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呼...”
    好一会,白人青年才悠悠的醒了过来。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打量着实验室中的一切,白人青年满脸的惊恐、无助,这几天所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无疑就是一场噩梦。
    先是被一个怪物抓走,然后莫名其妙的经历了一路的追杀,然后又被送到这个一看就不正常的地方,这一切的一切,差点没让他崩溃。
    “不用紧张,我们并没有恶意,你叫什么名字?”
    看着从床上站起来,大吼大叫的白人青年,李阳微微一笑,声音轻缓,带着某种浓重的暗示。
    “我...我叫文森特、斯比德曼。”
    望着眼前只有上半身,坐在一个金属轮椅上的东方人,文森特瞳孔剧烈收缩,他实在是无法想象,一个只有上半身的人,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文森特吗,很好,我们之所以请你过来,只是想要你配合我们,做一项实验,当然,报酬也是很丰厚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笑了笑,李阳并没有介意他的眼神,声音依旧不许不缓,慢慢的解释道。
    “噢...我的天呐,你们管这叫请,真的,你们请人的手段,还真是超出常人的想象。”
    随着和李阳的交谈,文森特紧张的心情也逐渐被平复了下来,满脸苦笑的摇着头,继续说道。
    “不好意思,先生,我想我可能帮不了你们,我并不想做什么实验,也不想要报酬,我现在只想回家。”
    “站住!”
    就在文森特要走出房门的时候,两个守在门外的黑人壮汉立即把他堵了回你。
    “no,伙计,轻点,你确定这是请人该有的态度吗?”
    被啷个黑人守卫用枪指着脑袋,推搡着着回到房间,文森特举起双手,吓得连连后退。
    “稍安勿躁,伙计,我想你明白,这其中的情况有些复杂,你可能暂时走不了。”
    看着在门口徘徊,还不死心的白人青年,李阳轻笑一声,转动轮椅对着他,安慰道。
    “冕下,血液检测报告出来了,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完美之血携带体!”
    正在这时,约克逊博士满脸激动的闯进房间,手中拿着一叠检验报告单,脸上的神色,满是欣喜、振奋。
    “噢...真是完美的造物,我从没有想过,世界上居然会存在这种神奇的血源,真是太令人震惊了。”
    上下打量着文森特,约克逊博士就好似在打量某种珍宝一般,眼中闪烁着贪婪、渴求和不可思议的光芒。
    “好了,博士,你可能吓到他了,用他的血脉制作血清,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看着那,在约克逊博士那犹如实质的目光打量下,满身不自在的文森特,李阳轻笑一声,开口问道。
    “禀告冕下,这并不需要多久,一切的准备工作,我们早就做好了,现在最关键的血源也有了,只需要给我们三天时间,就足够合成您所需要的血清。”
    听到李阳的问话,约克逊博士满脸自信的回答道。
    “很好,那我就等着你们的好消息了,需要什么,博士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全力满足。”
    确认了完美之血的真实性,李阳此时心情大好,就连神色,都一改往日的冷漠。
    “冕下,实验室的实验体已经有些不够了,您看...”
    “这件事情,我会找人去安排的,只是你们最近也要紧着点,目前的情况,你们也知道,并不适合我们大规模行动。”
    沉吟了好一会,李阳才抬头望着一脸期待之色的约克逊博士,开口说道。
    其实实验室中的实验体,以前是由卢西恩负责,派人去抓的,都是一些黑帮分子,只是随着李阳大肆搜刮资源,狼人和吸血鬼过于频繁的行动。
    逐渐引起了人类高层的警惕之心,这一段时间,一切对外的行动,都被李阳制止了。
    以两族目前的情况,实在是不宜站到人类的对立面。
    ......
    “安吉娜,你通知凯瑟琳过来见我。”
    庄园大厅中,李阳思索了一会,决定抓捕实验体的事情,还是交给凯瑟琳去办,他才最放心。
    目前李阳的手下,卢西恩掌管着狼人一族,性格暴虐、冲动,在目前的紧要关头,明显不适合执行这种任务。
    艾米利亚执掌着吸血鬼的财政,手下只有少量的护卫,只有凯瑟琳,性格冷静、沉着,心思缜密、经验丰富,最适合作为对外完成任务的人选。
    “哒哒哒...你找我!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一身黑色皮衣的凯瑟琳,走进了大厅中,满脸冷漠之色的望着李阳。
    “坐吧,的确有些事情,需要让你去办。”
    对于凯瑟琳的无礼,李阳并不介意,其实他反倒有些讨厌那些繁文缛节,不过作为一个上位者,就算他不喜欢,他也不能主动去拒绝那些。
    有些东西,存在,即是合理,上下尊卑这种东西很微妙,有的时候,一个很小的举动,可能就会导致手下的敬畏之心丧失,虽然李阳并不怕那些,但也懒得麻烦。
    “黑夜骑士团和黑夜行者,重组得怎么样了?”
    望着坐在下首的凯瑟琳,李阳出声问道。
    “你以为黑夜骑士团和黑夜行者是什么,那是血族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是几个世纪的积累,我们吸血鬼一族,只有年长者,才具备强大超然的体质,那些新生的婴儿血族,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战斗部队。”
    对于李阳,凯瑟琳的情绪很复杂,一方面,他帮自己报了仇,另一方面,就是因为他冷酷的命令,才使得她手下很多的同袍战死,甚至接近全军覆没的程度。
    她表面上虽然冷酷,可是却从不是一个冷血的机器,相反,和那些被岁月所腐蚀的同胞相比,她内心的人性,非但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变得冷漠,反而越发的炙热了起来,只是她从来不善于表达这些。
    和那些同袍并肩战斗了几数百年,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想而知,可是就因为李阳的命令,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袍泽倒在自己的眼前。
    为此,她来求过李阳,劝导过,可是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甚至她曾经都有过带着手下叛逃了念头,不过最后,还是被心中的那份承诺给阻止了。
    “你不用担心这个,我曾经说过,我会让你们血族产生蜕变,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很快,你们就不必再为兵源发愁了。”
    对于凯瑟琳心中的所思所想,李阳并不知道。
    在他的心目中,凯瑟琳一直就是一个执着,冷漠的黑夜杀手,对她的印象,李阳也一直都是停留在前世。
    这点,从她可以为了一个执念,疯狂追杀狼族六百年就可以看出来。
    其实李阳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同袍在和狼族的战斗中,不断死伤,加上亲眼目睹了太多起狼人的暴行事件,才使得她如此痛恨狼人,甚至是立志一生都要追杀狼人。
    “呵...蜕变,你果然不愧是伟大的血脉术士之神,难道在你眼中,我们血族,就是一群蝼蚁,他们的死伤,就不能激起你心中,哪怕一丝一毫的怜悯之情吗?”
    望着李阳自以为是的神色,凯瑟琳冷笑一声,声音冷冽,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
    “你到底想说什么?”
    面对凯瑟琳的冷嘲热讽,李阳大好的心情,瞬间被破坏得一干二净,人的性格,都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发生潜默化的改变,这种改变很不明显。
    甚至就连李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随着修为的提高,随着手下势力的壮大,每日沉浸在备受尊崇的环境下,无人敢于挑战他的意志,他的性格变得越来越霸道,甚至容不得别人说半分不是,越来越有一种唯我独尊、称孤道寡的概念了。
    说到底,他的修为再强,也还是逃脱不了人性的弱点,特别是失去了制约之后,没有了赵月华的爱情,没有了陈玉楼的友情,没有了紫宵道人的提醒,他越来越开始放飞自我。
    甚至他一度都忘了这些,而是选择沉浸在这种唯我独尊,动念之间,掌握众生生死的快感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其实李阳不知道的是,他所行的道路,乃是前古未有,他自己就是这条道路的开辟者,每一点修为的增进,都应该时刻警惕着,这条路没人走过,一不小心,就会迷失方向,而他,现在就在迷失方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直到彻底失去人性,从而成就自身的神性,也许到时候,他的确会拥有举世无敌,镇压世界的伟力,可那时候的他,还真的是他吗?
    “我只是想说,若是没有必要,还请伟大的冕下,给我们这群蝼蚁,一条活路,我们也有生命,也有情感,而不是你眼中,所谓的工具。”
    面对李阳冷冽的目光,凯瑟琳毫不示弱,昂起修长白皙的颈脖,双眼之中,目光越发的坚定了起来。
    一时之间,大厅中的气氛好似凝固住了一般,就来侍候在大厅之外的吸血鬼女仆,都隐隐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抑从大厅中传来,胸口好似被一块巨石给压住了一般。
    “哈哈哈...很有意思,你改变了我对你固有的看法,也许我该重新审视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庄园中的女仆了,至于黑夜骑士团和黑夜行者,暂时就交给薇薇安打理吧。”
    看着凯瑟琳那固执的眼神,李阳怒极反笑,不过他到底还是有些理智的,虽然极度恼怒凯瑟琳的态度,但是再怎么说,她也算是劳苦功高,既然她不想去做一个冷酷无情的机器。
    李阳也不介意成全她。

章节目录

九叔世界的术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筑梦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筑梦说并收藏九叔世界的术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