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承认
    “阁下是金刚门的荷道友?”袁铭循声看了过去。
    根据此前夕影给他描述过的云荒联盟主要人物样貌,他已认出,眼前这老者正是金刚门老祖荷查。
    莫看其表面上一副行将就木的老朽模样,袁铭能清楚的感应到此人体内蛰伏起来的庞大气血之力,已然达到了通窍之体巅峰,并开始凝结为血罡之力。
    只可惜,荷查的气血无法完美蛰伏,否则便大有希望将气血彻底转化成血罡之力,实力更上一层楼。
    至于突破万象之体,以荷查的年纪以及资质,若没有特别的机缘造化,是不太可能了。
    “老夫正是荷查,袁道友莫怪在下唐突,只因曹家突然反叛,致使联盟大败,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我等经过商议后决定,任何加入云荒联盟的人,都必须查清身份来历,还请袁道友体谅。”荷查说道。
    袁铭看向夕影,夕影微微颔首。
    他沉吟片刻,点头道:“不错,冥月教正是我创立的。”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彼此相顾,轻声议论起来,很多人皱起了眉头。
    近十年来,冥月神在整个云荒的名气响亮程度,几乎是堪比巫月神的存在,甚至于云荒联盟不少人将其视为救星,尤其是如今联盟败退云岭山脉,更多人将希望寄托在了冥月神身上。
    可眼前的袁铭修为不过元婴初期,神魂波动也十分微弱,和传闻中实力通天的冥月神相差太远。
    袁铭的肉身已经踏入万象之体,气血之力内敛,且他担心体内魔气显露下,将气血之力压制到了极点,更用不死树掩盖,在场众人并无同级别的存在,并未发现他的体修水平。
    他将众人表情尽收眼底,淡淡一笑,并未出言解释什么。
    天机子表情也有些异样,很快归于平静,笑道:“袁道友直言相告,足见坦诚。”
    “既如此,袁某应该算是云荒联盟的一员了吧?”袁铭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袁道友请。”天机子抬手向前一引,带着袁铭朝驻地里面走去。
    “听夕道友说,袁道友潜入了长春观,不知可有什么发现?”天机子边走边问道。
    听闻此话,其他人也停止了议论,看了过来。
    袁铭将探查到的情况说了出来,只是隐去了黑色石柱,以及和巫月神,血魔老祖交手的情况,改成自己被发现后及时逃了出来。
    在场众人听完这些,都变了脸色,天机子等长春观修士更是又惊又怒。
    他们惊的是巫月教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所图肯定不小;怒的是长春观世代经营的宗门,竟然变成了一片魔域。
    天机子当即派人,前往长春观探查更详细的情况。
    说话间,一行人已然进入驻地。
    这个驻地是临时搭建,却也颇为完善,整个驻地被巨大禁制笼罩,周围更设下了无数明哨暗哨,安全问题不用担心。
    驻地的面积也大,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域,分别驻扎着东海,南疆,西域,中原的修士。
    冥月教的根基在龙王城,也被划到了东区。
    骤然闻听大事,天机子无暇和袁铭闲聊,让万天仁接待一下袁铭,便匆匆离开。
    袁铭有事和夕影谈,也无意和万天仁,谷玄阳叙话,和两人打了个招呼,跟随夕影进入了她的住处。
    万天仁远远看着两人身影消失,面上神色一阵阴晴变化,沉默不语。
    “万道友,你对这袁铭怎么看?”谷玄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里面谈。”万天仁面色微变,忙传音说了一句,带着谷玄阳走进自己的住处。
    万天仁两手掐诀,接连张开七八道结界,这才停手。
    “万道友还真是小心。”谷玄阳笑道。
    “面对冥月神那等存在,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万天仁淡淡说道。
    “万道友当真以为那袁铭就是冥月神?”谷玄阳问道。
    “以我所知,魂修想要收集愿力,必须要用真容做神祇形象,否则愿力无法汇聚到其身上。”万天仁默然片刻,慢慢说道。
    “还有这种说法?那看来袁铭还真是冥月神,只是他的魂力为何弱小到这等地步,那么一点魂力波动,恐怕连普通的元婴期修士都不如。”谷玄阳咦了一声后说道。
    万天仁没有说话,这也是他的疑惑。
    刚刚他另外施展了秘术探查,袁铭确实只有这么点魂力,并非刻意隐藏所致。
    他施展的秘术来自金葵天书,这一点绝对错不了。
    “难道那袁铭和人斗法受伤,导致神魂大损?”万天仁心中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我等接下来如何行动?冥月神如果不能再给我们提供庇护,那就没有必要每日向其祈祷,提供愿力了?”谷玄阳懒洋洋的说道。
    万天仁也觉得每日的祈祷,十分耽误事情,自己都无法像以前那样长时间闭关,对他的修炼影响颇大。
    “看看再说吧。”他开口说道。
    <divclass="contentadv">……
    “先前传讯,你说已经突破了万象之体?当真?”夕影掐诀张开两道结界,迫不及待的问道,脸上满是好奇。
    袁铭很少见到夕影这个神情,微微一笑,运转魔象镇狱功。
    庞大的气血之力从他身上爆发,整个人好像变成血色太阳,炙热无比,刚刚张开的两道禁制剧烈波动,几乎要崩溃。
    夕影急忙又张开几道禁制,可惜仍然毫无用处。
    袁铭收敛气血之力,满屋血光瞬间消失,一点不留。
    “这就是万象之体的气血之力?果然可怕,静时如古井不波,动时似海啸山崩!能将气血之力控制到这等地步,看来你的心意之力已经被磨炼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我应该猜得不错吧,突破万象之体的关键是不是心意之力的磨炼?”夕影眼睛紧盯着袁铭,问道。
    袁铭有些诧异看了夕影一眼,微微颔首。
    “果然如此,父亲一味追求外力辅助,恐怕走上了歧途,怪不得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进步。”夕影轻声说道。
    “夕前辈天子封神拳的借势之法,倒也不能算是歧途,这门秘术也算是变相的锤炼心意之力,对于突破万象之体是有帮助的。只是夕前辈法,体,魂同修,难免分神,而且他的积累还不够,这才难有精进。”袁铭说道。
    他能突破万象之体,主要因为神魂被封印,法修也难有突破,一心一意磨炼体修,同时借助了修罗上人精纯庞大的气血之力以及魔气,这才一举而成。
    若是没有这些条件,单靠他自己努力,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踏出这一步。
    “原来如此。”夕影点头。
    她亲自给袁铭泡了一杯灵茶,询问长春观那边的具体情况。
    面对夕影,袁铭自然没有隐瞒,将一切经过仔细说了一遍。
    “魔云树!想不到世上还有这等神奇的灵树,能够将天地灵气转化为魔气!”夕影眼睛晶亮,似乎对魔云树很是好奇。
    “这是那个魔阵的阵图,伱能不能看出些什么?”袁铭取出一枚玉简递给夕影。
    夕影接过玉简,运起神识没入其中。
    袁铭感应到夕影的神魂波动,眉头微蹙而起。
    随着他不断祭炼偷天鼎禁制,神魂感应越发敏锐,夕影刚刚散发出的神识,比以前强大了许多,已经达到了眠巫巅峰。
    只是夕影的神魂,却失去了以往的沉稳,颇为躁动。
    “不行,我对魔界大阵毫无了解,看不出多少东西,似乎是一座传送法阵。”夕影很快收回神识说道。
    袁铭没有理会这话,屈指点在夕影眉心,一股魂力没入其识海。
    夕影看了袁铭一眼,没有动弹。
    “你的魂力躁动不已,已经波及根基,为何要用这种揠苗助长的方式提升实力?”袁铭收回魂力,有些责怪说道。
    “巫月教大军已经打到门口,再不提升实力,人都要死掉,还谈什么以后。”夕影叹了口气说道。
    袁铭默然不语,考虑解决的办法。
    “你也不用担心,我的神魂化形是金乌,擅长炼化魂力杂质,等巫月教之事结束,我花费五十年时间炼化,应该可以将杂质驱除干净。”夕影说道。
    “倒也不用那么麻烦,等我炼化完偷天鼎,用白玉莲台内的白色火焰,便能助你炼化掉神魂杂质。”袁铭说道
    “偷天鼎的禁制,你如今炼化的怎样?”夕影眼睛微亮的问道。
    “只炼化了十三层,还需要一些时间。”袁铭说道。
    夕影心下略微失望,面上没有表露出来,轻轻点了点头,话锋一转,又问道:
    “我记得你先前说过,这次突袭巫月教总坛,获得了很多典籍?”
    “不错,你想看?”袁铭问道。
    “嗯,我最近脑袋经常刺痛难当,每当这时,运转功法也无用,只有看一些陌生的书籍,才能缓和一些。”夕影说道。
    “怎么会这样?”袁铭一怔。
    “可能是吸纳太多阴魂的后遗症吧,至于为何读书能够缓解,我也不清楚,或许是因为读书养静气。”夕影说道。
    “那这些典籍你都拿去吧。”袁铭也未多问,单手一挥,一大堆典籍出现在面前空地上。
    这些典籍不光是从巫月教总坛的藏书室得来的,巫月神的肉身上带着一个储物法器,里面也有不少玉简书籍。
    此前袁铭发现那枚储物法器的时候,先是颇为兴奋,但略一查看之后便大失所望,里面对其有价值之物实在少的可怜,除了这批玉简典籍,就只有一些灵石和丹药,甚至连法宝都没有一件。
    那批玉简典籍倒是颇具价值,都是些魂修功法,可惜没有他梦寐以求的冥月诀第七层功法。

章节目录

仙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忘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语并收藏仙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