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诗诗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是被外面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吵醒的,耳洞里一直嗡嗡作响,她忍不住晃了晃脑袋。
    温以晴正匍匐在她身边,用嘴巴去解捆在她手腕上的绳子。
    察觉到她有所反应,温以晴脸上出现一丝喜色,也顾不上去解绳子,立刻用身体支撑着她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让她倚靠着墙边坐好。
    她细细打量着周围环境,水泥石墙显得有些破旧,房顶的正中心挂着一个不断山所的白炽灯,这样的房间似乎与她印象中的景园有些格格不入。
    她思来想去,怎么也猜不出这是被关在了什么地方。
    “诗诗,你醒来就好,我还以为他们给你的试剂里加了其他东西呢。”温以晴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阮诗诗脸上映出一抹疑惑,强忍着耳鸣带来的不适感觉,迟疑询问道:“试剂?什么试剂?”
    “一种很特殊的助眠药物,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违禁品,剂量稍有偏差就会致命,与不同药物混合会催生出不同的副作用……”
    温以晴越说声音越冷,不等说完就直接戛然而止调转话题,“我看你迟迟没有醒,还以为我们身上使用的药剂不一样,好在你也顺利醒过来了。”
    轰鸣声又一次在耳边炸响,阮诗诗眉心紧紧锁在一起,“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刚刚听到苏煜成的声音了,应该是组织那边已经派人过来了,问题不大。”温以晴的声音逐渐柔和下来,“现在我们两个怎么出去才是重点。”
    她说着目光瞟了瞟阮诗诗的身后。
    两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将腕上的绳子磨开,探头探脑走出狭小的房间中,眼前是一个阴气森森的走廊,每走一步都可以听到脚步声带来的回音。
    阮诗诗汗毛乍起,下意识紧紧捏着温以晴的手,好不容易摸索着来到走廊尽头的铁门处,吃力将门扒开一条缝隙。
    眼前一道寒光闪过,她瞳孔猛然收紧,下意识抬手格挡,满含惊讶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诗诗姐?!”
    几个人同时愣在原地,阮诗诗眼底也划过一道惊喜的神色,惊讶开口,“小蒙?!你怎么守在这里?以默呢?”
    “老大和苏大在外面收拾残局呢,”小蒙急忙收手,指了指阮诗诗出来的那道门,“这里是景园的关押密道,老大防止里面藏了人,让兄弟们在这里守着。”
    阮诗诗闻声哑然失笑,“这里面只有我和温医生,目测藏不下其他人,你带几个得力的人手去里面清查一下就可以了。”
    小蒙立刻带人进去查看暗道,阮诗诗和温以晴这才发现所在的位置是景园的地下训练场,谁也没有想到平日里人来人往的训练场居然会藏着一个暗道。
    两个人一路走出训练场,很快来到花厅,境外的人如今已经被清剿干净,只不过到处都是一片狼藉的样子。
    老樊神色略显疲惫,但依旧能看出眉眼间的严肃和凛冽,见到阮诗诗和温以晴出现,他脸色稍有缓和。
    “这次境外事件顺利解决,你们两个人功不可没,以晴会调到级别更高的部门参与行动,诗诗也要准备重新进入组织的手续。”
    两个女人闻声相视一笑,随后各自站在喻以默和苏煜成的身边。
    喻以默目光柔和投向她,轻轻替她理好鬓角的碎发,声音中依旧透着隐隐的担心,“让你受苦了。”
    阮诗诗急忙对着他摇头轻笑,目光渐渐投向老樊,“抱歉,我并没有回到组织的打算,因为守住景园的义务和初衷是为了以默,而不是为了顾全大局。”
    老樊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将总部派下的文件交到她手上,“你可以考虑一下再回答我,组织的确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不用了。”她将文件推回到桌上,“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依然会奋不顾身上前,但是有的时候没有身份才是对我最好的保护。”
    她说的话似乎有些道理,老樊也不再勉强她,还不等继续讨论工作的事情,温以晴这端也笑意盈盈开口,“很抱歉,老樊,我想我也需要退出组织。”
    老樊幽暗目光顺着话音落在她身上,她大方晃了晃与苏煜成相握的双手,大大方方说道:“人一旦有了牵挂,就不能义无反顾的牺牲自我了。”
    阮诗诗扑哧轻笑一声,长久压抑的心情突然愉快许多,处理好景园的事情以后同喻以默一起开车赶回别院。
    好在这一次没有耽搁太长时间,家里的一切事务宋韵安都打理的井井有条。
    “你似乎早就知道温医生和苏煜成的事情……”喻以默沉声开口。
    阮诗诗大方点头承认,随后笑意吟吟吐槽道:“早就看出端倪了,平时在一起斗嘴的时候就有一种欢喜冤家的感觉,这层窗户纸早晚都要捅破的。”
    喻以默侧眸看着她脸颊上的笑容,心底沁出一股莫名的感觉,同时压低声音反问道:“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对感情的事情如此开窍?”
    “因为他们俩表现的太明显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阮诗诗正说着,突然察觉到手机似乎稍有震动,她随手翻开信息,脸上神情也跟着发生细微转变。
    上次她匆匆结束和陆弘琛的用餐以后,两个人一直没有再联系过,没想到才几天不见,他的信息又一次发过来,而且这次的消息让她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诗诗,过几天是嘉佑的生日,不知道我这样约你会不会显得有些唐突。”
    想到嘉佑乖巧可爱的模样,她立刻回复消息,“时间地点发给我就好,我会按时为嘉佑庆生。”
    消息刚刚发送成功,喻以默漠然的声音已经响起,“如果遇到麻烦就直接了当的告诉我。”
    她心间没由来一紧,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做了亏心事被抓包的感觉,她急忙将手机锁屏,语气紧张回应道:“没什么,就是最近几天没去工作室,所以堆积了一点工作要处理。”
    阮诗诗总觉得喻以默和陆弘琛相处的氛围很奇怪,但是又说不清楚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所以下意识想要规避两个人碰撞的可能性。
    喻以默并没有多问,只不过眼底飞速划过一抹凛然。

章节目录

暖婚100天阮诗诗喻以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熊孩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熊孩子并收藏暖婚100天阮诗诗喻以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