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因何重复?人性使然。
    单阏天启上核在这时响起一声巨响,像是一声惊雷,给予世人警示。
    和其他四分五裂的天启上核一样,上核的外表出现了一道道裂缝,如同闪电的形状。
    于正海的领悟也进入了关键的时期。
    他的大道领悟,似乎比其他人来的艰难一些。
    如同进入了漆黑无比的浩瀚星河之中,看到了无数的星辰和画面。
    在夜空里,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摸不着,无法控制地在星空里漂浮,找不到彼岸。
    于正海的精神十分亢奋,意志也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知道大道的领悟,只能靠自己,而非他人。心境决定了他能否在黑暗中见到光明。
    于正海看到了天空中出现的陨石群,一颗颗的流星在天际划过,十分美丽。
    当那些流星靠近的时候,他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拼尽全力抵抗,然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抵抗,都变得毫无意义。
    陨石将其四分五裂。
    天启上核再次发出巨响。
    响彻单阏天启。
    天地不断地震动,星河持续地颤抖,宛如末日降临。
    元气像是乌云似的在天际肆虐。
    看到这一切的两大老君,凄冷地哈哈嘲笑了起来。
    “看吧,姬老魔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这天,看看这地,是不是末日降临!哈哈哈……”
    失去修为和双臂带来的痛苦,远比死亡难受得多。
    两位老君看着风云变幻的天空,反而有了些许安慰。
    虞上戎和叶天心等人回头看了一眼两位老君。
    没有理会他们的笑声。
    现在的他们,已经不值得魔天阁出手。
    臭鱼烂虾,等待死亡之人罢了。
    陆州负手而立,仰望着天空,一动不动。
    天启上核再三发出轰天巨响。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天启上核彻底爆裂开来,碎石穿空。
    虞上戎飞上天空,拔剑挥动。
    剑出鞘,行云流水,将天际中激射而来的碎石准确无误,一一击飞。
    剑招凌厉,快如闪电。
    领悟毁灭大道的虞上戎,每一剑都展现出了极强的毁灭力,那些石头皆不能抵抗他的剑招。
    虞上戎将碎石击开以后,过了一会儿,碎石停下,天空中的元气风暴也停止了下来,云开雾散,重见光明。
    在光明之下,于正海竟悬浮在空中,浑身沐浴在荧光和骄阳的日光里。
    两位老君本能地抬起头,看着那一身圣光的于正海,眼中充满了震撼和不解。
    “得天启之认可,得大道之领悟……为什么?”两位老君呆呆地看着。
    天空中。
    于正海睁开了眼睛,感受着周围的力量,以及传来的舒适感,不由地喃喃自语:“我不是死了吗?又活了?”
    摊开两手,看了又看,一切正常。
    腰间的碧玉刀还在,手腕上的血管清晰可见。
    身子还是那个身子,意识还是那个意识。
    唯独不同的是,丹田气海好像变了很多,气息也有些明显的不同。
    “我变强了?”
    他茫然地看着双手,看着四周的环境,感知着周围的变化。
    “恭喜大师兄,成功领悟大道。”
    “恭喜大师兄!”
    叶天心和昭月同时躬身欣喜道。
    虞上戎收剑,淡然一笑十分简短地说道:“恭喜。”
    于正海换过神来,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看了看大家的脸色,回身一转,光华消散,向下掠了过去,来到师父身前,道:“师父。”
    “感觉如何?”陆州问道。
    于正海坦诚地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还以为领悟大道失败了,可转眼我又活了!”
    他将在天启上核之中看到的一切说了出来。
    本来他看到的是那些陨石形成的流星雨,这些陨石带来的力量,极其强大,将其吞噬,灰飞烟灭。也不知为何,转瞬间他又活了。
    “像是梦境一样,可又那么真实,难道我领悟的是梦境类的大规则?”于正海说道。
    陆州说道:
    “大规则并无梦境类,若是为师猜得没错的话,你所领悟的规则应该是轮回。”
    “轮回?”
    四人面面相觑。
    不太能理解轮回二字的本意。
    他在天启上核之中经历一次生死,是为轮回。
    这应该也和他无启族的特性有关。
    “有生必有死,任何事情由盛至衰,由衰至死,都是自然规律。跳出轮回之外,或许就可以凌驾于大规则之上,永生不灭了。”
    于正海闻言,大喜道:“多谢师父解惑。”
    然后朝着虞上戎使了一个眼色。
    这个规则不比你那毁灭的规则高大上得多?
    虞上戎笑而不语。
    陆州继续道:“现在看来,你们十人,每个人对应的便是一种规则。十大规则加起来,也许是构建天地的关键所在。”
    四人点了下头。
    陆州看了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便道:“既然你们已经成功领悟大道,那便尽快返回,帮助老七和老八完成大道。”
    “是。”
    “不要跟圣殿的人接触,也许冥心一直在暗中监视。”陆州淡淡道。
    “师父放心,天大地大,难道他还能找得到我们?大不了躲在圣域里,他的眼皮子底下,连天平也找不到我们。单一个圣域,就比一百个大炎还要大,他怎么着?“
    “大师兄说的有道理,不过凡事还是要小心。冥心如此放任我们,应该是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虞上戎说道。
    “嗯。回去找老七商量商量。”于正海道。
    陆州这时开口道:
    “这是南离神火,没有业火的可以激活业火,有业火的可以提炼真火,老四已经用过,你们拿去使用。”
    四名徒弟躬身道:“多谢师父。”
    “还有这两份功法,给老七和老八。”
    陆州取出一份手稿,递给了于正海。
    他在深渊中修行的时候,得到了魔神的记忆,后续随着蓝法身的不断提高,得到四大内核,那些原本模糊的记忆也越发地清晰。
    隐约猜到无神教会所寻找的十部经典,应该就是自己给徒弟们准备的功法。
    老大的大玄天章和水龙吟;老二是归元剑诀和定风波;老三是天一诀和破阵子;老四是青木心法和捣练子;老五是明玉功和长相思;老六是碧海潮生诀和蝶恋花;老七是大悲赋和关河令;老八是九劫雷罡和八拍蛮;老九是太清玉简和踏青游;老十是朝圣曲和归字谣。
    十人圆满。
    “徒儿遵命。”于正海领了命令。
    “去吧,为师不在,你要肩负魔天阁大师兄的职责。”陆州说道。
    “请师父放心。”于正海道。
    四人拜别了师父,离开了单阏天启上核。
    只有陆州没有离开,而是走到那两名断臂的老君中间,左右看了一眼。
    两名老君瑟瑟发抖。
    他悠悠一叹,说道:“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并不是愚蠢,而是无知而不自知。”
    双脚一踏。
    轰隆!!
    陆州掠向天际。
    庞大的力量,重重地踏在了地面上,方圆百米,千米,万米,皆为之一颤,单阏天启上核所处的大地,裂开了一条缝隙。
    两位老君一左一右,呆呆地看着中间裂开的缝隙,久久说不出话来。
    ……
    陆州没有去上章那里。
    太虚十殿如今只有上章是大帝之姿,有这么一个超级保镖保护小鸢儿和海螺,他还算放心。
    再者这俩丫头早已今非昔比,想要伤害到她们难如登天。
    老七得火神之传承,说他是至尊也不为过,剩下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也没必要担心。
    他现在需要做的是,找到老三和老四,找到赤帝。
    赤帝自殿首之争后,消失不见,没有在太虚出现。
    赤帝既然来了太虚,就不会轻易离开,那么他只有一个地方可去——鸡鸣天启。
    ……
    鸡鸣天启很乱。
    天启之柱出现坍塌裂缝之后,至今都不太平,大量的凶兽逃离了鸡鸣。
    使得这里毫无生机。
    原本就黑暗无光的世界,又增添了许多的凄冷,让这里像极了地狱世界。
    “顶多再撑三天,这里就彻底坍塌了。第四根柱子要没了。”老四明世因看着鸡鸣天启说道。
    端木生皱眉道:“会影响大道领悟吗?”
    “短期倒是不会,时间长了就不知道了。”明世因说道。
    这时,四道身影出现在两人的身前。
    “赤帝有请两位前去湖畔。”
    明世因无语道:“他自己做的孽,凭什么让我们来背,帝女桑明摆着恨死他了,我们又劝不了。“
    “两位和公主还能说得上话,赤帝陛下完全没机会。若两位不肯帮忙,那得一直留在鸡鸣天启。”
    明世因、端木生:“……”
    明世因起身。
    抻了抻身上的灰尘,抬头看向那冲向天际的圆锥冰块,道:“我算是服了。我再试试吧。”
    两人朝着湖畔掠去。
    赤帝背负双手,看着静静的湖面,看着湖中间的圆锥冰块,一言不发。
    自离开云中域之后,他们便来了鸡鸣天启,这一耗半月有余,帝女桑愣是一句话没说过。
    明世因和端木生出现在身后。
    “拜见赤帝。”两人见礼。
    赤帝没有回头,只是感慨地道:“本帝这一生,做过很多错事。这件事一直是本帝心头的一根刺。”
    明世因笑道:“赤帝陛下,您是想要她回心转意?”
    赤帝沉默。
    答案显而易见。
    明世因道:“那您得放下这架子。”
    “架子?”
    “你们本来关系就不好,还要摆出一副讲道理的架子,她怎么可能听得进去?”明世因言辞诚恳地道,“这天底下做父母的,总是以为自己很忙,为了天下,为了大局,而忽略子女的感受。您的确做了卓越的成就,有辉煌的荣耀,可这些与她有关吗?”
    “于炎水域而言,您是一位英明的帝皇,于小家而言,您并非是一位合格的父亲。”明世因说道。
    赤帝轻哼一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本帝处在这个位置,就不得不事事权衡!”
    “又来了……”明世因两手一摊,“您要是继续这样下去,请恕我直言,她就是被天砸下来,也不会跟你走。”
    “你不用跟本帝说教,你到底有没有办法?!”赤帝也有些心烦,但也只得无奈地道,“念本帝苦心培养你们百年的份上,出出主意。”
    明世因叹息道:“那得按照我说的做。”
    “什么意思?”
    “一会儿到了湖心,不论说什么,你都得听我的。”明世因说道。
    “本帝要听你的?”赤帝眼睛一睁,哪有这样的道理!
    明世因就这么直直地看着赤帝,摆出一副听不听随你的表情。
    赤帝只得道:“也罢,姑且信你。”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