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聊着,李明超的脸色突然一变,方昊见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注意到一个看起来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正在朝他们这边走来。
    那年轻人也注意到了李明超,稍感意外,脚步也顿了顿。
    正在这个时候,店主把卖家送出了门,看两人面带笑容,交易显然是成功了。
    “刘老板,以后有货再来找你。”
    “没问题,慢走……”
    店主目送卖家离开,见李明超他们还没离开,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笑着迎两人进店。
    李明超到了店里,迫不及地地说道:“老板,刚才那观音像能不能拿出来瞧瞧?”
    “行。”
    店主把观音像拿出来放到了柜台上,刚才他们确实没看错,东西很开门,玉质洁白细腻,像羊脂一般,表面纹理非常清楚,线条流畅自如,显然不是一般水平的匠人做的出来的。
    这样的东西,不用上手都知道是真品无疑,但李明超注意到,这雕像底部有一条细裂,这无疑会影响价值,不上手也不知道这条细裂有多深。
    正当李明超准备上手细看时,刚才那个年轻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他注意到柜台上的玉观音像,没等李明超反应过来,便大声说道:“这观音像我收了!”
    李明超怔了怔,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霸道,连规矩都不顾了,冷着脸道:“武宏畅,你连规矩都不知道吗?”
    武宏畅嬉皮笑脸地说:“什么规矩啊,你都没上手吧,再说这玩意你买得起吗?”
    “买不买得起,那是我的事,和你没什么关系!”
    李明超怼了武宏畅一句,随即对店主说:“老板,你怎么说。”
    店主看了看武宏畅,客气地说道:“这位客人,烦请您先到那边坐一会。”
    武宏畅耸了耸肩膀,到也没说什么,就走到椅子那边坐下,还敲起了二郎腿,饶有兴致地看着李明超。
    店主的处理看起来很正常,但细心的方昊却发现,两人之间有着眼神的交流,他突然担心这会不会是两个人联合起来给李明超做局。
    于是,他跟李明超说了一声,随即走到门外,给李明超发了一条短信,而后再回到店里。
    除了做局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方昊想到这点,灵机一动,便在店里转了起来,没一会,他便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目标。
    那是一方上面落满了灰尘,表面还被厚重的污渍包裹的砚台,这样的东西,显然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人买。
    方昊其实有些洁癖,他忍着心中的不适,把砚台拿起来看了下,便决定就是它了。
    另一边,李明超已经翻来覆去,仔仔细细,能把观音像看了好几遍,除了细裂,观音像没有任何问题。
    那细裂有头发丝粗细,估计有一厘米长左右,确实是个遗憾,对这件玉像的价值也有不少影响,既便如此,也还是颇为难得的。
    这个时候,武宏畅开口道:“我说小超子,你能不能利索一些,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你买不起就直说,又不是很丢人的事情!”
    李明超本来对武宏畅的插足就很恼火,闻言呛道:“看来武大少很有钱了?我怎么听说,上回有个女人去你家闹了半天,说是某人连开房的钱都不付啊!”
    这话戳中了武宏畅的痛处,因为这事,他不但被家里人大骂,还被圈子里的人嘲笑,那段时间一直躲在家里没出去,现在见李明超又揭自己的短,恼羞成怒了:“小兔崽子,再特么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
    李明超讥笑道:“哦,我到要看看你打算怎么不客气!”
    店主见双方剑拔弩张,连忙打起了圆场:“两位如果有什么纠纷,可不可以私下解决?”
    武宏畅对着李明超怒哼一声,直接问店家道:“老板,这玉观音多少钱?”
    店主举起右手伸出三根手指:“一口价三十万!”
    李明超愣了愣,这个价钱未免有些离谱,难道这店主把他当成什么都不懂的棒槌?
    “能不能便宜一点?”
    店主摇了摇头,表示不能商量。
    武宏畅讥笑道:“刚才不是说买得起吗,怎么不买了?”
    李明超哼了一声:“你有钱你买啊!”
    “那你就看好了!”武宏畅拿出钱包,伸出银行卡,还扬了扬:“老板,刷卡!”
    李明超不是傻子,哪能看不出是怎么回事,连带着店主也跟记恨上了。
    道理很简单,既然店主要把玉观音卖给武宏畅,那刚才完全可以委婉地说出来,李明超也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还被武宏畅冷嘲热讽,既然店主参与进来,就别怪被李明超怨恨。
    李明超不想再看武宏畅那副嘴脸,准备转身就走,
    正在这个时候,却见方昊拿着东西走到柜台前,向店主询问:“老板,这砚台卖不卖啊?”
    武宏畅现在是胜利者,非常兴奋,看到方昊手里拿的砚台,撇了撇嘴:“小超子,你的朋友和你一样,也就这点出息了,只会买这样的破烂玩意儿。”
    方昊再怎么与人为善,也不可能给武宏畅这种人好脸色:“我买什么东西,和你有半毛钱关系?”
    接着,他又问店主道:“30块,卖不卖?”
    店主此时心里也有些恼火,方昊要买的砚台品相确实不好看,但说它是破烂玩意,那不就是说,他的店是收破烂的?
    另外,这方砚台他心里没什么印象,看上面厚厚的灰尘,估计放在哪个角落不知多久了,也不知道方昊怎么找到的,还想把它买下。
    难道自己走眼了?
    店主心里犯嘀咕,但再一想,自己店里的东西,他心里都有数,每一件都很仔细的检查过,而且来自己店里的,也不缺有眼力的,如果走眼,早就被人捡漏了,哪会留到现在还在那吃灰?
    当然,为了避免走宝,他完全可以不卖,再怎么着,他也不缺这么一点钱。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被方昊刺了一句的武宏畅又在旁边拱火,说些阴阳怪气的话,这让他心里越发恼火,到底是我的店,还是你的店啊?只是他有求于武宏畅的父亲,也不好摆脸色。
    方昊对着武宏畅呛声道:“你这人屁事怎么这么多,还是说,你是这家店的老板?”
    店主见武宏畅被骂,心里也挺爽,连忙说道:“这方砚台至少三百。”
    “这砚台也要三百?”方昊皱着眉头说。
    武宏畅又跳了出来,讥笑道:“买不起就别买嘛。”
    店主真想给武宏畅一巴掌,这不是给自己招惹麻烦嘛,早就听说武宏畅这人不靠谱,现在看来,根本就是麻子不是麻子,而是坑人啊!
    只是他身不由己,只好说:“不能再少了。”
    本来他觉得方昊不太可能花三百买下这么一方砚台,没想到方昊居然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块钱放在柜台上,拿着观台就扬长而去。
    等方昊他们走了,武宏畅笑呵呵地说道:“老刘,别紧张,你不会以为那小子捡漏了吧?”
    “这可不好说。”刘满行摇了摇头,语气有些硬,表达心中的不满。
    武宏畅说:“得了吧,我还不知道老刘,眼睛贼的跟什么似的,那小子要是捡了漏,我就把那砚台再买回来还给你!”
    刘满行笑了笑,他其实也认为自己不会走宝。
    接着,武宏畅得意一笑:“老刘,今天得谢谢你,让我出了一口恶气。”
    刘满行苦着脸道:“武大少,你到是痛快了,我可就惨了,无缘无故得罪了这两个年轻人。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家的孩子。”

章节目录

极品古玩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仙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仙丹并收藏极品古玩商最新章节