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
    浩荡于永世天堑的不老泉水,仍在寂寞地鼓着泡泡。
    泉水边的几个年轻妖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竟似忘了来意,不知该做什么。
    早先羊愈和鼠加蓝的生死搏杀,彼时还觉得壮怀激烈,现时再回想,竟好像已泛不起什么涟漪了。
    行念禅师孤舟远渡,殁于风浪,真叫观者怅然若失。
    天妖局中,妖王根本不值一提.
    绝巍之下,皆为尘埃
    直到天空弥合,风吹流云,天妖
    的威势都散去了.
    猿梦极才从那种“天妖爷爷罩着
    我“的骄傲感受里回过神来,后知后
    觉地想到
    不对.
    金光罩没了,爷爷走了,我怎么
    办?
    再环顾四周,才有了危险的
    感觉.
    那羊愈和鼠加蓝,可都是天榜新
    王级别的实力,说死就死了.
    那熊三思和羽信,来的时候还你
    说我笑的,什么十年老友,一转头羽
    信的尸体都看不到.
    兰若姑娘平时那么天真单纯,居
    然用琴弦割了蛛狱的头
    绝巍的风波险则险奂,都在那轰
    出来的天河翻滚.不去招惹,也不会
    沾身.
    这近在迟尺的年轻妖怪们,可没
    有个好相好!
    目光落到柴阿四身上,他才稍稍
    松了一口气.
    还好有这个傻小子在,不然神霄
    局里,老子岂不是要垫底?
    他暗暗打定了主意…老子这一
    次,什么都不要.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这一刻他眼神里透出的坚定,令
    鹿七郎都有些暗凛.完全想不通这得
    了猿仙廷青睐的二傻子,竟是以这区
    区妖将的修为,对什么势在必得.
    说起来能成为神霄王家中访客,
    进这神霄之地竞争的,个个自命不
    凡.
    但真要说什么天命之子,还得是
    蛛狮
    蛛懿、鹿西鸣、虎太岁、猪知本
    ,乃至于人族的行念禅师,竟都在他
    身上落了子!当然,除了勐知本棋胜
    一着,其他的落子都落空.
    百度搜索@……全网@首发
    一身承五位绝岩强者之布局,试
    问天下更有谁及?
    当然,命格不硬,未能受住.身
    死道消,也是正常.
    唯独是自家老祖在这小子身上布
    下的手段,自己未来得及用上
    身为神香鹿家嫡脉,天榜新王列
    名的存在,鹿七郎并不是随手可弃的
    棋子,有与闻机密的资格.
    所以他当然知晓,照云峰真妖犬
    应阳,明面上虽是与古难山走得近,
    暗中早已投靠自家.在不久之前,用
    犬应阳试探天息荒原的虚实.也在几
    年之前,就用犬应阳在蛛狱身上落
    子.
    他自己故意逐杀蛇沽余至摩云城
    ,从而顺理成章地参与神霄局
    如今蛛懿、勐知本、行念在蛛狱
    上的落子都看得清楚了.
    但不知虎太岁那边,本想用蛛狱
    做什么?在失去蛛狱后,又会用什么
    充当后手?
    在鹿
    七郎看来,现在的神震局中
    ,最具威胁的,仍是熊三思.
    其次才是神秘莫测的柴阿四,和
    身藏险恶的太平鬼差.
    那蛛兰若虽然也隐藏很深,神通
    强大,但因蛛懿险些被人族行念禅师
    打死,已是失去了竞争力.
    是的.竞争.
    鹿七郎没有忘记自己是为什么而
    来,没有忘记自己肩负何任.
    蛎然说天妖之争波澜壮阀,动辄
    数百年落子大气磅礁,让他们这些所
    谓的天妖种子,全都相形见纵.于赤
    月之侧,失米粒之华,晦萤火之光.
    但他也有自己的路要走.
    这神霄一局惊天动地,执棋者有
    执棋者撸起袖子抽刀拔剑的厮杀,作
    为棋盘上的棋子,不也有自己的争斗
    么?
    已见沧海之大,犹演源流之长.
    山高如此,吾辈未尝不可待来日!
    摩云城中再一次遮受重创的蛛蠹
    ,已是消失不见.
    名义上的摩云城之主真妖蛛弦,
    现在完全不具备说话的资格.留在这
    里,只是为了等一个结果,也等等看
    厂位天妖有什么吩咐.
    此时虎太岁仍是坐在那处围墙豁
    口,老神在在.
    鹿西鸣独占艳色,气定神闲.
    麂性空继续藏在黑睿里,也不走
    ,也不动作,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家都在欣赏蝉法缘的表情.
    这个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的大萧萨
    ,大概自此以后很多年,都很难再笑
    出来.
    在这段时间里,他已
    经在神霄之
    地里搜寻了很多条隐秘,但一点知闻
    钟的痕迹都没捕捉到.
    于茫茫大海里捞一根针,理是如
    此.
    于整个神零之地的隐秘里,寻一
    条被抹掉了痕迹的隐秘,尤其如此.
    他已经做好了终此一生,一条一
    条找下去的准备.
    可恨那麂性空!
    你黑莲寺不也对知闻钟觊锐已久
    ,虎视眈眈?
    现在知闻钟失踪了,你也不跟着
    一起找,就在这里等,等你妈什么?
    妖师如来就教了你们捡现成的?
    百度搜索@……全网@首发
    “麂性空,你不想办法找一找吗
    ?“蝉法缘强忍怒火地问道.
    “找什么?“黑暗中有声音感寒
    樊宗地回道.
    蝉法缘在心里念着大局为重,忍
    气吞声地道:“当然是知闻钟.它毕
    竟是我佛门至宝失落的是我佛门根
    基.现在各凭手段,齐心为此,等找
    到之后咱们再争不迟.“
    麂性空喻嘻笑道:“知闻钟在我
    家
    蝉法缘以莫大定力,按捺住了自
    己的巴掌,扭过头去.
    这天没法聊!
    但他之所以邀请麂性空一起寻找
    ,恰是因为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
    那处虚空所弥合的,不仅仅是行
    念禅师轰出来的回家之路,也是这
    神霄世界的“完整“.
    行念禅师死前发下宏愿,要“天
    外无邪“.
    何为天外无邪?
    于行念禅师自己而言,当然可以
    有许多的阐述.
    对神霄之地而言,就是不可再有“
    外力干涉.
    已入局者,当于局中弈.未入局
    者,不可再轻得.
    这当然是被神霄之地所认可的.
    神霄秘地在开启的那一刻,就是
    在迅速复苏、迅速成长的.^
    从面对虎太岁的压力,只能选择
    自毁.到后来遁入另外的时空,避开
    摩云城一众天妖的直接十预.
    他们在神霄之地里的所有出手,
    都是要凭借事先布下的手段勾连,并
    不能直接为之.
    自神霄秘地打开到现在,已经
    多少力量落在了神霄局里,这些都是
    神霄之地的资粮,也强化了神零之地
    的世界规则.
    现在他虽然已经联手摩云城厂位
    天妖,打破了时间迷途,却感觉自己
    离神霄之地更远了.
    知闻钟已失,羊愈已死,而他
    存于神霄之地的力量,正在迅速地消
    解,最后的机会正在消失.
    再不做点什么,他就真的只能宣
    告出局:
    何能输得如此干脆?
    当此之时,蝉法缘一步前踏一吼
    脚下出现一条金色神龙,鹿角长
    须,翻滚不休,身形几乎覆盖了整个
    摩云城.
    浩荡龙吟声,翻滚十万里.天息
    荒原,生者尽得听闻.
    古难山之护法天龙!
    此非活物,但却是以真龙炼成,
    锁住龙魂,铸造神通,是无上佛侍,
    于此护持他行法.
    那森海老龙总是忽悠姜望放袖出来,说袖在妖界
    有关系、有面子、能
    安排,衰最大的面子就是这个.
    这时候古难山大菩萨蝉法缘站
    天龙身上,俯瞬无尽时空的迷旅,双
    掌合十,身绕宝辉,诵日一
    “禅师!当得末法时,行何功德
    ?
    “未法即来,众生皆罪.“
    “弟子通三藏、定心猿、持八动
    、悟六净、拴意马,虽往未法,自勾“
    不衰,罪在如何?“
    “罪在不足.“
    “东去路遥,禅师何以教我“
    “尽赎也.
    这是里的内
    容,据说是隐光如来在古难山的最后
    一次讲道,在这次讲道之后,他就离
    开古难山,消失在天外.
    百度搜索@……全网@首发
    彼时与他对话的,正是当时的第
    十法王,后来的光王如来.
    这部分是光王如来问,如果未法
    时代真的来临,我应该做什么样的功
    德呢?
    熊禅师回答,哪还有什么功德,
    未法时代到来,是所有生灵的罪孽.
    光王如来又问,我勤修功德、遵
    守戒律、清净本性、从无遍矩,蚀然
    不幸降临了末法时代,我又有什么罪
    呢?
    熊禅师回答,罪在你做得不够.“
    你没有救赎众生,没能守护这个世界
    ,让未法时代降临了.
    光王如来又问,那我应该怎么做
    熊禅师只说,去赎罪吧
    此时此刻此经典,正合此情
    此境此心!
    这一时的蝉法缘脚踏天龙,悬立
    于摩云城的高空,真
    有无尽辉煌.随
    着他的诵经声愈发宏大,脑后忽然生
    起一轮灿烂的佛光!这一轮佛光环转
    不朽,照耀永恒,似是将金阳嵌在了脑后,使得他已如佛陀.
    此为摩云城众妖之所见.
    而众所不能见的变化,发生在神
    零之地里.
    神胎之地里.猿梦极还在和柴阿
    四虚情假意,君明臣贤.猪大力还在
    沉思他的理想,不老泉水映着他的衣
    角.蛇沽余独自缩在角落,熊三思、
    蛛兰若、鹿七郎,还在各自警惕.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独属于蝉法缘的、正在隐秘之
    中寻找知闻钟的力量,遮然跳出了隐
    秘,跃上神胃之地的高穹,往更高处
    探寻,一息折转十万里
    找到了!
    在那神脚之地的极限高处,开来一条巨大的宝船!
    它长达四十四万丈,宽有十八万
    丈,根本不能够被在场的这些妖王看
    到尽头.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穹,投下
    一片岁月的涟漪.
    只是桅杆早已折断,船身遍布伤
    痕,豁口几乎一个连着一个.朽坏
    木板和绿色的铁锈,以及深褐的苔藓
    ,带来一种深刻的腐朽气息.
    百度搜索@……全网@首发
    最严重的创伤在宝船中段…被
    不知什么存在以什么利器,从这中段
    噼开,几乎斩分了两截,龙骨断了,
    铃钉断了,数以万计的巨大铰链,断
    裂在两侧创口,不能再相连.只有仅
    剩的三根还挂在那里,勉强将船身化
    着.相对于
    这条宝船的巨大,它们实
    在渺小,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到.
    当年从中段噼开宝船的那一击,
    宝在是有超越想象的恐怖.
    以至于在难以计数的这么多年后
    ,在这神零之地的所见里,在这宝船
    残骸的裂口中….它依然附着了毁灭
    的力量
    依然能够杀死观者的视线.
    每每望此而止,目光不能接续.
    传说中的那条时光宝船,'飞光
    这是熊三思心中的惊疑,而是
    法缘施展无上佛功的所得.
    他在摩云城中,隔世出手,驾驭
    最后的力量,根据行念禅师此前的动
    作,找到了藏于神霄之地深处的时间
    宝船,然后跃于其上!
    止前行念禅师正是凭借洞察命运
    的本事,借用于此宝,拔转时间,
    造了时间迷途,书写了他所设想的未
    来.
    而现在,他也要借此为局,在失
    落的时光里,寻回他失去的棋子
    无形的力量化为有形,大和尚的
    虚影在时光宝船的残骸中极速穿梭,
    他在与时间竞速,而终于在力量消散
    之前,找到了'飞光'的船舵,伍才去将它拨动!
    神霆局要彻底封闭内外,不再允
    许执棋者亲自下场.那他就把他被杀
    死的棋子,再次放回棋局中来,以继
    续这一局的对弈,继续构
    建洞察棋局
    的联系,继续寻找知闻钟.
    但金色的佛光手掌上,忽然搭
    了一只暗色凝聚的手!
    摩云城里,蝉法缘又惊又怒地看
    过去.
    黑暗之中显出麂性空那布满信虫
    的眼睛,非常无所谓地看回来.
    那意思很明显一一要不然一起芍、子,要不然一起出局.
    佛家讲求一个因果,勿造口业,
    但蝉法缘身为功德圆满的大着萨,此
    刻只想痛宰麂性空八辈祖宗.
    可知闻钟怎么办?真能与这泼皮
    无赖一起放弃吗?
    也只能眼睛一闭,牙一咬,心一横
    金光之手叠着黑光之手,就这样
    一起转动了船舵,拨动了世界之轮.
    羊愈和鼠加蓝,便从时光之中走
    出来,落在不老泉边,从未死的那个
    时间,走到了现在,一起跨越了生死
    但也同样是在这个时候一
    轰隆隆!
    整个巨大的时光宝船,在这一转
    之下,似乎达到了某个临界点,发出
    巨大的、痛苦的声响.
    而后船板一块一块的断裂,飞碎
    ,腐朽,风化!
    百度搜索@……全网@首发
    在极短的时间里,“飞光“残骸
    就已经彻底肢解,消散在空中!
    摩云城中,蝉法缘神色怔然.
    他在这个时候突然想明白了,为
    什么行念禅师要“天外无邪“.
    不仅仅是要掩埋知闻钟还是要利
    用他们这两个妖族的大着萨,彻底毁
    掉飞光宝船的残骸.
    '飞光'蛎然已是残骸,但毕竟
    是远古时代妖族强者倾力打造的、想
    要借之翻盘的至宝,在漫长的时光之
    后,仍然残有自我保护的本能.
    人族若是想要将它毁弃,必然招
    致反击.甚至于会被妖族天意所干
    麦步
    而行念禅师将它催到临界状态,
    又很不在意地透露了自己寻到'飞光
    '的讯息…只等他们来转最后一轮
    一个羊愈的性命
    交换'飞光'
    的残骸
    百度搜索深空彼岸@……秒更,高手一秒记住:m .j h s s d . c o m!

章节目录

赤心巡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情何以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何以甚并收藏赤心巡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