙发躺下,将左手递给她。

    张倾情“啧”了一声,伤还没好的左手和他掌心相对,顺时针贴着他的手掌旋转,十指相扣,“会长就不懂了,摸手骨看相是末流,只窥福德不知冤凶。”

    还头头是道,秦子明忍住笑,问:“那按大师的想法是应该摸哪儿?”话一出口他就眯了下眼睛。

    果然,张倾情右手伸入他睡袍下脱下他内裤,握住了渐渐苏醒的肉棒,经络鼓动在她掌心跳了跳。

    秦子明眼神一暗,看她还想玩什么。

    张倾情挑起眼角看他,软声道:“男人玉茎乃一身气运的根本,可知福德冤凶今生来世。”

    “是么,你摸。”秦子明顺着她说,他的手探入她衣中,握住一团绵软把玩,她的乳珠挺立起来,他边逗弄着边听她信口胡诌。

    张倾情下体有些湿润,她故作镇定,微凉的手轻轻握住囊袋,道:“位正纹细,会长必定长命百岁、福延百代...不过...”他推高她的银白唐装,含住乳珠又吸又啜,她呻吟一声停住了话。

    “不过什么?”秦子明张口含住她的乳肉,含着吸着,舌尖环绕着乳晕刷过乳尖。

    张倾情喘息着,握着他的肉棒上下滑动,故意道:“不过...这儿太大了,招凶灾。”又故意道:“此灾可以解。”

    “那我解了,张半仙怎么办?”秦子明笑着反问,隔着薄薄的裤子摸到她的小穴,手指顺着贝肉缝隙下滑隔着裤子刺进穴口,张倾情浑身紧绷。

    “....嗯...”张倾情呻吟,见他不上钩,又诱惑道:“很好解的。”

    “你说。”秦子明陪着她玩,索性一只手半撑起头看她,另一只手隔着裤子找到贝肉间的肉蒂,摁下去揉弄。

    一阵刺激,张倾情身子拱起来,见他终于上钩,狡黠喘息道:“既然是大而有灾,解法当然是...等几分钟后它自己变小就逢凶化吉啦。”

    说完她燕子似的跳下沙发,要溜之大吉,被他长臂一捞横抱起来,走到床边放下。

    秦子明脱了她的裤子,也学她认真道:“张半仙就不懂了,等它自己变小是末流,跟你做了变小,能解我今生来世所有冤凶。”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张倾情呻吟着哀叹。

    偏卧功用是休闲,正对着露台的玻璃门,边疆清凉的月色就能全透进来。

    张倾情全身酸累,迷迷糊糊听见声响她又睁开眼睛,秦子明没睡,他靠着床背在想什么,恰好月光从窗外照进来,他坐在半明半昧里,侧颜也成了道轮廓幽深的影,眉峰如聚。

    “山骞不崩,唯石为镇”,他骨相好,便撑起了整个人的岿然神韵,用曾国藩的话来讲便是“神清骨青”。半明半昧间他面部骨骼走笔峻峭,他人深敛又不喜做姿态,那份丰俊骨相就像黑夜下的江流,与大地似为一体,只在月出于云时,才能偶然窥见。

    张倾情睁眼看了他半晌,忽然凹下腰伏在他腿上,低首细腻舔舐他大腿内侧的皮肤。

    “不想睡?”秦子明摸了摸她的头发。

    她话音刚落,他便拿丝被裹了她,打横抱起她走出门,沿着台阶上了最高处。

    林曾作为整个协会的安保经理,连忙让人拿了救生垫、救生网布置好,心里痛苦,大半夜这么折腾,不能体谅一下劳动人民吗?

    对面的房间亮了灯,杨铸阑拉开窗帘想透透气,没想到对上这么辣眼睛的一幕,低骂一句,“啪”地拉上窗帘。

    张倾情轻声笑了笑,将头埋进他怀里。

    “明天谁去接小成过来?”

    “一起去。”

    眼前星汉灿烂、银河如练,簇簇片片的树林在沙漠上成一道绿色的大路通途。

    这里有一对爱人,一个家庭,还有偏僻旷野中燃烧的星火。

    全文完

    修正:

    秦总应该是靖边人,不是定边,毛乌素沙漠和统万城还有革命圣地都是靖边,我记错了。可能自从偶然吃过定边羊杂碎哦,陕北在我眼里就只有定边吧。

    张小姐北京土生土长,祖籍苏州,之前写作浙菜也是不对的,我瞬间没反应过来江苏和浙江的差异,可能在我浅薄看来都是烟柳温柔、吴侬软语。

    分卷阅读69

    分卷阅读69

    -

章节目录

倾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Thebes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hebest并收藏倾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